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點擊瀏覽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按鈕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在產教融合中探索跨界治理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在產教融合中探索跨界治理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20-05-19 04:3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教育探索】

  作者﹕孫衛平(重慶電子工程職業學院黨委書記)﹐聶強(學院黨委副書記﹑校長)

  編者按

  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是我們當前各項重大工作的基本途徑和重要保障。而為更好地打造支撐高質量發展的新引擎﹐國家拉開了產教融合改革大幕﹐現代職業教育首當其沖﹐如何在新時代改革大潮中實現治理能力現代化﹐以達到深化改革﹑內涵發展的戰略目標﹐是當前職業教育的重大反思點﹑探索點﹑實踐點。今天﹐我們刊發此版﹐希望為探索與實踐中的職業教育提供一些新經驗﹑新探索﹑新思考﹐以促進實踐中的改革和進步。

  立足於服務國家戰略發展的迫切需要﹐在產教融合的改革大潮中﹐作為職業教育產教融合的中堅力量﹐職業院校尤其是入選“高水平高職學校和高水平專業群”計劃的學校要在此次改革中找准自己的定位﹐實現跨界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努力由產業跟跑﹑並跑實現領跑。那麼﹐厘清院校內部與外部治理體系﹐激發跨界治理的動力機制﹐是實現全面提昇跨界治理能力與水平的重要路徑。

在產教融合中探索跨界治理

光明圖片

  服務好跨界的外部體系

  從系統論角度講﹐職業院校的外部生態主要是政府﹑行業﹑企業體系﹐是其跨界治理根植的土壤與養分。國家推動建立城市為節點﹑行業為支點﹑企業為重點的改革推進機制﹐職業院校要努力成為節點上的中心點﹑支點上的著力點﹑重點上的關鍵點﹐在教育鏈﹑人才鏈與產業鏈﹑創新鏈有機銜接中扮演不可替代的重要角色。

  國家建設50個左右的產教融合型城市﹐是要構建產教融合改革的“基本盤”﹐解決政策落地的“最後一公里”問題﹐而教育資源集聚和人口產業支撐是遴選產教融合型城市的主要原則。我國很早以前就將高職院校與產業園區同步規劃﹐很多高職院校要麼毗鄰要麼就在園區之中﹐形成了城校互動﹑園校互動格局。這些有區位優勢的職業院校要擠進產教融合型城市的規劃區域﹐一些有鮮明產業特色和研發服務實力的職業院校﹐更要力爭成為產教融合型城市的中心﹐成為產教融合型城市的動力源和創新源。

  行業組織具有強大的資源聚合作用和協調指導功能。國家要在每個試點城市及其所在省域至少選擇3─5個產教融合型行業開展試點﹐推動行業組織﹑產業政策更好融入產教融合改革﹐為地方產業發展提供精准助力。職業院校都是區域辦學特色鮮明﹑行業影響力強的優質學校﹐要充分發揮在中高職院校中的頭雁作用﹐主動對接區域優勢產業和戰略新興產業集群﹐與行業企業結成職業教育集團或產教融合聯盟﹐捆綁式﹑集群式發展。一些職業院校在同類院校中的引領示範優勢﹐在產業貢獻度方面的突出優勢﹐必然會成為產教融合型行業優先選擇的最佳合作夥伴﹐從而成為改革支點上的著力點。

  企業是此輪改革的重點和關鍵。國家要以每個試點城市為載體培育100家左右產教融合型企業﹐全國將培育5000家以上企業。近年來﹐社會越發認識到產教融合﹑校企合作為職業教育發展必由之路的重要性﹐也切實在政府﹑企業和院校層面得以落地生根。職業院校要深化合作質量和水平﹐校企合作要更加聚焦﹑更加深入﹐重點與大型企業(集團)形成戰略合作夥伴和命運共同體﹐強強聯合﹑優勢互補﹐真正實現人才﹑智力﹑技術﹑資本﹑管理等資源要素的聚集整合。職業院校特別要發揮自身人才﹑智力和創新優勢﹐支撐企業競爭力提昇和轉型昇級﹐從而成為產教融合改革重點上的關鍵點。

