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點擊瀏覽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按鈕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我在北京等你》﹕一曲逐夢前行的創業歌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我在北京等你》﹕一曲逐夢前行的創業歌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20-03-25 05:3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作者﹕汪景然(影評人)

  自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除全國上下同心抗疫﹐廣大華人華僑﹑海外同胞亦第一時間通過多種方式﹐展現出情繫家國﹑同根同源的大愛情懷。與此同時﹐一部聚焦當下海外創業族集體“洄游”﹐映照祖國強大感召力﹑向心力的青春勵志大劇《我在北京等你》近日正在熱播﹐並在青年群體中引發了積極反響。

  《我在北京等你》採用了海外線和國內線平行套剪的全新敘事結構﹐以海外長大的華人律師徐天和新銳設計師盛夏為代表的海外遊子從異鄉到故土﹐勇闖海外拼搏逐夢﹐卻初心不改﹑歸國紮根的故事為主線﹐副線則把鏡頭對准以譚錚錚為代表的紮根國內﹑逐夢前行的年輕人。全景展現了“新創業時代”下當代年輕人有愛﹑有夢﹑敢擔當的韌性與格局。實際上﹐海外題材在中國熒幕上並不鮮見﹐甚至可以追溯到上世紀90年代的《北京人在紐約》《上海人在東京》﹐以及後來的《別了﹐溫哥華》《溫州一家人》等﹐但與這些劇集不同的是﹐如果說此前的劇集是對當年“出國熱”的寫實﹐拿過“接力棒”的《我在北京等你》﹐就是講述順應時代發展的“歸國潮”。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各類出國留學人員不斷增多﹐留學後選擇回國發展的人數也在不斷攀升。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在北京等你》緊密結合時代背景﹐選擇以個體命運折射時代全景的創作方式﹐將鏡頭聚焦在多位不同個性的主人公身上﹕始終堅持為平民階層代言的草根律師徐天﹐堅持原創﹑不走職場捷徑的盛夏﹐留守北京為了設計師之夢執著奮鬥的譚錚錚……無論是在異鄉還是在故土﹐儘管他們也曾面對殘酷現實甚至利益和人性的考驗﹐但他們從未忘記初心﹐始終不慫不懼﹐向陽而行。徐天生活捉襟見肘﹐卻免費接下因為偷盜而要被人送去管教所的黑人小孩的案子﹐也能拒絕30萬美金的天價賠償的誘惑﹐只為在法庭上證明自己的能力和尊嚴。盛夏面臨意外官司﹐卻拒絕男友用錢幫她解決問題﹐只想依靠自己的力量﹐做一個獨立的女性。

  異國他鄉對於多數人而言總是帶著神秘的“面紗”﹐祗有親身經歷過的人﹐才能真切明白個中滋味。儘管《我在北京等你》很大部分劇情是發生在遙遠的海外﹐但是觀眾卻沒有疏離感﹐反而為之觸動。懷揣著設計夢想在外立足的盛夏﹐在早年留學的過程中﹐也有祗能點一杯可以無限續杯的可樂來解決一餐的經歷﹔交不起房租﹑買不起西裝的律師徐天﹐也會感慨﹐“很多人年輕的時候呢﹐都覺得自己可以改變世界﹐可是後來才發現﹐自己不光改變不了這個世界﹐反而好好地活著﹐都已經用盡了全力”。心有猛虎﹐細嗅薔薇。儘管他們需要面對現實的重重困難﹐需要為當下的生活奔波勞碌﹐但是他們依舊保持對生活的熱愛和對夢想的堅持。而這﹐也是當代萬千奮鬥青年生動的縮影。

  藉助文化﹑觀念﹑性格等多元差異﹐《我在北京等你》將“中國夢”與“創業型時代”結合在一起﹐將世界與北京結合起來﹐以個體成長軌跡映射國家發展歷程﹐從而以更加青春﹑輕鬆的筆觸﹐書寫海外青年“洄游”筑夢記﹐也為那些在創業路上正遭遇迷茫與挫折的年輕人傳遞了正向價值觀。

  從某種意義上說﹐現實題材影視作品的價值﹐在於它對現實的強烈觀照。回顧近幾年的電視劇市場﹐直面矛盾﹑播撒希望﹑充滿情懷的作品收穫口碑﹐單薄感﹑懸浮化﹑不接地氣的作品則常遭詬病。而《我在北京等你》不是帶著糖色濾鏡的偶像劇﹐而是在青春的輕盈和現實的厚重之間找到平衡﹐打通年輕一代關於夢想﹑事業﹑愛情的話題共鳴﹐從而令更多年輕人在輕鬆追劇時﹐也能夠重新思考和建構自己的價值觀。

  《光明日報》( 2020年03月25日 15版)

[ 責編﹕丁玉冰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