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點擊瀏覽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按鈕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擺脫貧困 走向幸福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擺脫貧困 走向幸福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20-05-22 06:0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決勝全面小康 決戰脫貧攻堅

擺脫貧困 走向幸福

光明日報記者 王建宏 張文攀 張勇 李宏

  文為心聲。前不久﹐全國人大代表﹑農民“拇指作家”馬慧娟的新書《走出黑眼灣》出版。這個以種地為生的地道農民﹐用親歷者的筆觸﹐講述了她和鄉親們搬離寧夏涇源縣黑眼灣﹐從深山溝移民至靠近黃河的吳忠市紅寺堡﹐並逐漸走上小康之路的真實故事。

  她在書中寫道﹕“我的變化﹐是國家改革開放和脫貧攻堅工作的一個縮影﹔我的故事﹐是對我們國家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國家大政方針正確性的最好詮釋。”這是馬慧娟的心聲﹐也是每一位擺脫貧困﹑走向幸福的脫貧群眾的心聲﹗

  黨的十八大以來﹐脫貧攻堅的力度前所未有﹐從黃土高坡到雲貴高原﹐從大涼山區到六盤山麓﹐每一個山村的變遷﹐每一個人的故事﹐匯集成中國反貧困鬥爭偉大決戰的時代畫卷。

擺脫貧困 走向幸福

2019年9月1日﹐雲南貢山縣獨龍江鄉中心學校舉行開學典禮。新華社發

擺脫貧困 走向幸福

四川省涼山昭覺縣阿土列爾村的貧困戶帶著傢什﹐準備搬新家。新華社發

擺脫貧困 走向幸福

寧夏閩寧鎮富貴蘭(寧夏)實業有限公司內﹐工人在對成品進行包裝。新華社發

擺脫貧困 走向幸福

航拍雲南貢山獨龍族怒族自治縣獨龍江鄉。新華社發

  “搬”出來的幸福

  中國有成千上萬座山脈﹐大山裡的褶皺中有無數的小山村﹐物理阻隔制約了經濟社會發展﹐也阻礙了山裡人夢想的延伸。

  “對居住在自然條件特別惡劣地區的群眾加大易地扶貧搬遷力度”“加大易地扶貧搬遷後續扶持力度”……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對易地扶貧搬遷作出明確指示。

  5月13日﹐“懸崖村”阿土列爾村的84戶貧困戶告別懸崖爬梯﹐搬進新居。短短幾年裡﹐這個位於四川涼山昭覺縣支爾莫鄉的村莊﹐經歷了藤梯變鋼梯﹐下鋼梯﹑上樓梯的歷史性巨變。

  “有水路走水路﹐沒有水路走旱路﹐水旱不通另尋出路。”因為路﹐馬慧娟的人生在20歲時被分割成了兩半﹐前20年屬於黑眼灣﹐後20年屬於紅寺堡。馬慧娟說﹕“黑眼灣是生我養我的地方﹐我的童年﹑少年時代都在那裡度過。移民搬遷給了我離開黑眼灣的機會﹐我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就離開了。”

  馬慧娟所說的“移民搬遷”﹐是寧夏自20世紀80年代起陸續實施的脫貧舉措﹐至今已陸續搬遷移民上百萬人。

  近年來﹐紅寺堡區大力實施精准扶貧﹐40個貧困村全部脫貧出列﹐綜合貧困發生率從2014年的33.46%下降到0.76%。和馬慧娟一樣﹐有23萬名來自南部山區的鄉親們在此落戶安家﹑脫貧致富。

  鄉親們都感慨﹕“再也不用翻山﹑踩稀泥了﹐後悔搬得有點遲了﹗”

  最後一個搬離黑眼灣的老人﹐是80歲的咸金寶﹐他原本堅持留在黑眼灣﹐搬出來才發現山外還有更好的天地。

  搬來的地方“沙丘起高樓”﹐搬出的地方生態得到封育恢復。去年暑假﹐馬慧娟帶著女兒回了趟黑眼灣﹐整個山村叢林茂密﹐綠意正濃。

  “懸崖村”﹑黑眼灣……在中國﹐“移”出新生的村莊還有很多。截至今年3月底﹐全國已累計建成易地扶貧搬遷安置住房266萬餘套﹐947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實現搬遷入住﹐他們將在另外一方水土﹐實現脫貧致富的夢想。

  “干”出來的幸福

  在雲南省貢山縣獨龍江鄉﹐幹部群眾依然眉飛色舞地談起去年那個特殊的日子──2019年4月10日﹐習近平總書記給大家回信﹐祝賀獨龍族實現整族脫貧。

  在信裡﹐總書記說﹕“讓各族群眾都過上好日子﹐是我一直以來的心願﹐也是我們共同奮鬥的目標。新中國成立後﹐獨龍族告別了刀耕火種的原始生活。進入新時代﹐獨龍族擺脫了長期存在的貧困狀況。這生動說明﹐有黨的堅強領導﹐有廣大人民群眾的團結奮鬥﹐人民追求幸福生活的夢想一定能夠實現。”

