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點擊瀏覽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按鈕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社區下沉黨員的一天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社區下沉黨員的一天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20-02-21 03:1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2月17日﹐湖北武漢啟動為期3天的集中拉網式大排查。上萬名下沉黨員幹部組成一個個小隊﹐逐門逐戶敲門﹐進行入戶排查──

社區下沉黨員的一天

  光明日報武漢一線報道組

  “出戰。”

  2月17日早上9點﹐楊斯微發了這樣一條微博。微博配發的照片裡﹐他穿著防護服﹐戴著志願者的紅袖章﹐上面畫著大大的卡通笑臉﹐對著鏡頭比出“加油”的手勢。

  這一天﹐武漢市啟動為期3天的集中拉網式大排查﹐要求以社區為基礎﹐公安﹑社區﹑網格一體化推動﹐利用人工和科技手段﹐“不漏一戶﹑不漏一人”﹐徹底排查清“四類人員”﹐實現“確診患者百分之百應收盡收﹑疑似患者百分之百核酸檢測﹑發熱病人百分之百進行檢測﹑密切接觸者百分之百隔離﹑小區村莊百分之百實行24小時封閉管理”。

  楊斯微是武漢市漢陽區龍陽街陶家嶺社區下沉幹部。2月8日﹐他接到組織通知﹐立即報名請戰﹐和他一組的還有同單位的另外6名黨員。

  陶家嶺社區有5個小區﹑6個院區﹐劃分為9個網格﹐共有居民3187戶﹐其中916戶在老家。楊斯微小組負責的陶馨園小區共有兩個出口﹐一個已經封閉﹐另一個僅留小門。門口24小時有人看守﹐所有出入人員必須出示蓋有公章的單位工作證明並實名登記﹑測量體溫後才能放行。

  8:45﹐全隊在陶家嶺社區集合完畢﹐領取上午的工作任務﹐準備開始排查。由於防護服有限﹐領到的隊員主動承擔下所有入戶任務﹐其他隊員則穿雨衣﹐盡量節省物資。

  9:15﹐逐門逐戶敲門﹐確定人數和健康狀況﹐反復強調安全措施。入戶過程讓楊斯微覺得充滿意外﹐有一開門害怕地跑回屋裡的小朋友﹐有沒鎖門屋裡空蕩蕩的人家﹐甚至還有3周前來到武漢的外國人﹐他和搭檔連手帶腳比畫半天才溝通明白﹐笑稱自己是在用“散裝英語”對話“塑料中文”。對於沒人在家的住戶﹐隊員們會留下聯繫方式﹐記錄在案﹐持續跟蹤。

  “每一棟﹑每一戶都上門。”“每天都要重新排查﹐因為每天情況都有變化﹐必須牢牢看好每一戶人。”沒有捷徑﹐沒有應付﹐楊斯微和戰友們﹐用一個個實實在在的腳印﹐畫出社區居民的安全隔離帶。

  12:30﹐為了節省防護服﹐隊員們只敢在中午吃飯時喝水﹑上廁所。相互聊聊入戶過程中的趣事。隔著防護鏡﹐看見彼此眼神中的堅定﹐是團隊最大的鼓舞。同組的王偉﹐正說著話﹐就坐在椅子上睡著了。

  13:17﹐根據排查結果繼續給居民打電話核實情況。

  15:10﹐張貼最新的陶家嶺社區疫情通告。社區內每24小時更新一次數據﹐標明人數﹑所住樓棟﹑解決辦法﹐確保社區居民掌握當天疫情﹑主動上報健康情況。

  15:43﹐分給社區的蔬菜到了﹐分裝揀好﹐搭配成一個個菜包。小區裡行動不便的老年人﹑殘障人士﹐隊員們都會一一記錄﹐送菜上門。

  16:30﹐在社區各處巡視﹐發現出門遛狗的﹑曬被子的﹑散步的居民﹐立即勸返。

  17:06﹐有時會接到居民的求助電話﹐幫忙外出採購藥物﹑食物。

  為期3天的集中拉網式大排查﹐楊斯微所在小隊共完成上門入戶排查1577戶(包括重復)﹐根據摸排結果繼續打電話核實1001戶﹐為社區居民送物資上門240戶。

  【記者手記】

  楊斯微跟我聊天時一直很樂觀活潑﹐他和小夥伴們也常在群裡插科打諢﹐一起拍視頻圍觀隊友打呼嚕﹑嘲笑自己的“散裝英語”。

  但他也恐懼。

  “敲開門﹐一戶居民說自己發熱20多天﹐我當時本能地就想往後躲。”

  他也心痛。

  2月9號出戰前﹐老婆抱著自己失聲痛哭﹕“出了這個門﹐誰知道外面是什麼﹖誰知道是死還是活﹖”

  即使單位統一安排了隔離宿舍﹐老婆還是堅決地說﹕“回家住﹗”

  他所在的第六組﹐14個人﹐每個人背後都有相同信念的家人。

  他更熱愛。

  “來一碗魚糊粉﹐還有油餅包燒煤﹐武昌好吃的多﹗”

  “我們武漢可美了﹐你沒看見過嗎﹖”

  他更堅定。

  說起為什麼要請戰﹐楊斯微腦海裡想起的第一個人﹐是自己的爺爺。“他是個老黨員﹐當年扛過炸藥包﹐從小就給我講他的故事。”“我現在就是去扛‘炸藥包’﹐沒什麼大不了的﹐我也是黨員﹐我覺得這就應該。”

  是的﹐楊斯微和上萬名下沉黨員﹐沒什麼大不了的﹐不過是把自己交給了熱愛﹐交給了信仰。

  《光明日報》( 2020年02月21日 10版)

[ 責編﹕張璋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