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點擊瀏覽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按鈕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茶產業托起雲南民族地區脫貧致富夢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茶產業托起雲南民族地區脫貧致富夢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20-02-21 03:3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脫貧攻堅系列調研】   

  光明日報調研組 調研組成員﹕任維東﹑楊靜茜﹑周重林

  編者按

  發展產業是實現脫貧的根本之策。產業扶貧是增強貧困地區造血功能﹑幫助群眾就地就業的長遠之計。近年來﹐雲南省把茶產業作為特色重點產業來抓﹐充分發揮雲南山區的生態資源優勢和勞動力優勢﹐對以普洱茶為代表的雲南茶產業積極引導扶持﹐快速發展的茶產業對雲南民族地區脫貧致富發揮了重要作用。近日﹐光明日報調研組深入雲南省臨滄市﹑普洱市﹑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等地﹐就雲南通過發展茶產業助力民族地區脫貧致富的做法進行了調研。

茶產業托起雲南民族地區脫貧致富夢

臨滄市冰島村的古茶樹。任維東攝/光明圖片

  基諾山下雨了。

  伴著2020年元宵節而來的這場春雨﹐讓在山上茶園裡修剪茶樹的雲南省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景洪市亞諾寨的基諾族茶農資春蘭稍稍鬆了一口氣。去年﹐因為乾旱少雨而導致春茶減產﹐影響了她家的茶葉銷售收入。茶葉對她家來說﹐就是脫貧致富的最大法寶。

  在擁有2500畝百年以上樹齡古茶樹的亞諾寨﹐資春蘭一家依托著山寨優質的茶樹資源﹐通過採茶﹑制茶﹑賣茶﹐過上了擁有一棟兩層小樓和兩輛小汽車的富裕生活。

  在基諾山﹐在亞諾寨﹐乃至整個西雙版納州﹐像資春蘭一家這樣依靠茶葉而脫貧致富的農戶不在少數。

茶產業托起雲南民族地區脫貧致富夢

勐海縣南糯山的茶葉。任維東攝/光明圖片

  1.讓資源轉化為千億雲茶產業  

  與緬甸﹑老撾﹑越南接壤的雲南是國際公認的世界茶樹原產地。發源於青海唐古拉山脈的瀾滄江在雲南省境內長達1200多公里﹐這條大河所流經雲南兩岸的山區正是雲南茶葉的主產區﹐擁有成片的古茶園﹐其中不乏樹齡在數百年至上千年的古茶樹。居住在這一流域的布朗族﹑傣族﹑基諾族﹑拉祜族﹑佤族等少數民族世代以茶為生﹐創造出了燦爛豐富的民族茶文化。

  因瀕臨瀾滄江而得名的臨滄市作為世界茶樹起源地的中心﹐是全國古茶樹資源最為富集的地區﹐全市現存野生茶樹群落80萬畝﹐栽培茶園155萬畝﹐其中百年以上古茶樹多達11萬畝。

  早在古代﹐雲南的少數民族就學會了吃茶﹑種茶﹑用茶治病﹐後來還通過直達印度等地的“南方絲綢之路”利用茶葉進行商品交換買賣﹐換取生活必需的鹽巴﹑農具﹑獵槍等。所以﹐直到今天﹐在大理﹑麗江﹑普洱﹑臨滄﹑保山﹑西雙版納等許多地方﹐還能看到當年一個個馱著茶葉等物資的馬幫商隊踩踏出來的一條條“茶馬古道”遺跡。

茶產業托起雲南民族地區脫貧致富夢

普洱市景邁山上的千年古寨翁基寨。任維東攝/光明圖片

  由於歷史地理等原因而經濟發展滯後的雲南是全國脫貧攻堅的主戰場。這些主要的產茶地區﹐正是急需擺脫貧困的少數民族聚居區。

  調研組一行來到普洱市擁有萬畝古茶園的瀾滄拉祜族自治縣景邁山﹐走進惠民鄉景邁村芒埂寨。景邁村下轄8個自然村﹐有800多戶3000多人﹐轄區內居住著傣族﹑拉祜族﹑哈尼族﹑佤族﹑布朗族等民族﹐其中以傣族為主。這裡家家戶戶都利用山裡豐富的茶樹資源從事普洱茶經營﹐並因此擺脫了貧困。

  傣族茶農岩恩是一名退伍軍人﹐現在是寨子裡召糯臘茶葉合作社的領頭人﹐早已致富。他先帶領我們到山上他家的古茶園實地進行了考察﹐回到他家的三層小洋樓上﹐泡上一壺自家產的上好普洱茶請大家品飲。他回憶說﹕“過去﹐茶葉不值錢﹐20世紀90年代初﹐景邁干毛茶價格也才3元左右一公斤。”