  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一個民族都不能少。

  5月17日中午﹐雲南省騰沖市清水鄉三家村中寨司莫拉佤族村佤族村民李發順家的四合院內﹐遊客絡繹不絕。

  李發順家裡瀰漫著一股清香﹐他和家人正在把蒸熟的米飯打成粉色的米麵﹐然後做成一個個圓餅狀的大米粑粑﹐吃起來香糯可口﹐遊客們讚不絕口﹐紛紛購買。

  “司莫拉”在佤語中意為“幸福的地方”。但在過去很長時間﹐這裡曾“看寨不是寨﹐茅草壘成堆﹔夏恐屋漏雨﹐冬怕冷風吹”。

  近年來﹐當地著力打造佤族文化特色旅遊村﹐實施一系列硬化道路﹑保障飲水﹑美化村容工程。通過真抓實幹﹐“泥水路”變“硬化路”﹐“籬笆房”變“安居房”﹐“貧窮小山村”變成國家3A級景區。

  1月19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李發順家﹐在院子裡同他們一家製作大米粑粑﹐鼓勵佤族鄉親們大力推進鄉村振興﹐讓幸福的佤族村更加幸福。李發順深受鼓舞﹐往年祗是過年過節才做粑粑﹐今年開始天天做。4月底以來﹐隨著疫情防控形勢好轉﹐來李發順家參觀的遊客越來越多。李發順高興地說﹕“我還要繼續干﹐爭取開一個農家樂﹐把日子越過越紅火﹗”

  “拼”出來的幸福

  農村是脫貧攻堅的主戰場﹑主陣地﹐農村黨員的戰鬥力在脫貧攻堅戰中被激活。

  2019年4月15日下午﹐習近平總書記來到重慶石柱土家族自治縣中益鄉華溪村﹐沿著青石板小路察看村容村貌﹑自然環境和產業發展情況﹐走進了老黨員馬培清家整潔的小院。

  一年過去了﹐馬培清家以前的廚房已改裝成“華溪村主題郵局”超市﹐琳琅滿目的土特產擺滿了貨架﹐屋旁的獨立廁所由一間擴建為兩間。

  去年9月30日﹐在馬培清家院子旁邊﹐印有“初心”二字的主題廣場上﹐她親手為小兒子陳朋佩戴上黨徽﹐家裡又多了一名共產黨員。

  “父親是一名黨員﹐我也是一名黨員﹐沒想到在有生之年還能見證兒子加入中國共產黨。”馬培清說﹐“現在我家三代黨員﹐讓我感到十分自豪。希望兒子以後能夠時刻嚴格要求自己﹐履行好黨員的義務。”

  寧夏閩寧鎮﹐這個當年由習近平同志親自命名的扶貧移民區﹐已由“干沙灘”變成“金沙灘”。5月16日﹐原隆村村民﹑老黨員海國寶的院子裡﹐杏樹上青杏擠滿了枝頭。

  堂屋正中﹐一幅照片上﹐全家人洋溢著幸福的微笑﹐圍坐在習近平總書記周圍──這是2016年7月19日的一個瞬間。

  “總書記的一番話﹐給我們移民群眾很大的精神鼓勵。大家都琢磨著怎樣幹才能將收入再提擋﹑日子再變個樣。”海國寶說。兩個兒子海福貴和海福財都是有著十幾年黨齡的共產黨員﹐父子三人立即開起黨員會。大家一致認為﹕“作為黨員﹐要努力奮鬥﹐拼出個樣子來。”

  海福貴通過政府組織的技能培訓考取了執照﹐在附近的立蘭酒莊開大型拖拉機﹐施肥﹑展藤﹑拉運葡萄﹐月工資超過6000元。二兒子海福財帶了幾個鄉親在固原市西吉縣搞綠化﹐一年下來能掙個十來萬元。

  過去在老家種旱地﹐種子撒進去﹐靠著牆根等下雨。如今村民的日子有了奔頭﹐全身都鉚著勁兒。凌晨五六點﹐原隆村廣場上自髮形成的勞務市場就聚滿了人﹐周邊的酒莊和企業派出大巴﹑中巴﹐將務工的村民拉往葡萄地和企業車間。

  海國寶堂屋那張照片上﹐那個一臉腼腆的大孫子海健﹐個頭躥到了1.82米﹐已從小學生變成小夥子﹐成績排在初三年級前列。

  “有這麼好的學習條件﹐我們一定不負時光﹐學好本領﹐將來報效祖國﹗”海健的心聲﹐代表著未來。

  【代表委員講述】

  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一師13團11連職工尤良英代表﹕

  網上帶貨幫助群眾致富

  “要讓陽光充分照射到果樹中間﹐讓棗樹更好地進行光合作用﹐提昇紅棗的口感。”這是近幾天我和大家說得最多的一句話。

  前些天參加一場網上帶貨直播時﹐一位網友問我﹕“你能保證棗樹種植過程都是綠色的嗎﹖”這讓我更堅定了信念﹕必須堅持綠色種植的道路﹐讓我們銷售的每一顆紅棗都成為讓消費者放心的“尤棗”。

