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點擊瀏覽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按鈕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雲上藝術課﹐高雅藝術也能快速“圈粉”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雲上藝術課﹐高雅藝術也能快速“圈粉”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20-03-25 05:3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熱點觀察】

  光明日報記者 韓業庭

  疫情為藝術活動關上了一扇門﹐科技卻為其打開了一扇窗。受疫情影響﹐各地的線下藝術活動已經暫停兩月有餘。與此同時﹐藝術機構紛紛在“雲端”開啟藝術課堂﹐用新的形式把高雅藝術送到人們面前。疫情拉開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卻增加了他們與藝術親密接觸的機會。憑藉在“雲端”的傳播﹐高雅藝術的普及之路出人意料地被大大拓寬了。

雲上藝術課﹐高雅藝術也能快速“圈粉”

  中央芭蕾舞團在線上推出“芭蕾小課堂”。圖片為雲上藝術課視頻截圖

  藝術家變身網絡主播

  已經習慣了劇院舞臺的天津河北梆子劇院青年老生演員陳亭﹐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變身為網絡主播。

  從2月中旬開始﹐天津北方演藝集團和天津市文旅局聯合推出“名家新秀藝術雲課堂”。在這個藝術雲課堂上﹐30余位藝術家通過網絡直播的方式﹐輪流為市民講授藝術知識﹐傳播高雅藝術。

  第一期直播的嘉賓就是陳亭。直播開始前﹐她調亮書房燈光﹐打開手機的攝像頭﹐“既覺得興奮有趣﹐又有些緊張忐忑”。直播中﹐她自說﹑自演﹑自唱﹐在近30分鐘的時間裡﹐向觀眾介紹了河北梆子的藝術特色﹐演唱了王派的兩個經典唱段﹐還列舉了民族唱法和戲曲發聲的不同。

  陳亭發現隔著屏幕跟觀眾交流的感覺很清奇──沒有了現場觀眾的叫好聲是讓人有些不適應﹐可直播間裡飄起的一個個“小紅心”以及時不時出現的“棒棒糖”“啤酒”“穿雲箭”﹐讓她完全能夠隔著屏幕感受到粉絲的熱情。

  把藝術搬到“雲端”的不僅有天津﹐“雲上藝術課”已經成為近期很多城市文化服務的標準動作。

  在北京﹐國家大劇院一方面取消了2月和3月的演出﹐另一方面積極開拓線上舞臺﹐推出了藝術微課堂。在這個課堂上﹐演奏家秦立巍隔屏帶領觀眾走進充滿魅力的大提琴世界﹔昆曲旦角演員周好璐教大家如何欣賞戲曲百花園中的“空谷幽蘭”──昆曲﹔古箏演奏家袁莎揭開了箏樂中的詩情意蘊﹔北京舞蹈學院芭蕾舞老師關於在線講解芭蕾藝術﹐展現芭蕾之美﹔琵琶演奏家吳蠻從“反彈琵琶”講到“十面埋伏”﹐帶領民族樂器愛好者走進琵琶的世界﹔小提琴家呂思清跟琴童們隔屏對話﹐幫他們在音樂之路上調整好心態。

  在上海﹐上海大劇院把五年來的100多次“藝術課堂”的內容剪輯成15到20分鐘的音頻節目推到網上﹐讓此前無法參與藝術課堂現場活動的藝術愛好者可以在線收聽。“藝術課堂”線上課程先後推出“金牌講師”韓斌﹑吳潔﹑王勇的《聲色古典》《音樂的色彩》《古典芭蕾的繽紛世界》《王博士的音樂名城之旅》等系列主題﹐包括音樂﹑舞蹈﹑戲劇﹑歌劇等舞臺藝術板塊﹐為觀眾帶來每天15分鐘的“藝術公開課”。“對話大師”“藝見”等音視頻欄目也先後在線推出﹐講述了藝術大師們的人生故事﹐介紹了文化產業運營的經典案例。

  在雲端遇見新生代

  陳亭的那堂雲上藝術課﹐同時有3000多人在線觀看﹐而平時的線下劇場演出﹐觀眾數量一般祗有這個數字的幾分之一。國家大劇院的“藝術微課堂”也吸引了大量粉絲﹐平均每期有近萬名觀眾觀看﹐留言﹑點讚者不計其數。

雲上藝術課﹐高雅藝術也能快速“圈粉”

  舞蹈老師正在進行“雲端授課”。圖片為雲上藝術課視頻截圖

  在民樂領域﹐中央民族樂團演奏家蔡陽是較早試水網絡傳播的藝術家﹐被媒體稱為“中國專業民樂網絡直播第一人”。大概三年前﹐蔡陽第一次用手機直播自己的二胡演奏﹐直播間裡一下子湧進了24萬人觀看﹐習慣在大劇院表演的她被震撼住了。她曾經算過一筆賬﹐如果都在線下劇場演出﹐一年演100場﹐每場按1000人計算﹐一年的觀眾量無論如何也達不到24萬。

