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點擊瀏覽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按鈕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以更大決心﹑更強力度推進脫貧攻堅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以更大決心﹑更強力度推進脫貧攻堅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20-05-25 04:3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以更大決心﹑更強力度推進脫貧攻堅

在湖南省寧鄉市灰湯鎮灰湯村﹐“青年海歸”張芹在直播平臺上推銷土雞蛋。新華社發

以更大決心﹑更強力度推進脫貧攻堅

  工人在安徽省潛山市欣興鑫舒席專業合作社對編織完成的舒席進行修整。當地積極探索“非遺+合作社+農戶”的模式﹐推進舒席產業振興﹐設立40多個就業扶貧車間。新華社發

以更大決心﹑更強力度推進脫貧攻堅

  河北省石家莊市讚皇縣在實施精准扶貧過程中﹐積極調整農業產業結構﹐引導櫻桃種植發展。圖為遊客在讚皇縣鮑家灘村採摘櫻桃。新華社發

  廣西壯族自治區百色市市長周異決代表﹕

  打好深度極度貧困殲滅戰

  光明日報記者 周仕興

  “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脫貧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必須完成的硬任務﹐要堅持現行脫貧標準﹐強化扶貧舉措落實﹐確保剩餘貧困人口全部脫貧﹐健全和執行好返貧人口監測幫扶機制﹐鞏固脫貧成果。我們要堅決貫徹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確保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百色革命老區決不能在全面小康的路上掉隊﹗”廣西壯族自治區百色市委副書記﹑市長周異決代表說﹐今年百色將要確保實現170個貧困村出列﹑3.78萬貧困人口脫貧﹐剩餘的那坡﹑隆林﹑樂業3個深度極度貧困縣摘帽﹐百色將集中力量打好深度極度貧困殲滅戰。

以更大決心﹑更強力度推進脫貧攻堅

廣西南丹縣“千家瑤寨‧萬戶瑤鄉”八圩社區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新華社發

  周異決代表介紹﹐樂業﹑那坡﹑隆林3個縣還有一些新建或改擴建學校﹑醫療衛生項目﹑住房安全保障項目﹑飲水安全保障項目尚未竣工﹐全市還有336名失學輟學學生未勸返。各縣(市﹑區)還普遍存在扶貧資金支出進度較慢﹑易地扶貧搬遷後續扶持和管理有待進一步加強等問題﹐加上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加大了脫貧攻堅工作的壓力。

  “針對上述情況﹐百色全面實施掛牌作戰。”周異決代表說﹐市四大班子主要領導對3個未脫貧摘帽縣和剩餘貧困人口超過5000人的靖西市實施掛牌作戰﹔10位市領導對貧困發生率在10%至30%的10個貧困村實施掛牌作戰。特別是針對疫情影響﹐百色建立了“周調度﹑旬通報﹑月研判”工作調度制度﹐市﹑縣兩級均成立了貧困勞動力返崗就業﹑產業扶貧﹑扶貧項目開工復工﹑幫扶政策制定落實等4個工作專班﹐努力將疫情對脫貧攻堅工作的影響降到最低。

  周異決代表表示﹐為打好打贏全面脫貧攻堅收官之戰﹐百色已明確時間節點﹐倒排工期﹐發起總攻﹐統籌資源解決急需解決的現實問題﹐防止返貧和產生新的貧困人口﹐讓老區人民日子越過越紅火。

  廣東省江門市市長劉毅代表﹕

  在常態化疫情防控下探索脫貧攻堅新方式

  光明日報記者 吳春燕

  2020年是脫貧攻堅決戰決勝之年﹐廣東省江門市去年已經實現了建檔立卡戶全部脫貧﹐新冠肺炎疫情對江門的精准脫貧和對口幫扶工作帶來了哪些影響﹖江門如何實現可持續﹑高質量的“真脫貧﹑脫真貧﹑不返貧”﹖

  廣東省江門市委副書記﹑市長劉毅代表介紹說﹐江門市率先開展“百企扶百村”“百醫牽百村”“千萬義工助千戶”三大行動﹐創新開展社工﹑社團﹑社區扶貧﹐構建起了政府﹑行業﹑社會大扶貧格局。截至去年年底﹐全市共5097戶16659人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全部達到脫貧標準﹐並有序退出。江門市全力實施產業﹑就業﹑社工等“11+3+3”扶貧措施﹐大力推進消費扶貧﹑黨建扶貧等舉措。全市累計建成產業扶貧項目37個﹐資產收益項目164個。此外﹐江門市還積極開展“兩線合一”改革創新﹐實現扶貧與低保標準﹑對象﹑政策﹑服務“四個合一”。積極開展相對貧困人口幫扶改革﹐推進低保制度和扶貧開發政策深度融合。

