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點擊瀏覽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按鈕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對戰疫時刻的即時直擊與藝術再現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對戰疫時刻的即時直擊與藝術再現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20-03-25 05:3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對戰疫時刻的即時直擊與藝術再現

  ──關於報告文學﹑“情景報告”和“時代報告劇”

  【新時代‧新創作‧新文論】

  作者﹕王暉(南京師範大學文學院教授)

  提要

  ●報告文學重在“報告”﹐這是文學藝術應對突發事件的應急式表現﹐也是報告文學的新聞性使然

  ●能否以深邃的思考和新穎的視角引發觀眾共鳴﹐是檢驗抗疫“時代報告劇”成功與否的一個重要標準

  ●“輕騎兵”式的“報告”有其不言而喻的優勢﹐但在疫情結束後經過充分深入思考﹐應有更為深刻的書寫

  當前﹐記錄和反映新冠肺炎疫情進展情況的﹐不僅有傳統的日記﹑詩歌﹑歌曲﹑繪畫等﹐也有基於網絡平臺的短視頻﹑視頻網絡日誌等形式。與虛構形式的文藝作品相比﹐非虛構的文藝形式能夠更加快捷地切近現場﹑表現對象。而在多種非虛構文藝形式的作品裡﹐“報告”成為其中一個顯著的存在。

  “報告”在文學領域主要是指報告文學﹐正如作家茅盾所言﹐“是將生活中發生的某一事件立即報告給讀者大眾。題材是發生的某一事件﹐所以‘報告’有濃厚的新聞性﹔但它跟報章新聞不同﹐因為它必須充分地形象化”。在融媒體時代﹐“報告”的元素溢出報刊之外﹐進入其他領域﹐比如2020年中央廣播電視總臺春晚和元宵節特別節目裡出現的“情景報告”﹐以及各方力量正在籌拍的“時代報告劇”。

   報告文學以“輕騎兵”姿態迅速行動起來

  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過程中﹐萬字以內的短篇報告文學大量出現﹐頗有“輕騎兵”畫風重現的情景。“輕騎兵”是對報告文學美學功能的一種形象概括。20世紀30年代﹐學者周鋼鳴說過﹐報告文學“是迅速反映報道現實的戰鬥性文學﹐是文學的輕騎兵”。將報告文學喻為“輕騎兵”﹐意在強調其制式短小精悍﹑敏銳直擊現實﹑傳播廣泛迅速等特點﹐而這恰似軍事輕騎兵的自由機動﹑靈活英勇。作為“輕騎兵”的報告文學重在“報告”﹐即通過迅速切入現場﹑觀察體驗把握對象﹑搜集整理素材並撰寫成文發表等一系列行動﹐向受眾及時傳播有關事件或人物的真實情況。這是文學藝術應對突發事件的應急式表現﹐也是報告文學的新聞性使然。

  從這些報告文學當中我們可以看到﹐抗擊疫情是題材聚焦的重心。這就是力求全景式﹑多視角生動“報告”全國上下全力以赴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重要事件或熱點人物﹐著重再現醫護人員敬畏生命﹑患者至上的醫者仁心﹐再現社區工作人員﹑志願者﹑援建者等社會各界“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精神境界﹐再現作為堅守者角色的武漢民眾聚力同心﹑共克時艱的美德。

  對各類醫護人員的生動寫實﹐是這個系列報告文學的重要部分。光明日報刊發了作家熊育群創作的人物特寫式作品《守護蒼生》﹐描述的是再次成為“公眾人物”的鐘南山敢醫﹑敢言﹑敢擔當的科學精神和人道良知。另外﹐還有群像式的人物展現。比如﹐人民文學雜誌刊發晉浩天﹑章正的《那些匆匆而過的英雄本來如此平常》﹐記錄了生病初愈重回第一線的趙智剛﹐承受身體極限卻笑稱口罩勒紋為“天使印記”的王雯等。“光明日報武漢一線報道組”創作的《決戰ICU》﹐聚焦“前線中的前線”──奮戰在武漢各大醫院ICU室救助危重症患者的援鄂醫療隊員﹐有自製“三級防護”冒險為患者做插管的周晨亮﹐有“沒日沒夜堅守”的護士謝得力﹐有深入“紅黃綠病區”的一支支精准善戰小分隊。張國雲的《白衣天使在作戰》﹐著力描述浙江援鄂的“男護士團”﹑用“超聲機器人”隔空診療的何強等醫護人員。他們是最美“逆行者”﹐也是新時代最可愛的人。

