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點擊瀏覽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按鈕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迎接以人民為中心的權利法典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迎接以人民為中心的權利法典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20-05-23 06:1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迎接以人民為中心的權利法典

──寫在民法典草案提交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審議之際

光明日報記者 劉華東

  5月22日﹐首都北京﹐人民大會堂。

  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開幕會現場﹐審議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提請審議《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草案)》的議案。

  婚姻﹑住房﹑隱私﹑繼承……民法標注著每一個人從出生到死亡的每一項權利。如今﹐這部“民事權利的宣言書”﹐正緩緩向14億中國人民翻啟書頁。中國人孜孜以求的“民法典夢”﹐已然咫尺可見。

  黑龍江龍電律師事務所主任李亞蘭代表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作為全國人大代表﹐我們有幸對這部彰顯時代特色的民法典草案進行審議表決﹐我們一定不負時代﹑不負人民。”

迎接以人民為中心的權利法典

  5月22日﹐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開幕﹐代表在認真聽會。   新華社發

  五次啟動﹐幾代人念茲在茲的“民法典夢”

  我國自古以來就有成文法的傳統。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人的“民法典夢”一刻不曾斷絕。從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組成專班起草民法典算起﹐我國于1954年﹑1962年﹑1979年﹑2001年先後4次啟動民法典起草工作﹐但都因立法條件還不具備而被擱置。幾十年來﹐制定一部中國人自己的民法典﹐一直佔據著立法工作者﹑法學家們心願清單的“C位”。

  20世紀80年代﹐我國經濟體制改革快馬加鞭﹐人民生活日新月異﹐社會變革之快使制定一部體系完整的民法典存在現實困難。因此﹐立法機關採取“改批發為零售”“成熟一個通過一個”的工作思路﹐即首先制定一批社會生活急需的民事單行法﹐待時機成熟﹐再考慮制定民法典。談到這段歷史﹐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原副主任張春生表示﹕“這是一個有創意的方案。它既繞開了制定民法典這座當時難以攀登的大山﹐又補上了一個個單行法的漏洞﹐解決了一個兩難問題。”作為當年民法通則起草工作的親歷者﹐中國政法大學終身教授江平也說﹐如果不是採用“零售”這種經驗主義的辦法﹐恐怕到今天民法典仍然會是一張白紙。

  社會在進步﹐實踐在發展﹐黨的十八大以來﹐制定民法典的條件日漸成熟。時間回溯到2014年10月﹐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明確提出編纂民法典的立法任務。2015年﹐第5次民法典編纂工作正式啟動。5年來﹐立法工作循序漸進﹐有條不紊。

  這本擺放在全國人大代表面前的民法典草案﹐曾讓多少法學家魂牽夢縈﹐又使幾代人為之鞠躬盡瘁。七編﹐1260條﹐厚厚的民法典草案﹐凝結了無數心血與期盼。北京大學教授魏振瀛進入重症監護室後﹐說話已非常困難﹐一張口﹐談的還是民法典。被稱為新中國民法理論奠基人的中國人民大學教授佟柔﹐去世前一天還心心念念地說﹐中國未來一定要大力發展商品經濟﹐民法的健全是法制建設的最重要內容……

  代表中有不少人曾參與2017年民法總則的審議與表決。翻開民法典草案﹐不知他們是否回憶起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副主任張榮順說過的那句話──“我們中國人想幹成的事﹐一代一代人最終要做成它”。

  數易其稿﹐字斟句酌裡的民生情懷

  2019年11月28日晚6點﹐北風蕭瑟﹐暮色四合。會議室的門一打開﹐裡面激烈的辯論聲隨悶熱的空氣一起躥了出來。

  “限制民事行為能力的主體﹐難道就不應該對自己的極端行為負責嗎﹖”“物業哪有足夠的人力物力財力對小區進行無死角監管﹐高空拋墜物應該多通過科技手段進行預防。”“如今手機App註冊﹐大量的合同條文理解難﹑看不懂﹐冷不丁就有個霸王條款﹐普通老百姓可沒有法律顧問。”……在北京的一處會議中心﹐參加民法典草案討論的專家學者和立法工作者們收拾東西穿上大衣﹐三三兩兩走出會議室﹐繼續著持續了一天的討論。

  自民法典各分編草案提交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以來﹐立法工作者﹑頂級專家學者濟濟一堂的“神仙打架”﹐記者已見過多次。恩格斯說﹐民法的準則祗是以法律的形式表現了社會的經濟生活條件。民法所調整的財產關係和人身關係﹐涉及每一個人﹑每一個團體﹑每一個國家機關。民法典草案的一章一節﹐規範著社會行為的方方面面﹔一款一項﹐關係著工作生活的時時刻刻﹔一字一句﹐呵護著群眾權利的點點滴滴。起草這部洋洋灑灑十萬餘字的法典﹐少不了“錙銖必較”﹐少不了“劍拔弩張”。

