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點擊瀏覽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按鈕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讀懂民辦幼兒園“轉行”自救釋放的信號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讀懂民辦幼兒園“轉行”自救釋放的信號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20-05-15 04:4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作者﹕羅容海(青年學者)

  近日﹐有媒體報道雲南麗江一所民辦幼兒園因停工4個月﹐幼兒園園長開包子鋪自救﹐“現在每天平均能賣70單﹐顧客大多是學生家長”。無獨有偶﹐位於河北保定雄縣的一所民辦幼兒園自5月1日起在幼兒園裡支起攤子賣起了燒烤﹐“當天10張桌子便有7桌被早早預訂了﹐而此後基本上一到夜裡﹐這裡都是爆滿的狀態”﹐半個月不到的時間﹐這家開在幼兒園裡的燒烤店已經成為當地的網紅燒烤基地﹐吸引了不少民辦幼兒園經營者前來學習。

  在當前全國復工復產復學有序推進的背景之下﹐這樣的新聞顯得有些格格不入。但是數據最能揭示真實狀態。據5月12日教育部新聞發佈會的消息﹐截至5月11日﹐全國各地均已啟動返校復學工作﹐學生復學人數10779.2萬﹐復學比例達到39%。而這一億多復學學生裡﹐幼兒園只佔468萬人﹐對比2019年全國學前教育在園幼兒4713.9萬人的總數﹐可知至少直到5月上旬﹐學前教育的復學比例不到10%。

  其中﹐民辦幼兒園狀態更令人擔憂。這種擔憂來自兩大隱患﹐一是經營者無法應對房租和工資壓力﹐導致幼兒園轉讓﹑破產或倒閉﹔二是幼兒園教師無法應對生活壓力﹐辭職轉行從事其他行業。事實上﹐這兩大隱患正在同時上演。根據中國民辦教育協會學前教育專委會4月份的估計﹐全國半數左右的民辦園很難支撐到5月份。而根據“中教研投”在4月下旬對600名幼兒園教師(88.6%為民辦無編制職工)做的另一項調研顯示﹐37.9%的受訪者表示其所在園所有1至3人離職﹐離職人員在4至10人的佔12.4%。所以有人說﹕“最壞的結果是等到幼兒園開學了﹐孩子們都回來了﹐老師卻都不在了。”

  在共同的危機面前﹐民辦園運營者和教師尤其能理解“皮之不存﹐毛將焉附”這句古語。民辦園設計一個可行的集體自救項目﹐帶動運營者和教師共同參與﹑共同摸索﹑共同收穫﹐比起運營者或者教師單槍匹馬自我應對﹐無疑是更自然﹑更有效﹑更多溢出效應的選擇。

  作為個體而言﹐生存權是最基本的人權﹐對於疫情下的民辦園來說也是如此。保定臨時賣燒烤的民辦園園長稱“他們臨時‘轉行’賣燒烤的消息並未向幼兒家長們專門告知﹐怕被別人說是道德綁架”。這種善良和謹慎固然值得珍惜﹐但是出於生存危機而採取的自救﹐祗要不違背法律﹐又有誰能﹑又有誰忍去加以指責呢﹖

  民辦幼兒園從事副業搞生產﹐這是自救﹐也是求救。當為數不少的民辦幼兒園被迫轉行從事“副業”﹐當為數不少的民辦園教師離職辭職﹐遠水解不了近渴的一些政策支持﹑作用有限的一點資金“輸血”﹐恐怕要考慮如何進行昇級﹑優化﹐真正指向解決民辦園收入缺乏﹑無事可干﹑隊伍不穩等切實危機。所以﹐讀懂民辦園自救背後傳遞的信號﹐真正為民辦園設計類似于“以工代賑”性質的政府購買服務﹐在加強規範和監管的前提下開放更多更順的幼兒園自救途徑與渠道﹐這是保住學前教育近10年來蓬勃發展基本成果的必要之舉。如果確因現實原因無法給予更多的幫助﹐至少請別隨意加以指責和阻撓。

  具有風向標意義的北京于5月13日正式公佈﹐北京于6月8日起﹐具備開園條件的幼兒園可陸續開園﹔家長根據自願原則﹐確定幼兒入園需求。祝願全國的民辦園和民辦園教師都能撐到開園的那一天。

  《光明日報》( 2020年05月15日 02版)

[ 責編﹕孫宗鶴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