  劉毅代表說﹐受疫情影響﹐停工停產期間貧困戶收入有一定降低﹐但隨著疫情防控形勢的整體好轉﹐貧困戶增收形勢也逐步樂觀。江門市將積極探索常態化疫情防控下脫貧攻堅新方式﹐保證脫貧工作穩步推進完成﹐一是實行貧困戶脫貧“包干制”﹐確保今年6月底前全市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全面完成退出﹔二是對脫貧不穩定﹑邊緣易致貧戶以及因疫情或其他因素收入驟減或支出驟增戶也加強監測﹐提前採取有針對性的幫扶措施﹔三是以“造血式”產業幫扶模式﹑技能型就業幫扶模式﹑金融保險幫扶模式﹑社工服務幫扶模式﹑扶志扶智幫扶模式﹐著力激發低收入對象發展內生動力﹐建立健全低收入對象長效幫扶機制。

  重慶市榮昌區委書記曹清堯代表﹕

  “西大門”要成為“黃金聯結點”

  光明日報記者 張國聖

  “摘帽不摘責任﹑摘帽不摘政策﹑摘帽不摘幫扶﹑摘帽不摘監管。”重慶市榮昌區委書記曹清堯代表說﹐榮昌過去是貧困地區﹐現在摘帽後﹐並不意味著脫貧工作就畫上了句號。他說﹐將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上昇為國家戰略﹐是黨中央對新時代區域協調發展作出的重大佈局﹐給成渝地區高質量發展帶來了重大歷史機遇。作為脫貧不久的地區﹐榮昌要把握機遇﹐唱好“雙城記”﹐建好“經濟圈”﹐協力打造西部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增長極。

  曹清堯代表說﹐過去﹐榮昌是重慶的“西大門”﹐這實際上也是邊緣﹑邊遠的代名詞。雙城經濟圈建設讓榮昌成了成都和重慶兩座國家中心城市的“黃金聯結點”﹐是川渝兩地豐富資源以及兩個巨大市場的交匯點﹑川渝地區融合發展的橋頭堡。榮昌正全力貫徹落實中央和重慶市委市政府部署﹐一手抓自身實力提昇﹐一手抓川渝周邊區市縣合作﹐結合自身優勢建設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重要增長極。

  曹清堯代表談到﹐榮昌與四川3個地市﹑4個縣(區)接壤。建設雙城經濟圈重要增長極首先要辦好“三件大事”﹐建設“三區一城”。辦好“三件大事”﹐一是川渝合作共同推進榮昌國家高新區提質擴容﹔二是國家生豬大數據中心加快建成立足成渝﹑輻射全國的現代畜牧聚焦地﹔三是推進國家貨運機場各項工作﹐聯合國家貨運機場與瀘州碼頭﹑內江鐵路共同打造國際物流金三角﹐形成成渝對外開放新高地。曹清堯代表說﹐榮昌建設定位“三區一城”﹐一是建成“成渝一體化發展示範區”﹐包括聯合瀘州﹑內江﹑自貢建設農牧業發展示範區﹐榮昌國家高新區與永川﹑瀘州﹑內江三個國家級高新區成立國家高新區產業聯盟﹔二是建設“國家城鄉融合發展試驗區”﹔三是建設全國首個“農牧特色國家高新區”。“一城”則是促進位於榮昌的重慶市畜牧科學院建成全國一流科研單位﹐支持西南大學在榮昌建設萬人規模畜牧高校﹐新創辦兩所全日制高校﹐積極推進國家畜牧科技城建設。

  曹清堯代表表示﹐榮昌將抓住歷史賦予的機遇﹐以產業引領做大經濟﹐以交通引領做大樞紐﹐以規劃引領做大城市﹐爭取早日建成川渝周邊市縣區“45分鐘通勤圈”。

  內蒙古自治區烏蘭察布市市長費東斌代表﹕

  脫貧攻堅需聚焦“五個關注”

  光明日報記者 高平

  聽了政府工作報告﹐內蒙古自治區烏蘭察布市委副書記﹑市長費東斌代表對脫貧工作感觸很深。他認為﹐打贏脫貧攻堅戰﹐要持續聚焦“五個關注”──

  高度關注脫貧不穩定戶和邊緣戶。實施動態監測﹐對已脫貧戶嚴格落實“四不摘”要求﹐繼續延續各項扶貧措施﹔把發展產業﹑穩定就業作為治本之策﹔全面推行“防貧保”項目﹐採取“政府+保險公司”的模式﹐對滑入貧困線下的群眾上保險。

  高度關注因病致貧返貧問題。不論是大病還是慢病﹐目前的解決模式都比較成熟﹐效果也比較好。重點是提高服務質量﹐把工作做實做細﹐減輕貧困戶經濟負擔。

  高度關注農村牧區老年人。烏蘭察布在全國率先推出了“互助幸福院”的養老模式﹐主要特點是“集中居住﹑分戶生活﹑社區服務﹑互助養老”﹐有效解決了老年人住房﹑醫療﹑文化娛樂等問題。

  高度關注易地搬遷後續發展問題。對於城鎮周邊的集中安置貧困戶﹐能不能穩得住﹐核心在於穩定就業。烏蘭察布在安置點就近建設了一批扶貧車間﹐為當地市場服務。比如﹐烏蘭察布全市鐵合金年產量在650萬噸左右﹐每噸需要一個包裝袋。把包裝袋生產作為扶貧車間的主導產品﹐貧困戶月收入能達到2000元以上。

