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點擊瀏覽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按鈕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現代城市如何應對重大公共衛生事件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現代城市如何應對重大公共衛生事件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20-02-14 05:3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智庫答問】

現代城市如何應對重大公共衛生事件

──從深圳戰“疫”探索說起

  編者按

  隨著我國城市化進程不斷加快﹐推進城市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任務也日趨迫切。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城市治理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內容。在突如其來的疫情等公共衛生事件面前﹐城市因為人口密集﹑產業集聚﹑功能多樣等特徵而面臨巨大的應急管理壓力。

現代城市如何應對重大公共衛生事件

深圳龍崗區寶龍工業園﹐志願者在操作無人機進行防疫消殺。新華社發

現代城市如何應對重大公共衛生事件

在位於深圳福田CBD的平安國際金融中心﹐保潔人員(左)在對刷卡閘機進行消毒。新華社發

  當前﹐隨著各地返城復工大潮拉開帷幕﹐全國各大城市的疫情防控壓力陡增。如何立足當下﹑著眼長遠﹐在做好此次疫情防控的基礎上﹐有效提昇城市應急治理能力﹐從而有力抵禦重大公共衛生事件等災害來襲﹖結合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重要移民城市﹑超大城市──深圳在此次疫情面前的探索與實踐﹐光明智庫邀請專家深度解析﹑延伸思考﹐以期為全國疫情防控﹑城市治理提供啟示。

  本期嘉賓

現代城市如何應對重大公共衛生事件

胡穎廉 郭紅松繪

  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社會和生態文明教研部教授   胡穎廉

現代城市如何應對重大公共衛生事件

吳思康 郭紅松繪

  深圳市政府發展研究中心主任   吳思康

現代城市如何應對重大公共衛生事件

陳文 郭紅松繪

  深圳大學城市治理研究院執行院長   陳文

  1﹑構建“政府強﹑ 市場靈﹑社會活”的 疫情防控格局

  光明智庫﹕當前﹐我國現代化大城市﹑超大城市﹑城市群的發展與治理問題日漸凸顯。從此次疫情防控的現實情況看﹐深圳等城市在重大公共衛生事件面前﹐做出了哪些值得總結的探索﹐還存在怎樣的風險與難點﹖

  胡穎廉﹕近年來﹐我國各大城市著力提昇治理能力﹐在黨的領導下﹐充分發揮不同主體的優勢﹐探索構建“政府強﹑市場靈﹑社會活”的良性格局。這種探索在此次疫情應對中也得到了突出體現。例如﹐此次深圳的疫情防控﹐“城能入﹑家能進”政策彰顯出充足底氣﹐這種底氣來自精細設計的“三防合一”工作機制﹔率先公佈十分詳盡的病例信息﹐用公開透明抑制非理性恐慌﹔企業開闢口罩等醫療物資生產線﹐市場力量積極參與疫情防控﹔實施守好“最後一公里”的聯防聯控機制﹐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在疫情防控中發揮作用。

  吳思康﹕深圳防控疫情的探索具有幾個突出特點﹕一是堅持黨的領導﹐堅決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堅決貫徹黨中央關於疫情防控的各項決策部署。二是堅持疫情防控與經濟發展兩手抓﹐確保城市平穩運行。三是堅持科技防控﹐綜合運用大數據﹑人工智能等現代化科技手段。四是堅持聯防聯控﹐強化政府在應對疫情中的主導作用﹐廣泛發動企業﹑社會組織﹑全體市民的積極性。

  新時期﹐特大城市應對重大突發事件普遍存在薄弱環節﹐比如各地應急物資的生產﹑儲備﹑調配和運輸等保障體系存在不足﹔應急預案的專業性和針對性有待加強﹔社會專業力量有待進一步發揮﹔輿情信息管理機制不夠完善﹐等等。這些都是今後城市應急管理必須注意的關鍵點。

  陳文﹕從深圳的探索中﹐能得到如下啟示﹕應急工作要迅速﹐防控組織要得力﹔注重科技抗疫﹐做到科學防控﹔推行透明防控﹐及時消除民眾恐慌﹔重視人文關懷﹐提供人性化服務。

  從全國城市治理來看﹐共性的風險與難點主要有﹕城市人口大量聚集且流動性大﹔城市應急管理的縱向鏈條過長﹐“市─區─街道─社區”的多層級管理模式降低了疫情防控效率﹐存在“會議抗疫”“文件抗疫”“填表抗疫”等形式主義現象﹔部門協同機制不健全﹐基層抗疫過程中客觀存在多頭管理﹑相互扯皮和責任推諉現象﹔強調“屬地責任”而淡化“主管責任”﹐街道和社區的法定職能﹑資源調度﹑人才配置等與各自承擔的抗疫責任不夠匹配﹔城市與城市之間的抗疫工作聯動性不強﹐疫情聯合研判和信息共享機制不健全﹐城市群重大公共衛生事件的合作應對和共治能力建設亟須加強。

