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點擊瀏覽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按鈕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傳統批評姿態的回歸──讀《沈伯俊評點〈三國演義〉》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傳統批評姿態的回歸──讀《沈伯俊評點〈三國演義〉》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20-01-13 05:29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作者﹕趙毓龍(遼寧大學文學院副教授)

  文學名著之所以成為經典﹐一個至關重要的原因﹐在於其連續性的當代光暈──無論普通讀者﹐還是專業學者﹐都可以在自覺接受其歷史形象的同時﹐找到一種符合當代文化語境的理解方向﹐甚或意涵闡釋的著力點。而在古典文學名著的經典化進程中﹐特別是對其當代光暈的實現中﹐“評點”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

  具體到《三國演義》﹐時下頗有市場的評點﹐多少都帶有“厚黑學”色彩──史傳文學傳統的氤氳被滌散﹐“演義”的文體特徵被忽視﹐評點者以曖昧的態度討論歷史真實與藝術真實的關係﹐甚至刻意將文學批評敷演成為生活指南。我們並不排斥這類評點﹐但必須指出﹐它們無法反映當代學界從事《三國演義》研究的真實水平﹐也不應作為讀者大眾文學消費的主要選擇。在此情況下﹐一部真正具有學術價值和藝術品位──既充分繼承古代評點優秀傳統﹐又契合時代精神﹐且具有鮮明個人學術風格﹐對普通讀者而言更為“易觀易入”的當代評本的問世﹐就顯得十分必要。而《沈伯俊評點〈三國演義〉》的問世﹐正滿足了這樣的要求。

  沈伯俊先生是當代《三國演義》研究的巨擘﹐其一生主要的學術精力都傾注于該書﹐舉凡文史考訂﹑文學批評﹑文化闡釋等方面的重要問題﹐靡不涉獵﹐建樹纍纍﹐著作等身。其中﹐尤以版本整理與評點兩方面的成就最為突出。這也集中體現于《沈伯俊評點〈三國演義〉》一書之中。

  在古代評點傳統中﹐評點本固然首先是“文本解讀者”﹐但也經常成為“文本再造者”﹐如“毛評”之于《三國演義》﹑“金評”之于《水滸傳》﹑“脂評”之于《紅樓夢》﹑“證道”之于《西遊記》等。它們既是對本文的經典釋義﹐又形成了新的版本(系統)。沈伯俊先生對《三國演義》的評點﹐延續了這一優秀傳統﹐又有所揚棄。傳統評本的文本再造活動﹐儘管也有“金聖嘆腰斬水滸”一類刻意為之的舉動﹐但細微的版本差異主要出自作者﹑傳抄者﹑刊刻者的無意識。用沈先生的話說﹐就是“技術性錯誤”。在現代出版流程中﹐這種“技術性錯誤”基本可以有效避免。同時﹐對業已成為經典的本文﹐有良好學術素養的解讀者大都懷有敬畏之心﹐不會因闡釋需要而予以篡改。這固然保證了文獻的可靠性﹐但也限制了當代評點的“版本再造”活動。而“沈評”《三國》進行了成功突破﹐並形成良好示範。

  “沈評”《三國》的版本再造活動是有意識的。這種有意識﹐基於沈先生對《三國》版本系統長年的辛勤校理。20世紀末﹐沈先生著手研究《三國》﹐主要是從版本整理﹑校對工作開始的。在當時普遍“重闡述﹑輕校理”的研究氛圍裡﹐沈先生甘守寂寞﹐認真校理各主要版本﹐先後推出《毛本〈三國演義〉整理本》(中州古籍出版社1992年)﹑《嘉靖元年本〈三國誌通俗演義〉整理本》(山花文藝出版社1993年)﹑《〈李卓吾先生批評三國誌〉整理本》(巴蜀書社1993年)等重量級成果。而其《校理本三國演義》(江蘇古籍出版社1992年)也正是在這一浩大工程的基礎之上形成的。由於始終秉持科學的校理原則和方法﹐以及嚴謹的學風﹐甚至“過細的精神”﹐沈先生的《校理本三國演義》得到國內外學界的充分肯定和高度評價﹐“沈本《三國》”的說法也為愈來愈多的學者所接受並自覺使用﹐有學者將“沈本”譽為《三國演義》版本史上的新里程碑﹐是繼“毛本”之後的第二次飛躍。從版本整理史的角度看﹐的為確論。而沈先生評點《三國》的活動﹐附麗于其校理工作﹐評﹑校活動有機交融﹑互相發明﹐使“沈本”不僅有極大的版本價值﹐也有極高的學術品位。

