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點擊瀏覽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按鈕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堅定經濟長期向好的信心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堅定經濟長期向好的信心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20-03-24 05:3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作者﹕高帆(復旦大學經濟學院教授﹐上海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

  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在我國傳播速度最快﹑感染範圍最廣﹑防控難度最大的公共衛生事件。在黨中央堅強領導和科學部署下﹐我國聚集各方面資源全力以赴打好疫情防控阻擊戰﹐目前疫情防控形勢積極向好的態勢正在拓展。就經濟領域而言﹐疫情從發生直至警報完全解除的短期階段﹐會對我國經濟發展產生廣泛和重要的影響﹐但這一衝擊不會改變我國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

  

  短期來看﹐因疫情因素﹐城鄉居民的生活消費受到抑制﹐家庭消費主要圍繞食品等基本需要而展開﹐旅遊業﹑餐飲業﹑娛樂業﹑交通運輸業等產業的營業額出現快速下滑。市場﹑成本﹑預期等因素的相互疊加﹐不可避免地對企業的常規經營活動產生影響﹐密集使用勞動且高度依賴資金周轉的中小企業面臨的挑戰尤為突出。疫情防控期間﹐勞動力的跨城鄉﹑跨地區﹑跨行業流動遇到阻滯﹐會拖累要素配置效率和居民收入水平﹐並通過供應鏈﹑產業鏈等對其他經濟領域產生負面影響。

  然而﹐任何國家的經濟發展都是多種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尤其是長期趨勢性因素﹐它的作用使經濟發展具有自身的內在邏輯﹐理解這個邏輯可以辨析經濟發展的“短期波動”和“基本趨勢”。就此而言﹐新冠肺炎疫情雖然在短期內會對我國經濟產生衝擊﹐但並不會改變我國經濟發展的基本趨勢和長期向好的基本面。這主要是因為﹕改革開放40多年來﹐中國依靠市場化改革和對外開放﹐持續地發展了社會生產力﹐快速地推進了工業化和城市化﹐經濟結構發生轉變﹐已經從一個典型的低收入國家躍升為人口最多的中上等收入國家﹐並成為經濟總量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2019年中國的GDP總量超過99萬億元﹐人均GDP則達到70892元。按照全年人民幣平均匯率計算﹐2019年中國的人均GDP首次超過1萬美元﹐並繼續逼近12375美元這個高收入國家“門檻線”。2019年中國按照每人每年2300元(2010年不變價)計算的農村貧困發生率已下降至0.6%。作為一個地理和人口大國﹐中國正處於從中上等收入國家向高收入國家的衝刺階段﹐這是現階段中國經濟發展的基本方位。改革開放以來實現的“增長的奇跡”﹐深刻地改變了中國的經濟格局﹐並對動員社會資源回應疫情衝擊﹑推動經濟向正常狀態復歸提供了堅實的基礎。

  

  除了上述總量特徵之外﹐中國當前還處在經濟結構加速轉型的特定階段﹐經濟增長的動能正在發生趨勢性變化。

  從需求視角看﹐消費﹑投資﹑淨出口是短期驅動一國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當前﹐我國國內需求對增長的帶動作用在不斷增強。經濟增長越來越依賴于最終消費支出這個“內在穩定器”。在消費領域﹐伴隨著經濟增長和居民收入的持續提高﹐城鄉居民的消費結構和消費方式均發生了深刻轉變。2019年居民恩格爾系數為28.2%﹐其中城鎮和農村分別為27.6%和30.0%﹐表明居民對食品等基礎產品的相對支出在下降﹐而對發展型或享受型資料的相對支出在攀升﹐而且這種消費結構的變化趨勢是穩健的。疫情防控結束後﹐可以預期我國城鄉居民消費會出現恢復性增長﹐甚至是報復性反彈﹐短期內被抑制的消費動能將在後期得到較大的釋放。值得強調的是﹐伴隨著信息化﹑網絡化進程的加快﹐我國居民對線上消費的依賴程度不斷提高﹐這種消費方式特徵不僅在短期會減緩居民消費下滑的程度﹐而且在長期會成為相關企業經營模式轉型的驅動力量。在疫情結束之後﹐消費的網絡化﹑信息化程度很可能會進一步提高﹐進而成為對傳統消費模式的一種替代或補充。