  更為重要的是﹐在雲端平臺上﹐戲曲﹑芭蕾﹑民樂等高雅藝術﹐吸引了大量年輕人的關注﹐培育了各自的藝術土壤。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第43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中國網民以中青年為主﹐截至2018年底﹐10歲到39歲的群體佔網民總數的67.8%。因此﹐高雅藝術“觸網上雲”遇上年輕人成為必然。

  要傳播推廣高雅藝術必須“觸網上雲”已成為藝術家們的共識。可在雲端遇上年輕人是一回事﹐怎麼俘獲他們的心又是另外一回事。因此﹐如何用網絡化的方式和年輕人進行溝通需要不斷探索。

  近兩個多月來﹐很多藝術機構都在進行雲傳播﹐大多數的做法是將線下劇場的演出﹑課程直接搬到網上﹐雖然吸引了不少粉絲﹐但粉絲的規模並未呈爆炸式增長。專家指出﹐照搬線下的做法﹐祗得網絡傳播之形﹐未得網絡傳播之神。網絡傳播的一大特點是互動性﹐沒有互動就沒有共識﹐沒有共識就難產生共鳴。

  最近的雲上藝術課﹐基本都是“我說你聽”。蔡陽之前的“玩法”完全不同於此。在一次網絡直播中﹐有網友發彈幕問﹕“你會用二胡拉《涼涼》嗎﹖”那是當時在年輕人中非常火的電視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主題曲。蔡陽當時真不會﹐但她下來後馬上找譜子學習。不久﹐二胡版《涼涼》推出並迅速走紅。“原來二胡還能這樣玩”“還能點首其他的曲子嗎”﹐粉絲們的評論迅速佔領了直播間。那次的經歷讓蔡陽明白﹐高雅藝術要想吸引年輕人﹐不僅要上網﹐還要創造出適應網絡受眾的表達方式。

  如何“不掉粉”是個難題

  以雲上藝術課為代表的新的傳播方式﹐憑藉有別於傳統舞臺的呈現形式﹐帶來了新鮮感﹐讓很多人對高雅藝術“路轉粉”。可在這個碎片化時代﹐網絡受眾的口味變化無常﹐如果不能持續創造新鮮感來吸引他們﹐最初的新鮮感一消失﹐粉絲很可能因為審美疲勞“粉轉路”“路轉黑”。比如﹐目前在直播行業﹐主播們基本都是“自生自滅”﹐無論多紅的主播﹐走紅周期基本3到5年﹐鮮有人能打破這個怪圈。

雲上藝術課﹐高雅藝術也能快速“圈粉”

  用手機隔屏學習古琴。圖片為雲上藝術課視頻截圖

  於是﹐一個兩難的局面擺在了藝術家眼前。無論是戲曲﹑歌劇﹐還是交響樂﹑芭蕾舞﹐都有各自嚴謹的藝術規範﹐這套規範保證了它們的藝術特點和藝術魅力。而如果想在網絡世界吸引並保持粉絲﹐又不得不迎合他們的口味。保持自身藝術特色與迎合粉絲的審美之間其實存在著矛盾﹐如何拿捏分寸﹐十分考驗藝術家的智慧。在處理二者關係上﹐目前很少有人能“隨心所欲不逾矩”。

  不過﹐這並不意味著藝術家們完全無計可施﹑無事可做。“藝術媒介的變遷一定會讓藝術表現呈現出多種可能。”網紅主播“紅格格”說﹕“我們完全可以從創新藝術呈現形式以及學習如何跟網絡受眾溝通開始做起。”蔡陽第一次個人開直播拉二胡時﹐緊張到不敢看手機屏幕﹐一看就忘曲目﹐甚至不知道該怎麼接粉絲誇獎她的話。“這個時候﹐如果像在舞臺上那樣說‘謝謝觀眾朋友們的欣賞’﹐會讓人有種違和感﹐而一句‘謝謝老鐵們的點亮和關注’則會立刻拉進自己跟粉絲的距離。”“紅格格”這樣跟傳統行業的藝術家普及“觸網”的“入門知識”。

  雲時代的傳播有自己的話語體系和表達方式。業內專家指出﹐要想做好雲端上的藝術傳播﹐藝術家們不僅要會使用相關的設備工具﹐還要用雲時代的思維方式思考﹑用雲時代的話語方式表述。

  《光明日報》( 2020年03月25日 13版)

[ 責編﹕丁玉冰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