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點擊瀏覽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按鈕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雜話建築裡的凝固史書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雜話建築裡的凝固史書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20-01-13 05:29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光明書話】 

  作者﹕蘇金河(《建築》雜誌社副編審)

  作為建築人﹐捧讀機械工業出版社新近出版的“雜話建築”叢書﹐心中感慨萬千。作者張克群是梁思成先生在清華大學建築系的高足﹐長期從事建築設計﹐浸淫于中外建築尤其是古建築的叢林當中。全套叢書五卷可以說是她一生結緣建築的總結之作﹐集成之錦。被人稱為“清華奶奶”的張克群用一生砥礪建築的心血結晶傾誠奉獻﹐編著了這套圖文並茂的中外“建造物語”。

  這套叢書洋洋灑灑之間迭見匠心﹐好似一場趣味無窮﹑精彩紛呈的建築之旅。它的線條是橫縱結合的﹐建築史為縱﹐中外建築為橫﹐中間的十字結是“建築是什麼”“我們怎麼看建築”和“中外建築故事”。由於書中介紹中國古建築花了大量篇幅﹐可以說縱線較長﹐橫線較短﹐史書的色彩很濃。尤其值得讀者珍視的是﹐作者科班出身的大量手繪圖稿﹐讓人有一種山陰路上芬芳無盡的感覺。

雜話建築裡的凝固史書

“雜話建築”叢書 張克群 著﹐機械工業出版社

  叢書中《樹木與房子──木構建築和它的故事》一書﹐以十幾萬字的篇幅﹑300幅作者手稿道破隱藏在木頭之間的大天機和小秘密﹐比如抬梁式﹑穿斗式﹑井干式如何構建﹐欄杆﹑斗拱﹑雀替等怎樣取材﹑雕刻﹐大屋頂上的脊獸﹐雕花門窗和望板﹐從起架到落架﹐從柱礎到飛檐﹐千年匠意盡在一讀之中﹐讓讀者在去躁凝神之中得到木構建築知識和啟發。

  在書中﹐讀者可以跟著作者的文字和手繪去追蹤一個個有趣的古建築﹐以及它們的細部構件和飾件。她以通俗﹑有趣的語言為我們細說中國建築。人類生活從建房開始﹐特別是有了婚姻家庭需要繁衍後代之後﹐房子是生活和幸福的焦點。作者以通俗易懂的語言描述中國建築史和古建築經典﹐始終洋溢著鮮活和生動的氣息。

  作者對與建築有關的歷史故事和記載﹐如從楚靈王的章華臺到晉平公的新宮﹐如數家珍。作者以“從腳到頭”即從下到上的順序把建築當人來敘述﹐正是洞悉了中國建築的仿人設計和天地人三道結合的設計理念。主人不同﹐建築亦不同。在人的一生中﹐建築常常將人的尊卑貧富差異﹑倫理地位距離拉至最大。房子乎﹖人生乎﹖尊嚴乎﹖由周禮固定下來的古建築規制﹑模數﹑尺寸﹑正偏間數﹑高低層高﹑用料檔次﹑部件講究﹑雕花水平﹑施作方法﹑門階樣式﹐都與主人的地位息息相關。

  該書分七章介紹了基座﹑柱礎﹑大屋頂﹑欄杆﹑斗拱等部件﹐以及門前﹑窗前和屋脊上的獅龍圖騰飾件。後記中介紹的頤和園建築脊獸龍﹑鳳﹑獅﹑天馬﹑海馬﹑仙人﹐讓人聯想到漢代崛起的仙道文化。作者以宮廷建築為例﹐對古建築的主要部分作了詳細而生動的描述。

雜話建築裡的凝固史書

浙江省紹興市長安鎮的水街 張克群繪

  以樹木為喻體講述一座建築的立面結構﹐這是本書的鮮明特色﹐入腦入心﹐令人印象深刻﹐對增強中國人的文化自信無疑是上好的讀物﹐既普及了傳統的建築文化知識﹐又傳播了中國的傳統文化﹑哲學思想﹐意在“堆砌一座知識與興趣於一身的山峰”。

  中國的建築是由低到高發展起來的﹐好比猿人鑽出洞穴﹐首先在地面上立個基座﹐既是建築的坐標點﹐又讓建築有了牢固的基礎。作者在描述﹑圖示的同時引經據典﹐依據典範建築部件從容介紹﹐要言不煩﹐使人興味盎然﹐沒有閱讀疲勞﹔北京方言和嚴謹的學術表述無縫對接﹐讓人覺得舒服。如第6─7頁介紹河北趙州陀羅尼經幢時對旌幡﹑經幢進行了對比考證﹐配以生動﹑豐富的手繪﹐讓一座建築各個方面的精彩樂章都演奏得恰到好處。不僅如此﹐每章之前題讚式的古代詩歌既增強了該書的純古味道﹐還展現了才女作者的文學才華﹐使整套書更具有可讀性。詼諧﹑幽默的評述以建築為中心順便透視了歷史的滄桑和無奈﹐如建築工期短與改朝換代的關係。柱礎的樣式與受力﹑意韻的關係在第二章得到了淋漓盡致的展現﹔第五章則突出介紹瞭望柱柱頭的柱飾﹐對斗拱也從文到圖予以全方位介紹。

  身為老北京人的張克群感慨﹐自己雖是北京人﹐又是學建築出身﹐對北京瞭解得很不夠。這一方面是謙虛﹐另一方面是因為北京城的歷史文化實在是太豐富了﹐每個人都祗能看到一個千手千眼觀音的一到三個曲面。但是﹐又查資料又積累﹐作者帶著對老北京城的一份厚愛給我們寫出了這本書﹐可以讓我們按由遠到近(歷史)﹑由大到小(體量)的順序﹐一一瞭解北京作為都─城─街巷─郛(城郊)的建城史﹑規劃設計﹑皇家建築與民居﹑禮制建築與宗教建築。

  建築是為人服務的﹐僅有建築沒有人也不會有古建築的保護和再利用。《探秘老北京──細說四九城的故事》一書在介紹北京城市史的同時也講述了許多老北京的有趣故事﹐是讀者瞭解北京建築文化的一本優秀讀物。比如﹐清代四九城八旗的據守分佈﹔北京牌樓與牌坊的不同與消失﹔明英宗“土木堡之變”時于謙保衛北京城的故事﹔慈禧太后指令袁世凱建北京自來水廠的故事﹐等等﹐讓我們對北京城和中國歷史有了更多側面的瞭解和深刻的理解。

  “這世界不止眼前的苟且﹐還有遠方與詩”﹐而“詩就是你心靈的最深處”。於是﹐我們看到作者“詩與遠方”的行走遍及世界﹕讀書畫圖﹐考察古建築﹐因此對中西建築融會貫通。建築是文明史凝固的音符和殘影﹐它不是江湖上行走的不系心舟﹐它最先並持久地給人類帶來安全感和穩定感。

  建築如人﹐人如建築﹐書亦如人。

  《光明日報》( 2020年01月13日 15版)

[ 責編﹕陳暢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