  從供給視角看﹐一國的長期經濟增長取決於兩組因素﹕要素供給以及要素組合效率。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生產要素的類型﹑規模以及結構特徵均發生了深刻變化﹐除土地﹑勞動﹑資本等傳統要素之外﹐知識﹑技術﹑管理﹑數據等也進入到要素行列﹐對我國經濟增長的驅動作用不斷凸顯。就我國的要素供給格局而言﹐土地規模具有相對剛性﹐勞動力面臨著人口增長模式轉變後的供給數量挑戰﹐但要素相對價格的變遷會誘發企業調整要素組合方式﹐降低對土地要素的依賴﹐教育等因素則會促進我國從側重數量的“人力資源優勢”轉向側重內涵的“人力資本優勢”。值得強調的是﹐市場化改革促進了要素的流動性﹐信息化進程﹑基礎設施建設以及區域一體化的加快則降低了要素的交易成本﹐這些都使得我國的各類要素可以在更廣泛的範圍進行再配置。特別是農村勞動力的非農化流轉﹐是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經濟增長的重要推進力量。2019年我國農民工以及外出農民工數量分別為2.91億人和1.74億人﹐在疫情結束之後﹐城鄉間的勞動力流動可望快速復歸到此前大規模﹑廣範圍的狀態。在貫徹落實新發展理念的背景下﹐我國正從要素密集使用的粗放型增長轉向更多依靠創新的集約型增長﹐科技創新被放在推動要素組合效率提高的關鍵位置。依靠要素流動和創新﹐中國正在持續推進產業結構的高級化和知識化﹐產業結構逐步從“微笑曲線”的中間生產環節向兩端的研發﹑營銷環節延伸﹐中國製造+中國創造﹑產業附加值攀升﹑戰略性新興產業增長成為我國產業發展新動向。中國的產業結構在經歷了工業化加速發展階段之後﹐已穩步邁入服務業化的新階段。疫情的衝擊並沒有逆轉我國經濟領域生產要素規模增長﹑組合效率持續改進的內在邏輯﹐經濟增長動力轉換﹑經濟結構轉型昇級的趨勢仍在延續﹐這為中國經濟的持續穩定發展提供了“壓艙石”和“推動器”。

  

  經濟發展的“韌性”在根本上取決於經濟制度對各種外部衝擊的回應能力﹐制度對經濟發展的長期趨勢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經濟發展的績效說到底反映的是微觀主體在特定制度條件下開展經濟活動的效果。作為一個地域廣闊和人口超大規模的國家﹐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取得的舉世矚目的經濟成就﹐根本上來自于在黨的領導下﹐在實踐中形成並不斷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制度﹐成功實現了經濟轉型。40多年來﹐中國逐步深化了對發展的一系列規律性認識﹐形成了一系列契合本土化特徵的經濟制度安排。例如﹕強調推動經濟發展必須堅持黨的領導﹔充分調動各級政府的積極性﹐使企業和居民等微觀主體具有不斷擴展的經濟自主權﹔推動經濟發展必須依賴兩個核心機制﹐即實施經濟體制改革和擴大對外開放﹔推動經濟發展必須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推動經濟發展必須毫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推動經濟發展必須依據發展階段的轉變﹐瞄準經濟領域的主要矛盾﹐實現發展理念﹑發展戰略和政策舉措的動態調整等。

  概括地說﹐中國在經濟實踐中逐步形成了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並存﹐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等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這些制度是中國長時期發展實踐的經驗總結和規律認識﹐疫情這個短期的外部因素不會衝擊或削弱這些經濟制度﹐不會改變和逆轉這些制度對經濟發展的影響機制。在疫情防控的過程中﹐我國會立足於推動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進一步堅持和完善這些經濟制度。例如﹕更為深刻地意識到不平衡不充分發展這個瓶頸因素﹔更為堅定地推進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更為快速地完善針對地方政府的發展績效考核和激勵機制等。這些努力會持續增強經濟制度的合意性﹑針對性和有效性﹐進而為鞏固我國經濟長期向好這個基本趨勢提供堅實的制度基石。

  (本文系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項目〔17ZDA066〕階段性成果)

  《光明日報》( 2020年03月24日 16版)

[ 責編﹕丁玉冰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