  搭建對應跨界的內部體系

  產教融合改革的深入推進﹐必然倒逼學校內部治理體系的變革。在校院(系)兩級管理架構中﹐院系的設置成為改革的關鍵所在。從系統論講﹐基於產教跨界的內部治理體系無非有兩種﹕一元主體院系結構和二元主體院系結構。一元主體就是指二級院系的參與方是一元的﹐多元主體就是指參與方是多元的。無論哪種結構﹐職業院校都要對接產業優化治理。

  如果選擇一元主體院系結構﹐職業院校要瞄準區域重點產業和支柱產業需求﹐打破傳統思維﹑傳統專業﹑傳統模式﹐在專業群重構的基礎上﹐按照“以群建院”的思路﹐重新佈局學校院系設置。祗有在跨界理念下圍繞產業需求設立的二級院系﹐才能更好地保證專業群的資源聚集優勢﹐才能更好地形成鮮明特色引領改革發展。

  多元主體院系結構的參與形式是多樣的﹐有相互需求型﹑效益分享型﹑產權介入型等﹐目前很多高職院校依托企業共建的產業學院都屬於前面兩種﹐“企業味”還不夠濃烈。職業院校要力爭在產權介入型產業學院方面尋求突破﹐先行先試﹐把企業資本﹑技術﹑設備﹑管理﹑文化等要素直接植入學校教育中﹐打造名副其實的命運共同體。同時﹐還要探索基於多方參與的董事會治理模式﹐形成可推廣可複製的跨界治理經驗。

  啟動跨界有效的動力機制

  職業院校跨界治理能力的提昇﹐依賴于外部體系的動力助推和內部體系的活力激發﹐更大程度上取決於如何憑藉內生動力在此輪改革中“遊刃有餘”﹐進而真正成為改革節點上的中心點﹑支點上的著力點和重點上的關鍵點。

  城市試點是此輪產教融合改革的基礎節點﹐就是要政府運用資源調控機制﹑政策激勵機制以及准入監管機制﹐把市域內優質的教育資源﹑行業資源﹑企業資源整合起來﹐給予“金融+財政+土地+信用”的組合式激勵﹐確保產教融合改革試點落地落實。行業組織則要建立靈活有效的協調指導機制﹐推動產教融合在特定領域集聚發展﹐更好落實教育﹑人才和產業政策組合疊加。企業試點是改革的核心重點﹐同時企業也是產教融合微觀層面的校企利益攸關方﹐要合理構建成本分攤機制﹑利益共享機制和產權收益機制﹐積極發揮重要主體作用。

  職業院校跨界治理的內生動力﹐主要來源於動態調整機制和權責下移機制。動態調整機制彰顯的是職業教育的變化屬性。職業院校要主動聚焦高端產業和產業高端﹐圍繞區域產業結構優化昇級﹐動態調整專業群佈局﹐在適當的時候跟進調整二級院系設置﹐重組專業群資源匹配產業發展﹐這是立于市場不敗之地的法寶。同時﹐還要大膽探索基於產權介入的產業學院董事會治理機制﹐把二級院系(產業學院)的權力給足給夠﹐更好地支撐其改革創新和實現根本性突破。

  職業院校必須攜手企業﹑行業﹑研發﹑園區﹑政府等各類主體﹐整合多方資源﹐依托校企聯盟和產業學院﹐構建起“職教集團-校企聯盟-產業學院”三位一體的產教融合體系﹐創新“相互需求﹑產權介入﹑要素融入﹑效益分享”的產教融合機制﹐才能在職業院校跨界治理方面取得積極而有效的探索實績。

  《光明日報》( 2020年05月19日 15版)

[ 責編﹕田媛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