  2﹑把重點轉向疫情防控與生產兩手抓兩不誤上來

  光明智庫﹕2月10日起﹐隨著1000萬人左右的返城復工大軍陸續湧入﹐深圳從全力應對疫情轉變為防控﹑生產兩手抓。綜合來看﹐深圳的疫情防控有哪些亮點﹐當前的疫情防控應抓好哪些關鍵點﹖

  吳思康﹕深圳在疫情防控中有以下亮點﹕在人口流動性大﹑人口密度大﹑鄂籍人口多的情況下﹐實現了目前“感染病人零死亡﹑醫護人員零感染”﹔感染率控制在較低水平﹔堅持及時科學高效開展救治﹐治癒率較高。

  隨著返城復工人潮湧入﹐一方面要重點做好返深人員的排查與社區防控﹐做好廠區防疫﹑園區防疫﹑社區防疫﹐做好返深人員的信息登記﹑篩查檢測﹑隔離觀察﹐廠區﹑園區﹑社區要做好“最後一米”的疫情防控﹔另一方面要嚴把企業復工關﹐落實企業防疫主體責任﹐確保生產環境安全有序。此外﹐政府還要進一步研究﹐對企業實行更多支持政策﹐從應急物資﹑招工﹑成本﹑物流交通等方面幫助企業盡快恢復正常生產經營。

  胡穎廉﹕進入新階段﹐需要統籌考慮疫情風險和次生風險。政府要為企業安全復工盡力提供服務﹐比如為勞動密集型企業提供口罩﹑體溫計﹑消毒水等防疫物資購買渠道。同時﹐應充分研判疫情帶來的經濟社會次生風險。由於物流受阻﹑供應鏈部分中斷﹐對於有外貿訂單的企業﹐有關部門要充分考慮違約行為集中出現的風險﹐盡早介入﹐提供法律服務﹔對於因市場需求變化而影響從業者基本生活的社會穩定風險﹐要做好精細化預案。最大的挑戰來自于疫情本身的不確定性。企業復工必須做好各項有關預案﹐有關部門在幫助企業復工時要明確風險溝通方式﹐即鼓勵企業及時報告疫情﹐杜絕瞞報緩報。

  3﹑從節流﹑開源上大力支持企業復工復產

  光明智庫﹕疫情重壓之下﹐經濟發展不能停滯不前。深圳市委市政府及各區紛紛制定措施﹐幫助中小微企業渡過難關。市政府發佈了被稱為“深圳16條”的《深圳市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支持企業共渡難關的若干措施》﹔福田區在全國區縣政府中第一個出臺防控疫情應急扶持企業的“福企”十一條﹐等等。結合深圳做法﹐您認為當前應該如何更好地幫助企業發展﹑促進生產恢復﹑激發經濟活力﹖

  吳思康﹕目前﹐疫情對企業產生的影響主要在於﹕一些中小企業資金鏈存在斷裂風險﹐供應鏈﹑產業鏈﹑物流鏈面臨阻滯﹐外貿企業合同違約風險增加﹐全年訂單量受到影響﹐未來或將出現招工難和就業難“雙面夾擊”的局面﹐並產生一系列新的勞資糾紛﹐等等。而且﹐受一些國家和地區的入境管制影響﹐我國的國際商務往來和吸引外商投資狀況也將受到一定衝擊。

  當前﹐必須及早入手進行制度設計﹐切實幫助企業渡過難關。一是研究出臺更大力度的疫期和疫後政策措施。盡早調整產業政策﹑稅收政策﹐做出特殊時期的政策措施安排﹐邊防控疫情﹐邊恢復經濟發展。及時研究疫情過後的刺激消費﹑拉動投資﹑促進外貿等方面政策措施等。二是分類有序引導恢復供應鏈﹑產業鏈﹑物流鏈。對符合復工條件的企業﹐盡力幫助其恢復生產﹐為優勢產業﹑重點企業復工創造條件﹐著力解決企業用工﹑短期流動性困難﹑防疫物資短缺等問題。三是建立疫情對經濟社會影響的監測預警機制﹐並及時提出應對措施。四是密切關注國際社會對此次疫情的反應﹐及時研究應對措施。五是搶抓機遇﹑及早佈局﹐大力發展生命健康﹑人工智能等相關產業。