  社區工作者﹑志願者和援建者﹐也是系列報告文學的重要關注對象。“光明日報武漢一線報道組”創作的《平凡英雄 社區戰“疫”》﹐著重描述恪盡職守﹑為民勞心勞力的武漢社區工作者﹐其中包括有些“膽怯”卻挺身向前的王涯玲﹐組織居民團購的“小葉書記”﹐因渾身“披掛”為患者買藥的藥袋而被刷屏的豐楓﹐面對誤解斥責卻不厭其煩進行解釋與安撫的劉婷﹐及時封閉社區而保持“零感染”紀錄的“網紅”書記潘麗娟等。《那些匆匆而過的英雄本來如此平常》寫了為居民送菜﹑做排查﹑保障後勤的胡華麗和彭彩等人﹐沒有“最硬的鱗甲”﹐卻成為“火線作戰守關人”。還有作家普玄的《他們的名字叫美德》寫了以湯紅秋為代表的武漢美德志願者聯盟成員抱團克難﹑接力助人的故事。他們都是特殊時刻江城的一道溫馨而美麗的風景線。

  抗疫報告文學還描述了作為堅守者的城市平民形象。《那些匆匆而過的英雄本來如此平常》裡的環衛工人﹑快遞小哥﹑“專車”司機等﹐當大多數人被迫宅家時﹐他們卻堅守在街頭﹑在路上。

  在如上三類人物的摹寫之外﹐何建明的《上海抗疫的第一時間》以自己的親眼所見和親身體驗為敘述線索﹐清晰而生動地再現了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上海經驗”。作品由上海發現第一例病毒感染者﹐寫到上海第一時間以大決戰姿勢打出漂亮“組合拳”﹐最終鑄就強力抗擊疫情的“黃浦江防線”﹐成為別具一格的文學報告。

  電視“情景報告”追求儀式化的影像寫真

  2020年中央廣播電視總臺春節聯歡晚會和元宵節特別節目所製作的“情景報告”﹐以儀式化的影像寫真﹐向受眾“報告”全國上下全力戰疫的基本情況。

  春晚的“情景報告”時長5分多鐘﹐是一個臨時編排的節目﹐為春晚節目編排史上所少有。它表明﹐抗擊疫情形勢緊迫﹐央視回應及時。“情景報告”是電視節目直擊現實的“輕騎兵”。這一份為《愛是橋樑》的“報告”﹐由央視主持人白岩松創作﹐並由其聯袂央視主持人康輝﹑水均益﹑賀紅梅﹑海霞﹑歐陽夏丹合力演繹。演繹的形式是有感情的講述﹐而並非是純然的詩歌朗誦。敘說的主旨是以“愛”之名──“隔離病毒﹐但是並不會隔離愛”﹐給身處戰疫一線的人民致敬﹑鼓勁﹑祈福。誠如白岩松在節目所說﹕“我們在這過年﹐你們卻在幫我們過關。一定要記住﹐我們愛你們﹗”

  春晚的“情景報告”屬於臨時“插播”﹐元宵節特別節目裡的“情景報告”則是有備而來。通行數年的元宵文藝晚會模式﹐被以戰疫為主題的“特別節目”取代。《相信》《你的樣子》和《中國阻擊戰》等三個“詩朗誦”構成的系列“情景報告”被推出。“詩朗誦”由白岩松等6位央視新聞主播﹐以及陳道明﹑濮存昕﹑張國立﹑徐帆和張嘉譯等十餘位演員傾情演繹。儘管這是一次觀眾缺席的演出﹐但其節目時長﹑參演人員數量﹑演播廳舞美設計與氣氛營造等﹐都已超過春晚的“情景報告”。三個“詩朗誦”的內容基本圍繞“萬眾一心﹑眾志成城﹑抗擊疫情﹑鼓勵信心﹑為武漢加油﹑打贏阻擊戰”這一特別節目的主題展開﹐再現了黨中央統領全局堅強領導﹑醫護人員全力以赴奉獻犧牲﹑社會各界大愛無疆馳援救助等﹐氣勢宏大﹑悲壯而深情。

