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點擊瀏覽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按鈕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在雲端﹐學得還好嗎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在雲端﹐學得還好嗎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20-02-25 06:0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光明日報記者 姚曉丹  

  線上開學一周了﹐教與學﹐史無前例地端坐家中靠虛擬空間連接﹐學生適應嗎﹖老師能駕馭嗎﹖學習效果可以保證嗎﹖本期﹐讓我們跟隨記者的追蹤﹐走近師生﹔在感受不一樣的雲端學習的同時﹐也聽聽專家怎麼說。

在雲端﹐學得還好嗎

光明圖片

  “每15分鐘一個循環”

  早上7點半﹐北京市朝陽區小學一年級男孩元元的媽媽李玲準時起床﹐為孩子準備好早飯﹐然後去孩子的班級群中打卡﹐一天的學習生活就這樣開始了。

  8點鐘﹐開始早讀﹐主要是讀課文和拓展閱讀﹔8點30分﹐早讀完畢﹐到了做眼保健操和鍛煉身體的時間﹐“仰臥起坐﹑坐位體前屈﹑單腳平衡支撐”﹐需要做1到2組﹐20次一組。然後就是各學科復習時間﹐大多數是老師做好的PPT或者錄好的小視頻。“還有優質課平臺上的課程﹐大部分10分鐘左右﹐比較模塊化﹐更像是學期的集中復習。”李玲告訴記者。除了語數英外﹐還有音體美等課程﹐“這是小朋友最喜歡的時間﹐可以畫畫﹐或者藉助軟件給喜歡的歌曲配音等等。”

  中午11點35分﹐上午的課程結束。小朋友可以午休到1點30分﹐上線收看公共專題教育課﹐“主要是生命和安全教育﹐有關疫情的進展﹐如何做好防護等。”30分鐘後﹐再次進入眼保健操和鍛煉身體時間。然後﹐進入學習時間﹐如此循環﹐直到3點半一天學習結束。

  元元的一天是大多數北京中小學生的日常。學校把一天的時間安排得滿滿的﹐“每15分鐘一個循環﹐所有的工作都安排好了﹐祗要照做就行。手機每隔幾分鐘就會響一次﹐儘管學校表示﹐不用在每項工作完成之後都接龍打卡﹐但總有積極的家長會給出反饋。一方面感謝學校﹐一方面真的覺得很累。”李玲這樣感嘆。

  “因為線上開學﹐學習效果如何大多在家長考量﹐所以﹐如果不想讓孩子‘過了就忘’﹐家長要付出更多。學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的雙重壓力目前全在家長身上﹐最近很多調侃線上開學的內容﹐雖然有些誇張﹐但是家長真的很辛苦。”李玲說﹐“老師告訴我們﹐主要是讓學生養成自主學習的習慣﹐我想﹐開始的瑣碎細緻是為了未來更好更完善﹐我們可以理解。”

在雲端﹐學得還好嗎

光明圖片

  “線上一整天﹐線下一晚上”

  對於河北省唐山市初中二年級學生孟耘和她的家庭來說﹐線上開學帶來的難題更多一些。早上7點30分﹐她的媽媽劉鑫準時打開某視頻會議軟件﹐開始早讀。8點整﹐按照老師發的鏈接進入一間間直播教室聽講。

  “基本上和線下開學是一樣的﹐每節課都一樣﹐老師講課很系統﹐有舊內容有新知識﹐相當於串講。開學已經幾天了﹐老師說不用每天打卡﹐所以我們的負擔減輕了很多。”劉鑫告訴記者。

  當女兒聽講的時候﹐劉鑫就坐在女兒身邊﹐“有時候一起聽﹐有時候做點別的。直播畢竟和平時上課不同﹐容易走神﹐精力不集中。有人監督會好一些。”劉鑫說。

  但是這樣帶來的後果是﹐一個人的學習壓力被放大到兩個人身上﹐“大家都很累”。

  “而且老師為了檢驗學習成果﹐會佈置很多線下作業﹐我們的學習節奏經常是線上一整天﹐線下一晚上。以作文為例﹐本來作文只需要800字左右﹐這幾天﹐寫作文需要1500字以上。”劉鑫告訴記者。

  直播平臺也不太穩定﹐有的時候會出現掉線卡頓或者音畫不同步等問題。“我們也問過學校能不能用錄播課資源﹐但是學校認為初二﹑初三正是功課吃緊的時候﹐不能放鬆。畢竟特殊時期﹐我們也理解﹐總會過去的﹐等回到校園﹐一切就會好起來。”劉鑫說。

在雲端﹐學得還好嗎

光明圖片

  線上學習的多種打開方式

  從線下走到線上﹐不少學生和家長表示﹐“節奏更緊張了”。線上事無巨細地安排妥當﹐線下又有作業追趕﹐這個超長寒假有沒有其他的打開方式﹖答案是“有”。

  北京市海澱區一所中學﹐初中二年級語文教師王向東告訴記者﹐他們的線上開學“很輕鬆﹐很有趣”。他把一些課上易忘的知識點錄成3到5分鐘的微課﹐供同學們反復閱讀觀看。還給同學們開了一些線下的“書單”﹐同時﹐給他們一項特殊的作業──故事接龍。“按照學號﹐從1號同學開始﹐假如你是疫情中心的一名醫護人員﹐你會經歷什麼﹑想到什麼﹖每人寫一段故事﹐大家都很積極踴躍﹐故事非常正能量﹐每每讓我濕了眼眶。”王向東說。

  每到下午3點﹐北京市芳草地國際學校小學一年級班主任李老師的手機都是最忙碌的﹐這也是線上開學的一部分內容﹐這一部分叫“聊聊吧”。“這麼久沒有見到我﹐孩子們每一個都像是‘小話嘮’一樣﹐他們很想把所有的心裡話都告訴我。”李老師說﹐“線上開學﹐不能面對面﹐但是每天兩個小時的談心時間﹐我們的心可以更近﹐家長們說﹐每一次聊天之後﹐孩子似乎都更長大了一些。”

  在不少大學﹐線上開學的打開方式更多更豐富。天津工業大學採取翻轉課堂的方式﹐學生在課前先觀看教師的視頻講解﹐自主學習﹐在直播課上﹐大家討論﹑互動﹐老師及時糾正﹐加深理解。而中山大學中文系﹐更是鼓勵學生“在家閱讀與寫作”。“大一同學側重100種文學經典書目閱讀﹐大三大四側重50種理論經典。”中山大學中文系主任彭玉平說。

  在這特殊的日子裡﹐無論是學校﹑教師還是家長﹐目標都是如何讓線上和線下教育配合得更好﹐發揮出更大的力量。“線上教學和線下教學應該各司其職﹐線上教學是碎片化﹑模塊化的﹐可以反復拖拽﹐按需觀看﹐但是無法幫助學生建立完整的思維和邏輯線條。直播的功能應該是組織學生學習﹐讓孩子在線下學得更好。”王向東最後說。

  《光明日報》( 2020年02月25日 14版)

[ 責編﹕張悅鑫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