  胡穎廉﹕現階段﹐尤其需要從節流﹑開源兩個方面支持企業復工復產。首先是節流﹐減輕企業負擔。政府相關支持性政策不僅有現實價值﹐更有提振市場信心的深刻意義。此外﹐政策宣傳和分析解讀必須跟上﹐必須讓企業看到決心﹑獲得信心。其次是開源﹐助力經濟高質量發展。疫情防控措施改變了人們的生活場景和生活方式﹐進而影響到社會消費習慣。今後能否將新的消費習慣持續下去﹐並且轉換為具有更大商業價值的消費場景﹐這也是值得我們深入思考的。

  4﹑從戰略高度加快提昇城市重大突發事件應對能力

  光明智庫﹕疫情的到來提示我們﹕國家治理現代化任重道遠﹐城市應急管理能力建設刻不容緩。作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深圳理應在此方面探索路徑﹑樹立城市範例。您對此有何建議﹖這對全國其他城市有何啟示﹖

  胡穎廉﹕深圳作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需要在應急準備﹑風險防範方面積極探索。

  首先﹐樹立以人民為中心的思想。要深刻意識到﹐在危機面前﹐民心是最大的政治﹐安全是最大的責任﹐防控是最大的本領。

  其次﹐構建現代化應急治理體系。應急治理是具有整體性的體系化工作﹐要著力探索能夠實現跨部門政策協同﹑高效動員社會力量的應急決策和組織模式。

  再次﹐用法規制度保障財政性應急管理投入。應精確測算這一投入比例的最優值﹐為經濟欠發達地區探索經驗﹑樹立標杆。

  最後﹐建設好物資儲備﹑信息平臺兩大支撐。應急物資儲備不足和緊急調用能力欠缺﹐是目前各地普遍存在的現象﹐在這次疫情應對中也體現得很明顯﹐需要下大力氣予以改善。

  吳思康﹕一是加快推進響應速度快﹑災後恢復迅速的韌性城市建設﹐這是未來我國城市規劃和管理中的重大課題。二是進一步提昇特大城市運用科技手段應對重大突發事件的能力﹐這是未來城市應急治理的重要手段。三是建立完備的應急預案體系和戰略物資保障體系﹐這是未來城市應對重大突發事件的重要基礎。四是構建強大迅速的動員響應能力﹐這是未來城市應對重大突發事件的關鍵環節。五是建立公開透明的輿情信息管理機制和更加規範有序的輿論環境﹐這是未來城市應對重大突發事件的重要保障。

  陳文﹕提昇城市應急治理能力﹐首先要在應急管理體制改革方面科學創新。應建立健全集應急管理指揮﹑決策﹑執行﹑調度﹑反饋﹑輿情引導等於一體的權責體系和協作機制﹐進一步明確應急相關部門在突發公共安全事件應對中的職責權限與協作關係﹐實行主管責任與屬地責任相結合的責任追究制度﹐切實減少乃至杜絕多頭管理﹑相互扯皮和責任推諉問題。

  其次﹐要重點推進應急管理的制度化和法治化。吸收借鑒世界先進經驗﹐完善應急管理的制度體系和標準流程﹐健全公共衛生事件信息發佈和公開的制度與標準﹐建立健全應急信息直通匯報制度。建設統一的應急管理數據共享交換平臺﹐支撐應急信息資源的跨部門﹑跨層級﹑跨區域互通和協同共享。

  再次﹐應大力培育應急安全專業型人才﹐深化應急管理的產教研融合﹐大力扶持應急安全新產業﹑新業態和專業機構發展壯大。

  最後﹐切實加強源頭治理和市場監管﹐在各個環節嚴把關口﹐切斷傳染病的傳播鏈﹐從源頭上減少傳染病疫情發生的可能性。

  (項目團隊﹕光明日報全媒體記者  嚴聖禾﹑蔣正翔﹑王斯敏﹑黨文婷﹑王美瑩﹑蔣新軍)

  《光明日報》( 2020年02月14日 16版)

[ 責編﹕孫滿桃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