  “到目前為止﹐民法典是我國條文數最多的一部法律﹐也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唯一一部以法典命名的法律。作為一個立法工作人員﹐能有機會參與民法典編纂﹐是一個極大的榮幸﹑一個極大的動力﹐但也是極大的考驗﹑極大的壓力。”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民法室副主任石宏說。

  編纂難﹐難在哪兒﹖“難就難在民法典對中國社會﹑中國老百姓來講太重要了﹐民法典要滿足各方面的需求﹑要解決民事領域的各種新情況新問題。”石宏說﹐所以要緊緊圍繞科學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來解決立法工作中的難題。

  “設置離婚冷靜期會不會侵犯婚姻自由﹖”“人格權獨立成編到底合不合適﹖”“高空拋物共同補償是‘連坐’嗎﹖”……自2018年8月民法典各分編草案提請審議以來﹐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數次公佈各分編及民法典草案﹐累計收到42.5萬人提出的102萬條意見建議﹐社會對草案的討論亦如火如荼。隨著立法工作的不斷深入﹐這些爭論都得到了圓滿的答案。

  暴力傷醫﹑基因編輯﹑網絡侵權﹑虛擬財產保護……科技的迅猛發展﹑社會生活的複雜度攀升﹐為法律制定工作增加了難度。居住權﹑侵權自助﹑完善精神損害補償制度……面對新現實﹑新矛盾﹐民法典草案也在不斷與時俱進更新制度設計﹐以立法手段觀照社會發展。

  新時代﹐人民群眾對立法的期盼﹐已經不是有沒有﹐而是好不好﹑管用不管用﹑能不能解決實際問題。對於這部民法典草案﹐參加審議的多位代表都充滿了信心。李亞蘭代表直言﹐每個人的生活都將因這部法典的誕生而改變。

  盛世修典﹐即將到來的民法典時代

  民法典﹐被稱為“社會生活的百科全書”。法國思想家孟德斯鳩說﹐在民法慈母般的眼裡﹐每一個人就是整個國家。

  “為什麼這麼講﹖老百姓生老病死﹑衣食住行都與民法密切相關。市場主體設立﹑變更﹑終止的規則也主要由民法典規定。”石宏說﹐這也是為什麼老百姓這麼關注民法典編纂工作的原因。

  對於我國來說﹐一本10萬餘字﹐具有中國特色﹑體現時代特點﹑反映人民意願的皇皇巨典﹐其意義遠不止于社會生活。在法學家眼中﹐國家的性質﹑社會的特質決定了民事主體之間的人身關係和財產關係﹐而正確價值觀指導的民事生活同樣也在塑造著國家﹑塑造著社會。“如果看不到民法依據其科學性規則為國家治理所擔負的基本職責﹐就無法準確地看待民事權利﹐無法準確地運用民法規制﹐更無法建立既符合市場經濟體制要求﹐也符合人民基本權利保護要求的法律體系。”全國人大憲法和法律委員會委員﹑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孫憲忠代表表示﹐民法典編纂完成後﹐我國涉及國家治理的法律體系將會出現嶄新的面貌﹐國家也會因此而治理得更加順暢。

  民法典是以保護民事主體的權利為主線來構建的。21世紀的民法典要回應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對保護人民人身權﹑財產權﹑人格權的系統規範﹐正體現出我們的民法典是以人民為中心的人民權利法典。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民法室相關負責人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如此回答。

  “民法典將明確市場和社會﹑政府和社會﹑政府和市場之間的關係﹐為政府行為和市場主體劃清邊界﹐有利於更好保護市場權益﹐防止公權力對市場主體的不當影響。”石宏表示﹐民法典將為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提供基礎性的法律規範。

  “隨著社會的發展﹐隨著改革進入到深水區﹐社會矛盾和糾紛也越來越複雜﹐要化解這些糾紛和矛盾﹐必須要有明確的法律依據。”石宏進一步解釋﹐“不論是財產關係﹑婚姻家庭﹐還是繼承關係的糾紛﹐基本法律依據都在民法典裡﹐這些規則不僅為化解社會矛盾﹑解決社會糾紛提供了法律依據﹐也為推進國家治理﹑社會治理﹑基層治理提供了法律依據。”

  幾年來﹐記者與全國人民共同見證了民法典起草“兩步走”的點點滴滴﹐唏噓于立法工作背後的日日夜夜。如今﹐這部法典草案按照既定計劃﹐提交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審議﹐隨著立法進程的不斷推進﹐中國第一部民法典呼之欲出。

  迎接即將到來的民法典﹐你準備好了嗎﹖

  《光明日報》( 2020年05月23日 10版)

[ 責編﹕王宏澤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