  出生於1982年的岩恩介紹﹐景邁山是雲南普洱茶的著名產區之一﹐距瀾滄縣城70公里﹐古茶園佔地2.8萬畝﹐生態茶園面積3.09萬畝。他家所在的芒埂﹐就坐落在有著“自然博物館”之稱的“景邁芒景千年萬畝古茶園”的核心區。

茶產業托起雲南民族地區脫貧致富夢

勐海縣布朗山老班章村的古茶樹。任維東攝/光明圖片

  地處瀾滄江流域的景邁山平均海拔1400米﹐常年雲霧繚繞﹐屬於亞熱帶山區﹐是產好茶的地方﹐其種茶歷史已超過千年。2000年之前﹐景邁山經濟發展緩慢﹐當地各族群眾先後探索種過甘蔗﹑柑橘和橡膠等經濟作物﹐但由於缺乏產業規模和種植優勢﹐都沒有成功。隨著全國普洱茶熱的逐漸興起﹐2003年起﹐在景邁山“土生土長”了千百年的茶樹一下子成了替代甘蔗等作物的最主要經濟作物﹐茶價逐年走高。

  近年來﹐雲南省把茶產業作為特色重點產業來抓﹐對以普洱茶為代表的雲南茶產業引導扶持﹐將其視為促進農村脫貧攻堅﹑茶農增收的重要途徑。雲南省2016年出臺發展“高原特色現代農業產業發展規劃”(2016─2020年)中明確提出﹐大力實施規模化強茶戰略﹐著力推進“一縣一業”建設﹐以“招大商﹑育龍頭”為重點﹐聚集國內外企業的資本和先進理念﹐培育新主體﹐做大做強產業規模﹑市場規模﹐加大隊伍建設﹐強化科技支撐﹐促進產業轉型昇級﹐全面增強雲茶產業綜合實力。計劃打造綜合產值100億元重點縣1個﹑50~100億元縣2個﹑20~50億元縣10個﹑5~20億元縣17個﹔省級重點培育年產值5億元以上茶企10戶﹐著力培育年產值10億元以上茶企3戶﹐努力打造年產值50億元的大型茶企1戶﹐年產值5000萬元以上茶企30戶﹐培育認定省級以上龍頭企業120戶﹔重點培育專業合作社500戶﹑專業種植大戶及家庭農場2000戶﹐不斷提高茶產業生產組織化水平﹔開展“百千萬”人才培養行動。

  在政策扶持方面﹐重點茶產區各級政府對茶產業發展給予政策傾斜﹐各級財政加大對茶產業的投入扶持力度。在省高原特色農業產業基金框架下﹐設立雲茶產業發展基金﹐吸引金融機構並引進國內專業團隊﹐為雲茶產業發展提供資金支持。發揮農業擔保機構的杠杆作用﹐推進“三權三證”抵押貸款﹐採用“基金+擔保”等金融組合手段﹐創新適合茶產業發展的金融產品和服務方式﹐促進金融機構對茶企業的信貸投放力度。鼓勵探索開展茶葉農業保險試點﹐為茶產業發展提供風險保障。

茶產業托起雲南民族地區脫貧致富夢

臨滄市雙江縣傣族茶農正在採茶。任維東攝/光明圖片

  為進一步做大做強雲茶產業﹐推進精准扶貧﹑帶動茶農增收﹐2018年﹐雲南省又出臺了“打造千億元茶產業”的三年行動計劃﹐提出到2020年﹐全省茶葉面積穩定在630萬畝﹐產量40萬噸左右﹐綜合產值達到1000億元﹐茶農來自茶產業人均收入達到4000元。並在省政府關於推動雲茶產業綠色發展的意見中進一步規劃﹐到2022年﹐全省創建茶葉地理標誌﹑地理標誌保護產品30個以上﹐重點打造區域品牌20個﹑企業品牌10個﹐做大做強普洱茶﹑滇紅茶﹑滇綠茶3個公用品牌。

  與此同時﹐為解決雲南茶葉銷路不暢﹑困擾茶農與消費者的賣難買難問題﹐雲南從省裡到市﹑縣都在努力搭建多種銷售平臺﹐通過走出去﹑請進來﹐助力茶產業成長壯大。到2019年﹐中國雲南普洱茶國際博覽交易會在昆明已經成功舉辦了14屆。

  經過持續努力﹐截至2018年﹐雲南省茶葉種植面積達630多萬畝﹐採摘面積600萬畝﹐涉及茶農600多萬人﹐涉茶人口達1000多萬。雲南省茶產業綜合產值843億元﹐茶農人均來自茶產業的收入為3630元。