  以新聞主持人或演員的講述﹑朗誦﹐加上新聞視頻﹑現場連線等形式﹐是電視“情景報告”的主要構件。“情景”當中的“情”指情感﹐“景”指具有“場”效應的舞臺﹑佈景﹑視頻﹑朗誦者飾演的角色等。情與景一虛一實﹐虛實相生。在“情景”當中﹐主持人﹑演員敘說或朗誦﹐加之大量有關武漢戰疫現場的視頻播放(包括武漢金銀潭醫院ICU醫護救治患者﹑鐘南山乘車進入武漢﹑雷神山與火神山醫院建設工地﹑運送物資的外地車輛﹑閃耀著“武漢加油”字幕的大樓街景等)﹐以及現場視頻連線(問候帶病堅守一線的醫生張定宇﹐安撫父母在一線奮戰的女中學生)﹐營造出濃郁的現場感﹐形成強烈的互文效應﹐彰顯出與一般朗誦節目不一樣的紀實色彩。整個節目有著“儀式化”影像表達的意味﹐是“硬核”話題的溫情表現。

  除了“情景報告”之外﹐首部全面反映抗疫的時代報告劇《在一起》正式宣佈啟動。有報道顯示﹐這部作品將以抗疫期間各行各業真實的原型人物﹑故事為基礎﹐通過藝術加工﹐塑造抗疫一線可歌可泣的平民英雄群像。這部電視劇預計將於今年10月在一線衛視和互聯網平臺同步播出﹐計劃籌拍20集﹐每兩集一個獨立故事﹐每個故事分別由一位編劇和一位導演主創﹐類似電影《我和我的祖國》的結構方式。

  抗疫“報告”重在提振精神﹑繼續向前

  所謂“報告”﹐無論文學還是影像﹐都離不開茅盾所言的“新聞性”和“形象化”兩個基本要素。“新聞性”由時效性﹑現實性和真實性構建﹐其中報社記者和新聞節目主持人等作為創作主體﹐凸顯了“報告”的新聞性。“形象化”則更多地指向藝術化﹐即形象化實現的路徑。抗疫題材報告文學通過文學性手法和修辭﹐電視“情景報告”通過儀式化表演和舞美﹑音樂﹑視頻等綜合性藝術方式﹐“時代報告劇”通過對真人真事的二度創作與改編﹐將具有新聞價值的抗疫事件或重要人物進行藝術再現。

  作品的組織化生產或曰定制式生產﹐是這類“報告”創作的一個突出特點。抗疫報告文學多由中國作協和相關媒體組織作家或記者撰寫﹐“情景報告”和“時代報告劇”由有關部門組織策劃演出﹑拍攝。與組織化生產相匹配的是集束式傳播。比如﹐光明日報在頭版醒目位置發表系列報告文學﹐表現出對“報告”的高度重視﹐這也是內在地首肯這種寫作方式的傳播效應。

  因為題材的特殊性﹐“報告”的情感表達以崇高﹑悲壯﹑自信﹑深情為主。但這種表達在報告文學與“情景報告”那裡並不完全一樣。前者需通過閱讀文字間接獲得與感悟﹐後者則通過視聽語言直接呈現與傳達。

  目前來看﹐文學或影像的“報告”也存在一些遺憾。譬如﹐報告文學受制於時間或篇幅﹐大多局限於現象描述﹐事件呈現碎片化﹐人物描述流于速寫式。電視“情景報告”的“朗誦”大多介于詩﹑散文﹑新聞等話語之間﹐文體的確定性不足。處於創作進程中的“時代報告劇”應當避免“主題先行”。能否以深邃的思考和新穎的視角引發觀眾共鳴﹐是檢驗這類“時代報告劇”成功與否的一個重要標準。

  從某種意義上說﹐此類“報告”要直面和反思災難帶來的傷亡與困苦﹐更要弘揚關愛﹑溫暖﹑良知﹑堅韌﹑樂觀和人性的善與美﹐以“風雨中永恆”的信念﹐提振精神﹐繼續向前。因此﹐抗疫“報告”的文化價值應該表現出慈悲﹑憐憫﹑良知﹑博愛等人類所共有的基本倫理﹐表現出和合意識﹑集體意識﹑凝聚意識等中國傳統的民族精神﹐表現出志願意識﹑科學救援意識﹑生態意識﹑契約意識等當代中國新的精神高度。

  需要指出的是﹐“輕騎兵”式的“報告”固然有其不言而喻的優勢﹐但更為深刻的書寫應該出現在“痛定思痛”之後。比如﹐汶川大地震10周年之際﹐作家阿來寫出的小說《雲中記》引發廣泛而持久的關注。

  每一個冬天的句號﹐都是春暖花開。抗疫“報告”以其文字與影像的強烈衝擊力﹐讓我們對這個極不尋常的冬天感同身受﹑銘刻於心﹐並鼓舞我們從花深似海的春天出發﹐勠力同心﹑砥礪前行。

  《光明日報》( 2020年03月25日 14版)

[ 責編﹕丁玉冰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