  為了幫助更多群眾走上富裕之路﹐2016年我牽頭成立了阿拉爾邊疆紅果品農民專業合作社﹐並註冊了“尤良英”品牌﹐種植推廣有機紅棗。

  我所在的阿克蘇地區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一師已經在去年底摘掉了貧困的帽子﹐現在要特別注重防止返貧。而防止返貧﹐必須要將工作做得更實更細﹐不斷鞏固和提昇脫貧成果。

  我們合作社裡吸納了來自和田地區的300多名務工人員。一人務工不僅保障了一個家庭的脫貧﹐更重要的是﹐貧困人員通過外出務工轉變了觀念﹑學到了技術﹐不僅提昇了自己的脫貧能力﹐還對周邊的貧困戶形成了帶動效應。

  好鋼要用在刀刃上﹐幫扶要幫到心坎裡﹐我們要用好國家的扶貧政策﹑資金等各項支持﹐瞄準深度貧困地區精准發力。比如﹐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出臺扶貧小額信貸政策﹐意在幫助貧困戶發展產業﹐脫貧增收。如果資金發放和使用不夠精准﹐就不能發揮應有的效益。因此﹐脫貧攻堅要把住“精准”脈搏﹐立足貧困戶的脫貧實際﹐為其量身定製脫貧方案﹐努力做到精准扶貧精准脫貧。

  我認為﹐打贏脫貧攻堅戰﹐目標在打贏﹐核心在精准﹐最關鍵的是將扶貧與扶志扶智相結合﹐轉變貧困戶思想﹐依靠激發貧困戶的內生動力實現穩定脫貧。貧困戶有了“造血”能力﹐再為他們提供好的平臺﹐持續穩定脫貧就不是問題。

  (光明日報記者王瑟採訪整理)

  【代表委員講述】

  廣西百色市田陽區那滿鎮新立村黨總支書記羅朝陽代表﹕

  更好的日子還在後頭

  一晃十年過去了﹐2010年5月10日在我腦海裡卻越來越清晰。那一天﹐習近平同志踏著泥濘的小路走進我們村。

  那時候﹐新立村人均年收入才2000多元﹐是十里八鄉出了名的“窮窩窩”﹐村民們辛辛苦苦一年到頭也祗是勉強糊口而已。

  新立村分為山區片區和河谷片區。河谷片區土地相對肥沃﹐交通便利﹐群眾增收較快。但在山區片區﹐有上千名群眾蝸居在深山石縫裡﹐生活十分艱難。

  祖輩世世代代的苦日子證明﹐這裡“一方水土養不好一方人”。要致富﹐就要走出大山。2013年﹐田陽實施生態移民工程。作為村支書﹐我與村“兩委”和村民代表商議﹐抓住這個機遇﹐引導山區群眾搬遷到河谷片區﹐走出一條“整村搬遷﹐集中安置﹔政府獎補﹐群眾為主”的生態移民新路子。

  搬出來後如何留得住﹑能致富﹖我們因地制宜﹐鼓勵群眾發展香蕉﹑芒果﹑蔬菜等產業﹐引進6家農業公司流轉全村70%的耕地﹐建起現代化農業基地﹐群眾既可以自己發展種植﹐也可以到基地打工領取工資﹐生活少了後顧之憂。

  2013年﹐我當選全國人大代表。2015年全國兩會期間﹐習近平總書記參加廣西代表團審議。我興奮地匯報了村裡的變化。總書記聽了很高興﹐他說﹐希望下一個5年﹐你們村和整個百色地區能夠同全國一起實現全面小康。

  這些年來﹐我深入群眾聽民聲﹑聽意見﹐提交多項事關百姓民生的建議。

  幾年前﹐我提交的對地處地質災害群帶和生產生活條件極惡劣的石山區村屯實施易地扶貧搬遷到丘陵地帶的建議得到採納﹐新立村新建的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徹底改變了大石山區群眾的生活。

  得益於黨的扶貧好政策﹐全體村民苦幹加實幹﹐新立村面貌日新月異﹐貧困發生率從2015年的10.78%下降到2019年的0.17%﹐全村人均純收入突破1萬元。當前﹐新立村還有4戶未脫貧﹐有的脫貧戶脫貧成果還有待進一步夯實。面對疫情影響﹐我們按照倒計時節奏推進脫貧攻堅﹐各個擊破﹐步步為營﹐久久為功﹐確保同步小康路上一個也不少。

  脫貧祗是第一步﹐更好的日子還在後頭呢。我將時刻牢記自己肩負著一份沉甸甸的責任﹐盡力做好百姓的貼心人。

  (光明日報記者周仕興採訪整理)

  《光明日報》( 2020年05月22日 08版)

[ 責編﹕王宏澤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