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點擊瀏覽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按鈕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工程師的音樂路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工程師的音樂路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20-06-28 03:1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青春之我】  

  作者﹕顧嵩(1990年出生﹐工學學士﹐藝術碩士﹐上海音樂家協會會員﹐國家核電技術有限公司(上海核工程研究設計院有限公司)高級工程師。)

工程師的音樂路

顧嵩的生活有兩條軌跡﹐一條在工程圖紙上﹐一條則在音樂裡。資料圖片

  聚光燈下﹐音符跳動﹐上海音樂學院學術廳座無虛席。聽眾們陶醉于舞臺上的聲樂套曲時﹐也許想不到舉辦獨唱音樂會的我﹐是一名核電工程師。

  2018年﹐AP1000三代核電全球首堆機組首次併網成功﹐振奮了無數核電人的心。讓我倍感自豪的是﹐作為一顆螺絲釘﹐我把最美的青春獻給了我國蓬勃發展的核電事業。

  “顧工﹐蒸發器的製造情況在進度協調會上闡述一下﹗”“顧工﹐供應商發來的‘焊縫缺少60度探頭UT’的NCR請審核……”在上海核工院成為監造工程師﹐負責跑點﹑項目接口等工作﹐我經歷了和大多數人一樣的職場蛻變。在繁雜細緻的工作程序中歷練﹐在不斷革新專業技能中成長﹐在實踐中解決問題﹐我成長的腳步足夠清晰。然而﹐給予我精神力量的不祗是“核電強國”的職業使命﹐還有我的音樂夢。

  我雖然大學讀工科﹐但業餘時間我幾乎把所有的精力用來鑽研聲樂。工作在上海﹐我第一次有了想“曲線圓夢”的念頭﹐因為我的偶像廖昌永老師就在離公司不遠的上海音樂學院﹐如果能考個在職碩士﹐那應該就是對音樂夢想最好的交代了。

  為了實現這個夢﹐我苦學兩年。美聲專業需要一定的意大利語﹑德語基礎﹐對發聲技術﹑和聲曲式理論都有高要求﹐這些都是巨大挑戰。原本僅僅是熱愛唱歌的我﹐開始苦學外語﹐把斯波索賓的《和聲學教程》當作高等數學來看﹐出差路上﹑工作間隙這些時間的“夾縫”我都利用了起來……2015年我如願考進了上海音樂學院﹐三年的學習改變了我的人生軌跡﹐業餘時間有了更多的演出﹐也有了自己的學生。

  我的音樂旅程首次與核電產生交集﹐是2016年的第十四屆中國國際核工業展覽會﹐原創歌曲《核電人我們都一樣》在“中國核科普獎”的舞臺上迎來熱烈的掌聲。這些年﹐我的不少核電主題原創歌曲在行業內廣為傳唱﹐這讓我感覺自己在發光。

  我在企業裡召集小夥伴們成立樂隊﹑合唱團﹑阿卡貝拉團等表演團隊﹐登上了不少專業舞臺。當我在企業裡見證一場歌手選拔賽讓大山電廠裡愛唱歌的河南妹子圓夢北京﹐一場原創歌曲展演讓東北老哥有了想當一次總決賽主持人的夢想時﹐音樂就像一條紐帶﹐把我們緊緊連在了一起。

  有人看到我的音樂會節目單中的自我介紹──“核電工程師”﹐會問我為什麼不轉行做音樂。我會回答﹕“我在我工作的企業裡一樣實現了音樂夢想﹐還能幫助身邊的同事實現夢想。作為一名熱愛音樂的核電工程師﹐這就是音樂對我來說最大的意義所在。”

  《光明日報》( 2020年06月28日 05版)

[ 責編﹕陳暢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