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點擊瀏覽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按鈕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面對疫情+昇學壓力 初高三學生宅家如何“雲備考”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面對疫情+昇學壓力 初高三學生宅家如何“雲備考”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20-03-25 05:3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光明日報記者 劉博超

  近日﹐教育部印發通知明確提出﹐在保障安全的情況下﹐優先初高三學生復學。日前﹐江蘇﹑內蒙古﹑江西等多省份相繼宣佈開學日期﹐需要應對昇學的考生看到了返校的希望。在停課不停學的日子裡﹐初高三學生是如何學習的﹐畢業生們的“雲備考”復習進度怎樣﹖

  居家自主學習﹐強調評估反饋

  每天6點多﹐江西南昌心遠中學初三家長凌慧準時起床﹐準備早餐。7點﹐兒子凌宇翔起床後﹐洗漱﹑吃好早餐﹐換上校服﹐來到自家客廳。此時﹐凌慧調好投屏後﹐凌宇翔開始上課。

  “剛聽說要上網課的時候﹐心很虛﹐本來孩子就壓力大﹐又碰上疫情﹐感覺非常無奈。最主要是對網課學習的效果沒有認知﹐孩子的自律能力一般﹐擔心他浪費時間。”為此﹐凌慧專門請了假在家陪伴。在心遠中學﹐初三年級完全按原課表進行﹐各科領銜老師給全年級上直播課﹐原任課老師擔任答疑﹑作業批改的輔助老師﹐採取適應網絡特點的“雙師”教學。

  而在南京師大附中高三年級﹐課堂的組織形式發生了變化。學生只上半天課﹐剩下小半天用於答疑。學校教務部門只排定課表﹐上課內容﹑形式仍由各任課老師決定。“高三學生有一定的自主性和自控力。學習進度因班而異﹐每個人也有自己查漏補缺的需求。最後的時間很寶貴﹐復習本身就需要時間自我消化。空間隔離倒逼我們把時間還給學生自我整理﹑舉一反三﹐而老師要做小專題﹑精細化的輔導。”南師大附中教務處主任楊軍表示﹐目前答疑互動頻繁﹑學生自主性得到較好的調動。

  “教學要形成閉環﹐要有評價反饋﹐而不能祗是單向的直播﹑教授。”南師大附中高三班主任張文理介紹﹐為了能及時評估線上教學的效果﹐高三年級各科每周統一進行兩組練習和一次考試。“從疫情開始﹐我們老師就在試著組合使用線上平臺﹐無論是考試﹑會議﹑直播﹐都要和教學需求結合﹐目前使用了十幾家的平臺。”

  “高三教學肯定要不斷反饋﹐這是線上教學最需要克服的。在十一學校﹐高三學部一直採用問卷星等平臺對線上教學的效果進行的檢測﹐對錯題集中的內容錄製微課講評﹐對個別問題一對一交流。”北京市十一學校思想政治課備課組長楊小斌介紹。

  “雖然形式上不是照搬課堂﹐理念上強調個性化自主學習﹐但每天上課仍然需要有儀式感﹐包括剛上課要開一段視頻﹐要有正式的問候﹐讓同學們感覺到集體的存在。”張文理說。

  復習進度如常﹐模考推遲

  在北京市海澱區﹐高三的復習進度同樣與以往沒有區別﹐針對基礎知識的第一輪復習2月份就已結束﹐3月份轉入第二輪復習。海澱區精選師資﹐採取“空中課堂”的形式為高三考生提供復習資源。楊小斌介紹﹕“復習要跟著高考的時間線進行﹐在沒收到調整通知的情況下﹐所有學校的復習進度都維持不變﹐祗是課堂形態﹑互動方式有所變化。”而在浙江杭州建蘭中學﹐初三年級的進度比以往快了一周﹐為復課預留了一周的時間﹐進行線上內容的鞏固和復習。

  多數學校表示﹐由於本身就是復習課﹐線上的進度不會回爐。楊軍說﹕“線上內容不會重學﹐但預留了一些章節﹐比如數學學科﹐板書演示比較多的內容會放到線下。”“初三雖然進度不變﹐但復學後將對前20%和後20%的學生進行個性化關注。吃不飽的和跟不上的是線上教學最容易被忽視的兩個群體。”南昌心遠中學初三年級組組長羅建鳳說。

