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點擊瀏覽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按鈕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光明文化周末﹕鄉村老物件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光明文化周末﹕鄉村老物件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20-02-14 05:1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原標題﹕鄉村老物件

  作者﹕羅大佺

  鞋爪子

  以前﹐鄉里人穿上釘有鞋爪子的鞋﹐走在又溜又滑的山路上﹐平平穩穩﹐不摔跟斗﹔如果走在石板路上﹐則會發出“磕磕”的聲音﹐甚是好聽。

  鞋爪子一般是鐵匠鋪裡的鐵匠打來擺在舖子上出售﹐它由幾個橢圓的鐵圈組成﹐橢圓的鐵圈邊上﹐均勻地長著幾顆鐵牙齒﹐每隻鞋底要釘上兩個鞋爪子才行。農村人進城時﹐可以根據自己鞋的大小來篩選購買。

  鞋爪子主要用於防滑﹐所以有的地方又把“鞋爪子”叫作“腳碼子”。不同的是﹐腳碼子是用麻柳﹑稻榖草搓成繩子綁到鞋上﹐鞋爪子則是直接釘到鞋底。

  我的家鄉牟河壩位於川西南的深丘地帶。那時候的牟河壩祗有田埂﹐沒有機耕道﹐更別說碎石公路﹑水泥公路了。一到下雨天﹐山路泥濘﹐寸步難行。走在上面﹐深一腳﹐淺一腳﹐又溜又滑﹐稍不留神﹐就會摔倒在地﹐弄得渾身是泥。俗語“天晴一把刀﹐下雨一包糟”指的就是這種鄉村小路。

  那時候的農村很窮﹐不是每戶農家都能有釘著鞋爪子的鞋﹐一家有一雙換著穿就不錯了﹐因為打一副鞋爪子得花兩元多錢的“巨款”。大人們對鞋爪子很愛惜﹐雨天挑水﹑抬豬﹑碾米﹑背東西時才穿﹐一回到家裡就趕緊換下來﹐用竹篾片把鞋爪子上的泥巴刮掉﹐用濕布把它們擦乾淨﹐放到灶臺下邊的貓洞裡烘乾。鞋爪子用的時間長了﹐鐵牙齒也磨得光禿禿的。沒有牙齒的鐵圈圈﹐也就祗能當廢鐵賣了。

  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現在的孩子們可能也不知道鞋爪子是個啥東西了﹐城裡人穿的鞋﹐農村一樣買得到﹐也買得起﹐家家通的機耕道﹑水泥路更是替代了昔日的山路。鞋爪子的記憶越來越遠了﹐這日子可越來越紅火了。

  石磨

  兒時的鄉下農村﹐石磨是生產生活的工具之一﹐幾乎家家都有。

  石磨由石匠用石頭雕琢而成﹐有大有小﹐由上磨﹑下磨和磨盤﹑磨架組成。上磨和下磨圓圓的﹐好像一對孿生兄弟。上磨下邊有齒輪﹐下磨上邊也有齒輪﹐齒輪相互交錯﹔上磨和下磨中間各有個洞﹐洞中一根木棒﹐把它們串起來﹐這根木棒就是磨芯。磨盤也是石頭做的﹐像一把芭蕉扇﹐兩邊有淺淺的槽子﹐把兩扇石磨圍在中間﹐讓石磨磨出的過濾物流在上面﹐出口是扇把子一樣的槽口﹐槽口下面放著一個木桶﹐盛裝流出來的過濾物。上磨還有一個圓圓的小洞口﹐那是放進食物的地方﹐至於上磨邊上鑲嵌進去的那根彎彎木棒﹐那是磨把﹐手抓磨把﹐輕輕一推﹐石磨就開始轉動工作了。至於磨盤下面的磨架﹐一般是用木頭做的﹐主要用來擱放磨盤。

  石磨可以磨小麥﹑黃豆﹑玉米﹐也可以磨豆花﹑豆腐﹑湯圓﹐還可以磨糯米和豬食料。石磨磨出的糯米麵粉白花花的﹐十分好看。童謠“上石崖﹐下石崖﹐白鬍子老頭鑽出來”﹐就是指的石磨。這裡的“崖”字是川西南方言﹐讀“ai”。石磨磨出的豆花又嫩又香﹐是農家地方特色菜﹐至今有的飯館還打著“石磨豆花”的招牌。石磨磨出的豬飼料主要是玉米﹐豬長大了﹐該添膘了﹐農人就把玉米裝在水盆裡用水泡脹﹐用石磨磨成漿糊﹐在鍋裡加水加豬草煮熟後﹐給豬吃了﹐豬兒就會長得肥嘟嘟的。除了玉米漿糊外﹐給豬添膘的還有紅苕。從地裡挖回紅苕洗乾淨﹐砍成塊狀放在鍋裡煮爛﹐餵給豬兒吃了﹐一樣長膘。別看那時窮﹐但玉米和紅苕農村田地裡可不缺。

  北方的石磨﹐是用驢子來拉著轉動﹐人站在旁邊﹐只需餵料即可﹐那叫“驢拉磨”。川西南農村的石磨是手來推動﹐從右推到左﹐再從左轉到右﹐一圈一圈地轉著﹐那叫 “推磨”。掌磨人右手推動磨盤﹐左 手拿著木勺子﹐將食物舀來餵到磨 心裡。這時候如果有人伸出手來﹐ 在磨把上搭把手﹐幫助推動石磨﹐掌磨的人自然要感覺輕鬆一些。

  有一年夏天﹐父親從玉米地 裡搬了些苞谷回來﹐搬下玉米籽在飯盆裡泡了一陣後﹐準備磨嫩玉米饃饃。嫩玉米用石磨推成稠糊﹐裡面用切碎的辣椒和茄子做餡﹐在柴火鍋裡蒸好後﹐就成了又香又甜的嫩玉米饃饃。現在這種嫩玉米饃饃成為川西南地區的一種名小吃。

  那天天氣很熱﹐父親推磨時 要我去幫搭把手﹐我嘴裡答應著﹐ 身子卻遲遲沒動。父親滿頭是汗地推著推著﹐忽然停下走來﹐在我的屁股上拍打了兩下﹐問我為什麼不動﹖我嘟著小嘴﹐生氣地去幫他推磨﹐但小手搭在磨把上﹐祗是隨著磨把轉﹐根本沒使勁。

  不知父親是沒察覺還是怎麼回事﹐沒有責備我。多年以後我才明白﹐其實父親當年不是要我去幫他推磨﹐而是要我養成從小就熱愛勞動的好品格。

  《光明日報》( 2020年02月14日 14版)

[ 責編﹕孫滿桃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