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點擊瀏覽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按鈕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北京中學全員復課﹐校園防疫如何跟上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北京中學全員復課﹐校園防疫如何跟上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20-06-01 02:4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光明日報記者 周世祥 靳曉燕 董城

  隨著疫情防控形勢向好﹐全國大多地區初高三年級開學已有月余﹐6月1日北京也迎來中學非畢業年級﹑小學六年級的全面復課﹐40多萬名學生將重回校園。面對校園人員愈加密集﹑防疫物資和人手需求增多的防疫常態化背景﹐如何串聯起校園防疫安全的堅實防線﹖記者日前採訪了校醫等校園防疫負責人。

  入校檢測是篩查重點環節

  “6月1日開學﹐我們將迎來4個年級的返校學生﹐總數近1100人﹐還有在編教職工﹐保潔﹑食堂職工﹑保安等第三方人員百餘人。面對人員密度的增大﹐我們細化了人員管控措施﹐‘嚴篩查’將會是重點。”北京166中學校醫宋超說。

  如何將中高風險地區回京者﹑出現疑似症狀者“篩查”出校園安全閉環﹖多所中學負責人介紹﹐每位復課學生近期都會收到調查表﹐按照要求記錄開學前14天體溫﹐是否有乾咳﹑發熱﹑乏力﹑鼻塞﹑腹痛﹑腹瀉等症狀﹐並上報是否出京﹑目的地﹑往返時間﹑有關“四類人員”排查的相關信息等﹐還要求家長﹑學生簽署返校承諾書﹐在開學首日一齊交回。

  “此輪開學還涉及一部分需要核酸檢測的人群﹐我們在家長會上提醒家長﹐如果有出京行為應及時告知班主任﹐以便根據所去地點的風險等級判斷是否需要隔離或進行核酸檢測。除了新冠肺炎外﹐春夏季也是很多其他傳染病流行的季節﹐在會上還特別強調了《傳染病防治法》相關內容﹐希望學生及家長積極配合學校的防控工作。”宋超介紹﹐家長們普遍很配合﹐紛紛就相關事項詢問班主任。

  入校檢測是篩查的重點環節。宋超介紹﹐“全員開學”後﹐早晨學生進校時段﹐為避免校門口人員聚集﹐學校在保留原有測溫棚自動測溫儀的基礎上增加了額溫槍﹑紅外線測溫儀﹐由一條入校通道拓展為三條﹐分別由各年級負責人在相應通道值守﹐保證入校安全有序。

  體育課學生之間拉開間距

  5月8日是北京市166中學開學前應急突發事件全流程模擬演練的日子﹐參與演練的老師“嚴陣以待”﹐但他們發現﹐原計劃演練流程額外增加了幾項。

  “按照東城區教委的要求﹐需要進行4種場景的模擬演練﹐包括學生入校門時出現症狀﹑在校及午檢出現異常症狀﹑學生被診斷為疑似或確診病例﹑學校被通知有密切接觸者四種情形。但從校醫的專業角度看﹐全部年級開學後﹐校園裡人員會更加密集﹐我們又想到了幾種情形並設定了模擬演練項目﹐包括學生在校活動時口罩掉了該怎麼辦﹑學生在教室裡嘔吐了該怎麼辦等。”宋超說。

  宋超向記者透露了模擬演練時的一個小插曲。“我們假設學生在教室突然嘔吐﹐很多老師認為應當先把學生扶到衛生間﹐但這樣是錯誤的。因為嘔吐物中可能含有大量病毒﹐很容易擴散﹐所以首先應將班裡其他學生疏散到樓道或者空曠的地方﹐並進行消毒處理。經過演練﹐老師就明白了正確的流程﹐面對突發情況就不會感到慌張。”宋超表示。

  復課年級的體育課如何上好﹖宋超表示﹐由於長期居家過後學生身體機能處於恢復期﹐學校開學前已經對學生健康狀況進行了摸排﹐並把有慢性疾病﹑身體不適的學生名單提供給體育老師。課前﹐由體育老師將整班學生統一從樓裡帶出﹐在拉開一定間距後統一將口罩摘下。“在體育課進行時﹐我們校醫也會在操場﹐確保每一名學生的運動安全。”宋超說。

  走班教室盡量不連續排課

  “校園防疫工作是個整體的系統工程﹐需要學校各個部門通力合作﹐也需要家校協同﹑社會力量配合。”因分管德育工作﹐北京匯文中學校長助理洪京在疫情開始時就承擔起了協調學校各部門﹑統籌各項防疫準備事務的工作﹐“既要做好學生思想工作﹑情緒安撫﹐也要配齊口罩﹑紙巾等物資儲備﹐但總體來看﹐這段時間防疫工作是緊張而有序的。”

  宋超介紹﹐隨著“全員開學”後人員密度增大﹐消毒工作也需要增加頻次和數量﹐為此﹐對消毒人員的培訓在開學前進行了三次。“但在實際操作中﹐一些保潔人員對消毒液配比仍有些吃不准﹐我們校醫開動腦筋﹐把枯燥的配比公式變成圖片﹐這樣他們就一目瞭然﹐很快掌握了配比方法。”宋超表示﹐對於學校重點部位的消毒﹐校醫也會進行不定期的抽查﹑監督﹐對發現的問題會及時通知相關人員進行整改﹑落實。

  據瞭解﹐此輪復課還涉及高一﹑高二年級走班上課的問題﹐宋超表示﹐為了盡量減少學生交叉的機會﹐經和教務部門協商﹐在排課表時對走班的教室盡可能不連續排課﹐中間須留有間隔時間﹐以便進行充分的消殺工作。

  不僅有事務的協作﹐嚴格細緻的防疫措施得以執行還需要人員的配合。“我們負責德育的老師僅有3名﹐要保證課間時分每個班門口都有教師值守人手顯然不夠﹐需要各職能部門的教職工老師配合﹐儘管不是其分內工作﹐但大家都能理解﹐一點沒有推諉搪塞﹐大家能以大局為重。”洪京欣慰而感激地說。

  洪京向記者表示﹐在應急處理方面﹐有時會遇到防疫規定之外的情況﹐專業部門提供的建議也很重要。“例如有學生在校園裡測量體溫超過了37.3攝氏度﹐但家長帶其去發熱門診就診時體溫卻恢復正常了﹐這種情形如何處理﹐學生還能正常來校嗎﹖我們請示了東城區教委保健所﹐並依其專業意見來執行﹐對之後全面復課也有了參考。”洪京說。

  “和家長溝通時我們也會遇到些許困難﹐比如有位學生腹瀉﹐家長認為孩子祗是因身體著涼了拉肚子﹐沒什麼大事﹐去醫院反而可能增加感染機會。我們就會從專業的角度向家長解釋﹐祗要一天有三次不成形的稀便﹐按照標準就是腹瀉的症狀﹐應按照疫情防控要求到指定醫院做相關檢查和核酸檢測。經過解釋後﹐家長也表示理解﹑配合。”宋超說道。

  《光明日報》( 2020年06月01日 01版)

[ 責編﹕叢芳瑤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