  教學進度正常進行﹐但多地模擬考試已經推遲。內蒙古包頭宣佈﹐將原定於3月19日─20日舉行的高三一模考試延後﹐原定於4月23日─4月24日的二模考試是否延後將視一模延後期限確定。在江蘇﹐原定於3月下旬的蘇州一模﹑蘇錫常鎮一模﹑南京鹽城第二次聯考都擬推遲到4月。

  3月17日﹐貴州高三學生復課的第二天就迎來了全省摸底考試。而記者採訪的多所學校的教師也表示﹐地區性的模考對科學評估復習情況具有參考意義﹐一旦復課後﹐將立即啟動。“線上考試難以監考﹑容易出現抄襲作弊﹐對模擬考試的效度產生影響。因此﹐市裡決定把一模推遲到復課後﹐可以有效監測線上復習的效果﹐同時給考生﹑學校提供一個有效的參考。”蘇州十中副校長莊浩說。

  多方合力﹐營造良好心態

  高三學生沈嘉樂的父親沒想到﹐在家學習成了家庭矛盾的激發點。一開始﹐每天向班主任反饋孩子的打卡進度還井井有條﹐可漸漸地﹐他發現孩子有些懶散﹐不上網課的時間也總是抱著手機。“我心裡挺髮毛的﹐雖然不想影響他的情緒﹐還是忍不住會多說幾句。”

  “很多學生在初三﹑高三階段都離開家庭﹐住校的祗有周六周日回家﹐親密距離比較合適。現在受疫情影響不得不長時間在一起﹐孩子本來習以為常的做法就可能引起家長的焦慮不安﹐傳導給學生。也有一些學生對自身有比較高的預期﹐發洩情緒給家長帶來影響。”楊小斌表示﹐對於人生關鍵期的畢業班考生而言﹐家校合力以及心理疏導都非常重要。

  “居家備考就像一個人的長跑﹐看不見同伴怎樣了﹑在做什麼﹐是很恐慌的。所以﹐我們專門開放了線上交流室﹐鼓勵同學們天馬行空地聊一聊﹐形成互相鼓勵的氛圍。”除了給同學們創造交流機會﹐張文理還組織了兩次線上家長會﹐在群裡聽著家長們的吐槽﹐他很有感觸﹕“以前備考過程中﹐家庭和學校分工清晰﹐而疫情居家學習期間﹐家長從學習環境的營造者介入了學習過程。其實﹐家長更多能做的是督促每日的計劃作息﹐讓學生自己合理安排﹐做到忙而不亂就很好。”

  在第三批新高考改革的廣東﹑福建﹑河南﹑江蘇等八省市﹐今年是原模式的最後一年。科目﹑計分方式的不同讓復讀變得困難﹐這也讓一部分考生產生了焦慮情緒。“這種焦慮背後還是‘一考定終身’觀念的影響。”楊軍說﹐當今社會已經很多元﹐成才的方式也很多。高考考察的是整體積累﹐而教師更紮實地推進教學﹐讓學生有信心才是根本。他還表示﹐已經有多所高校與南師大附中聯繫﹐希望提供心理輔導﹑學法輔助﹑專業介紹等幫助。記者瞭解到﹐清華大學﹑北京交通大學等多所高校已通過發公開信﹑提供心理微課等方式為高考考生提供支持。

  做PPT介紹各種口罩的防禦效果﹐討論國內外抗疫的不同思維模式和文化差別﹐就病毒相關知識點出化學題﹐寫一首英文詩歌送給抗疫一線人員﹐把朱熹的《春日》翻譯成英文版進行朗誦﹐感受春回大地的喜悅……在採訪中﹐記者聽到了初高三學生的日常﹐也瞭解到老師給他們佈置的特色作業。畢業班學生的世界裡不光有“刷”不盡的考題﹐還有與世界同溫﹑跳動的脈搏。

  《光明日報》( 2020年03月25日 10版)

[ 責編﹕丁玉冰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