傳統批評姿態的回歸──讀《沈伯俊評點〈三國演義〉》

《沈伯俊評點〈三國演義〉》羅貫中著 沈伯俊評校﹐東方出版中心

  古代小說評點﹐儘管在話語邏輯上長期受詩文(尤其散文)批評裹挾﹐但也被有效地限囿在文學藝術的範疇內﹐尤其伴隨小說文體的進一步藝術自覺﹐清代以來小說評點對作品的美學批評逐漸成熟﹐並成為學院派評點的主流方向。但在古典名著的當代接受和傳播的過程中﹐學院派批評話語對普通讀者的影響力﹐始終不敵藉助大眾媒介而放大音量的“時髦見解”──在文本理解與闡釋方面﹐學院派批評者更傾向于在細讀的基礎上﹐咀嚼其中滋味﹐在傳統批評經驗與西方理論方法的“配比試驗”中﹐尋找最適合自身的話語風格﹐進而完成對作品完整且深入的解讀﹑剖析。這固然提高了文本闡釋的品位﹐卻容易脫離大眾的文化教養與接受習慣﹐在公共傳播領域曲高和寡﹐最終淪為批評史上一個又一個靜態的陳列標本。普通讀者對於名著強烈的﹑持續性的“導讀”需求﹐則經常由充斥于網絡的“野狐禪”來滿足。客觀地講﹐這類“時髦見解”在《三國演義》當代經典化的過程中發揮了一定作用﹐有其存在價值﹐但不應成為公共傳播領域的最強音﹐長期誤導大眾。學院派批評者應當承擔起文化普及的重任﹐從文學本位出發﹐以通俗而不失學術品格的批評話語﹐引導普通讀者去理解原著深刻的思想內涵和卓越的藝術成就。在這方面﹐“沈評”堪稱典型。

  因以對“毛評本”“李評本”等經典版本的校理工作為起點﹐沈先生充分吸收傳統評點的優秀經驗﹐一個突出表現就是回歸傳統的批評姿態。基於現代學術教養﹐當代學院派批評者大多習慣“站開一定距離”去觀察文本﹐態度審慎﹐目光冷峻﹐盡力消弭情感色彩﹐又操著一口標準的學術“官話”﹐這些正是導致學院派評點曲高和寡的主要原因。傳統評點者則更多以作品之理想讀者的姿態出現﹐他們不是原著的“解讀終端”﹐而是“輻射中點”﹐以個體智慧品讀文本﹑玩味文字﹐語言風格鮮明而親切﹐易為更多讀者所接受。沈先生所選擇的正是這樣一種批評姿態。

  無論總評﹑夾評﹑尾評﹐字裡行間﹐我們總能感受到沈先生對《三國》的由衷喜愛。這番對作品的深情﹐使其話語風格較一般“外科手術”式的批評更為明快﹑熱烈。如第26回評關羽掛印封金﹕“真可謂富貴不能淫﹐風骨傳千秋﹗”第104回評諸葛亮歸天﹕“一代英傑溘然長逝﹐萬眾共悼﹐天地同悲﹗”﹐等等。這些帶有濃烈情感色彩的言語﹐在許多當代評點者的批評實踐中﹐往往被規避或稀釋﹐但在傳統評點話語中俯拾即是﹐它能夠反映評點者的真性情﹐便於塑造其“理想讀者”的生動形象﹐拉近與真實讀者的距離﹐帶動後者情緒。從“導讀”的角度講﹐其實是十分必要的。

  而在此基礎上﹐“沈評”更注重對作品思想內涵與藝術成就的討論。尤其總評﹑尾評﹐沈先生出入文史之間﹐既對相關歷史事件﹑人物事跡進行詳細考述﹐又講明作者進行藝術化處理的各種細節﹐引導讀者去理解羅貫中在“羽翼信史”的創作實踐中所面臨的敘事困境﹐及其具有示範意義的藝術嘗試。從情節設置到人物塑造﹐以至筆法細節﹐“沈評”一一為讀者點出﹐且評論精道。如第78回總評論曹操藝術形象的三個價值層面﹑第98回總評論羅貫中戰爭書寫的輕靈筆觸等﹐既為普通讀者打開了《三國演義》全新的藝術世界﹐也給後學以無限啟迪。

  總而言之﹐《沈伯俊評點〈三國演義〉》一書有機結合了沈伯俊《三國演義》研究的兩個最主要方面﹐是在經其本人校理而成的當代“善本”基礎之上的思想藝術發掘。沈先生充分借鑒古典批評的優秀經驗﹐回歸傳統批評姿態﹐形象親切﹐風格鮮明﹐又不失學術品位。該書的意義不僅在於《三國演義》學術史﹐更在於《三國演義》傳播史﹔不限於學界﹐更可拓展至公共閱讀領域。我們也有理由相信﹐該書會成為助力實現《三國演義》當代經典化的最為重要的一部評點本。

  《光明日報》( 2020年01月13日 15版)

[ 責編﹕陳暢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