  高度關注長效機制建設。一是產業發展﹐重點發展馬鈴薯﹑燕麥等綠色農畜產品﹐藉助京蒙扶貧協作﹐繼續大力拓展北京消費市場﹐讓烏蘭察布的綠色農畜產品服務首都﹑走向全國﹐帶動農牧民持續穩定增收。二是從根本上激發內生動力。一方面建好基層黨支部﹐把脫貧攻堅中的好經驗﹑好做法固定下來﹐打造“不走的工作隊”﹔另一方面強化脫貧光榮的正向激勵﹐引導貧困戶自力更生﹑勤勞致富。三是落實好各項社會保障政策。在脫貧攻堅中﹐教育﹑醫療﹑社保﹑低保等保障政策起到了關鍵作用﹐特別是一些特困群體﹐一旦不能享受這些兜底保障﹐就會有迅速返貧的可能。費東斌代表建議﹐在今後3年至5年的過渡期內﹐仍然繼續實施這些政策。

  中國僑聯副主席朱奕龍委員﹕

  充分展示中國減貧成就

  光明日報記者 張文攀

  “2020年是脫貧攻堅決戰決勝之年﹐絕對貧困問題將歷史性地得到解決。為此﹐建議全國政協舉辦‘中國人民脫貧攻堅大型歷史展’﹐增強全國人民的凝聚力﹑向心力。”中國僑聯副主席朱奕龍委員說。

  朱奕龍委員認為﹐從“貧窮不是社會主義”的論斷到“全面小康路上一個都不能少”的莊嚴宣示﹐中國共產黨帶領人民櫛風沐雨﹑接續奮鬥﹐譜寫了與貧困堅決鬥爭的中國脫貧攻堅史。在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中﹐全黨全國上下同心奮戰﹑攻堅克難﹐構建了專項扶貧﹑行業扶貧﹑社會扶貧﹑對口扶貧﹑定點扶貧﹑幹部包聯扶貧互為補充的大扶貧格局﹐各民族在共融﹑共居﹑共學﹑共事﹑共樂﹑共創﹑共享中﹐凝聚起了決戰脫貧攻堅﹑決勝全面小康社會的強大力量﹐極大地增進了各族群眾對偉大祖國﹑中華民族﹑中華文化﹑中國共產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認同。

  “舉辦‘中國人民脫貧攻堅大型歷史展’有利於激發全國各族人民‘聽黨話﹑感黨恩﹑跟黨走’的信念﹐有利於引導全國各族人民更加自覺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朱奕龍委員建議﹐在舉辦大型展基礎上﹐籌劃建設“中國人民反貧困博物館”﹐記錄扶貧功業﹐書寫中華民族消除貧困的偉大實踐﹐講述中國人民脫貧攻堅的生動故事﹐作為人民政協“加強思想政治引領﹑廣泛凝聚共識”的永久陣地﹐激勵全國人民乘勢而上﹐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

  貴州省盤州市淤泥鄉岩博村黨委書記余留芬委員﹕

  融入鄉村振興 鞏固脫貧成果

  光明日報記者 呂慎

  “要鞏固脫貧攻堅成果﹐就必須銜接和融合鄉村振興戰略﹐因地制宜﹐把發展產業鏈和改善人居環境結合起來﹐祗有這樣才能做出更好的特色產品﹑建成更美的生活環境﹑筑牢更強的基層組織﹐也才能夯實老百姓幸福生活的基礎。”貴州省盤州市淤泥鄉岩博村黨委書記余留芬委員今年的提案是《對邊遠山區鞏固脫貧攻堅成果銜接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幾點建議》。她認為﹐2020年消除絕對貧困後﹐邊遠山區由於受眾多先天條件限制﹐脫貧後的群眾如何融入鄉村振興戰略仍是個新課題﹐這既關係到預防返貧和杜絕新貧困的產生﹐也是在後進地區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保障。

  余留芬委員帶領岩博村的群眾調整農村產業結構﹐壯大集體經濟﹐經過多年努力﹐以“人民小酒”為代表的系列產品已經成為特色﹐今年全村有望實現工農業總產值15億元﹐人均可支配收入將超過2.8萬元。

  “我們村已經脫貧三年了﹐正在實施鄉村振興的規劃和佈置。在這個過程中﹐我感覺還有大量基礎性工作要做。就岩博村而言﹐村民居住較為分散﹐因此污水處理﹑垃圾分類﹑網絡擴容等基礎設施建設成本較高﹐難度不小。”余留芬委員說﹐在調研中她發現岩博村面臨的困難在貴州已脫貧的農村中普遍存在﹐比如農村污水隨意排放﹑垃圾缺乏處理﹑私搭亂建等現象突出﹐地下管網﹑油氣網﹑互聯網等建設還相當滯後﹐要解決這些問題一方面要靠壯大集體經濟﹐提供資金保障﹐另一方面更要靠強化基層組織的社會管理水平﹐祗有補齊這些短板﹐農村群眾的生活質量才會有質的飛躍﹐才能實現“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目標。

  《光明日報》( 2020年05月25日 07版)

[ 責編﹕王宏澤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