  2.用茶葉潤養農戶脫貧的內生動力  

  被譽為“中國最美茶鄉”的臨滄市雙江拉祜族佤族布朗族傣族自治縣勐庫鎮冰島村﹐原本是個窮山寨﹐現在已經通過發展茶葉產業脫貧致富。冰島自然村現有農戶62戶﹐茶葉種植面積1710畝﹐可採摘面積688畝﹔百年以上古茶樹334.98畝24232株。其中﹐五百年以上古茶樹4954株。每到春茶採摘季節﹐全國各地的茶商雲集於此﹐紛紛出高價收購。2018年﹐冰島古樹春茶鮮葉價格最高達每公斤8200元﹐曬青毛茶價格最高達每公斤40000元﹐在茶葉市場上可謂“一茶難求”。

  在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勐海縣勐宋鄉﹐調研組遇到了66歲的拉祜族茶農紮念。他所在的大曼呂村居住著拉祜族﹑傣族﹑布朗族﹑漢族﹐長期為窮所困。紮念小學畢業後在勐宋鄉工作﹐于1980年後回到大曼呂擔任村幹部。他告訴調研組﹐2017年6月﹐在當地政府和企業的共同努力之下﹐投資300萬元建設的大曼呂紅茶廠正式落成。紅茶廠落成之後﹐幫助了周邊村寨1500多名貧困群眾脫貧﹐380多戶貧困戶實現了年均1.2萬元以上的增收。

  走進景洪市的基諾族山寨﹐這個在新中國成立時一步從原始社會直接過渡到社會主義社會的少數民族﹐被國務院1979年正式確認為我國第56個民族﹐今天早已告別了以往吃穿困難﹑住茅草房﹑不通公路﹑不通水電的窮困生活。其中﹐茶葉的貢獻功不可沒。

  基諾族生活的地方過去叫“攸樂山”﹐古代被列為普洱茶六大茶山之首。清代《滇海虞衡志》這樣記載﹕“普茶名重於天下﹐此滇之所以為產而資利賴者也﹐出普洱所屬六茶山﹕一曰攸樂﹑二曰革登﹐三曰倚邦﹐四曰莽枝﹐五曰蠻嵩﹐六曰慢撒﹐周八百里。”今天﹐基諾族鄉種植茶葉的有38個村民小組﹐茶農1820戶。全鄉共有茶葉面積28398畝﹐採摘面積28398畝﹐產量1322.09噸﹐產值達到了4362.89萬元。

  2019年4月﹐作為我國人口較少民族的基諾族宣佈整族脫貧。雲南數百萬茶農通過大力發展茶葉經濟﹐不但較好地克服了“等靠要”思想﹐還越來越強化了自力更生﹑勤勞致富的理念。

  3.塑知名品牌助產業昇級   

  雲南茶葉有綠茶﹑紅茶﹑烏龍茶﹑白茶及普洱茶等多個品種﹐為了打造雲茶品牌﹐雲南省通過參加和舉辦普洱茶博覽會﹑茶文化節﹐不斷加大市場營銷力度﹐開展茶文化研究﹐合力培育普洱茶品牌﹐不斷擴大雲南茶葉的市場佔有率。能夠長期存儲﹑生態環保﹑經久耐泡﹑滋味綿長又有益健康的普洱茶在全國茶葉市場異軍突起﹐備受廣大茶葉消費者喜愛。

  根據雲南省農業廳2014年的統計﹐全省茶葉種植面積﹑產量居全國第二位﹐綜合產值居全國第三位﹔其中普洱茶產量11.43萬噸﹐普洱茶產值首次突破100億元﹐達到101.3億元。全省產值超1000萬元的茶企有170多家﹐超億元的茶企20多家﹐產品銷往全國31個省(市﹑區)和30多個國家(地區)。

  在龍頭企業方面﹐近幾年﹐發展壯大出了以雲南大益茶葉集團公司為首﹐龍潤公司﹑下關沱茶集團﹑滇紅集團﹑勐海八角亭﹑昌泰集團﹑雨林公司﹑瀾滄古茶公司等一大批著名的普洱茶企業。同時﹐雲南眾多茶企﹑茶商和茶農們藉助互聯網營銷﹐開啟了茶產業“互聯網+雲茶”的新時代﹐成效顯著。以大益公司為例﹐自2015年至今大益連續五年蟬聯天貓“雙十一”茶行業銷售冠軍﹐2019年“雙十一”一天就實現銷售收入1.56億元。

  就普洱茶品牌而言﹐也形成了“大益”“下關沱茶”“滇紅”3大國內外知名品牌﹐還形成了以冰島﹑老班章﹑易武﹑昔歸等山頭產地為代表﹑各具特色的個體品牌。產品品牌不斷顯示出巨大的經濟價值和助力當地茶農迅速脫貧致富的作用﹐如臨滄市雙江縣的“冰島”茶﹑西雙版納勐海縣的老班章茶﹐每片357克的純料古樹生茶價值上萬元。調研組在勐海縣布朗山的老班章寨子看到﹐家家戶戶住的都是一棟棟的小洋樓﹐汽車早已經是尋常之物。這個老寨﹐現有135戶630多人﹐共有茶園7000多畝﹐其中古茶園3800畝左右﹐年人均收入30萬元左右﹐因擁有“老班章茶王樹”而在全國茶界享有盛譽。

  在基諾山﹐基諾族鄉黨委書記王超向調研組介紹﹐為提昇茶葉品牌價值﹐鄉里舉辦“攸樂古茶文化節”﹐積極推介祭茶﹑歌舞表演﹑茶餐飲等茶文化﹐吸引各地茶商﹑消費者前來參與體驗觀賞﹐引進了10家茶企業合作夥伴﹐使得基諾山古樹茶價格從過去的每公斤200元增值到現在的每公斤800元以上。

  蓬勃發展的茶產業同樣給邊遠偏僻的景邁山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僅各族茶農的住房條件﹑交通條件﹑教育以及醫療條件等都得到了改善﹐還迎來了重大歷史發展機遇。2012年9月﹐普洱古茶園與茶文化系統被聯合國列為全球重要農業文化遺產保護試點﹐保護試點古茶園核心區就是景邁山的萬畝古茶園﹔2012年11月﹐景邁山古茶林成功入選《中國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單》﹔2013年﹐景邁山被國際茶業委員會確認為“世界茶源”﹐2013年5月﹐被國務院公佈為第七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伴隨著景邁山古茶林的世界文化遺產申報工作﹐當地政府大力推動機場﹑公路等基礎設施建設和古茶林﹑少數民族傳統文化的保護﹐景邁山各族的廣大茶農成了最大受益者。

  今天﹐無論是在臨滄市﹑普洱市﹑還是西雙版納州等地﹐處處可見一派人茶兩旺的喜人景象。茶產業的興盛﹐讓過去外出打工的青年男女也陸續返鄉﹐同時也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廣東﹑浙江﹑福建﹑湖南及台灣地區等地的商人入住茶山做茶生意。經濟效益十分可觀的雲茶產業已經實實在在地從許多方面重塑了雲南。

  4.關於雲南民族地區發展茶產業的思考  

  根據雲南省的統計﹐改革開放以來﹐全省貧困人口累計減少超過3000萬人﹔2013年~2017年﹐全省已有556萬貧困人口擺脫貧困。其中﹐快速發展的茶產業對促進雲南脫貧致富發揮了重要作用。隨著茶產業的發展﹐雲南山區的生態資源優勢和勞動力優勢得以充分發揮﹐各族群眾走上了共同富裕的道路。

  為保障雲南茶產業今後能持續健康發展﹐使邊疆各族群眾繼續致富增收﹐調研組建議﹕

  一是加大普洱茶主產區名山古茶樹資源的保護力度。著力保護好這些地方的良好生態﹐正確處理發展與保護的關係﹐防止過度採摘﹐讓那些珍稀古茶樹能休養生息﹐繼續健康存活。

  二是加強茶葉市場監管。有關政府部門應主動作為﹐運用法律等手段從嚴打擊普洱茶銷售中存在的以次充好﹑弄虛作假等亂象﹐維護普洱茶等雲茶品牌得來不易的良好聲譽。

  三是打好生態茶﹑有機茶﹑健康茶這張牌。要以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努力建設生態﹑綠色﹑有機茶園﹐形成規模﹐進一步壯大雲南綠色有機茶產業。

  四是引導理性消費。面對近年來頻頻出現的“天價普洱茶”問題﹐要充分依托社會各方力量﹐宣傳引導廣大茶葉消費者﹑普洱茶愛好者及茶商﹑茶農﹐不跟風﹑不炒作﹐恰如其分地正確推介“老班章”“冰島”“昔歸”等名山古樹茶﹐讓普洱茶品飲回歸理性﹑回歸大眾﹑回歸健康。

  五是進一步加強茶文化研究。雲南不僅擁有得天獨厚的豐富茶葉資源﹐更擁有多姿多彩的民族茶文化。但是現階段﹐各級政府部門對雲茶產業的文化優勢重視不足﹐相關茶文化研究多是由一些民間人士在憑個人愛好進行﹐其力度﹑質量都有待于提高。

  六是推進茶旅融合。應發揮雲南普洱茶山自然生態優美﹑民族文化豐富等優勢﹐努力發展茶山旅遊﹐大幅提昇茶產業附加值﹐打造更為完整的產業鏈﹐推動“觀茶-採茶-制茶-品茶-買茶-存茶”全產業鏈建設﹐做好茶旅融合文章﹐進一步助推致富奔小康﹐促進全省經濟社會發展。

  《光明日報》( 2020年02月21日 07版)

[ 責編﹕孫宗鶴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