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點擊瀏覽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按鈕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加這道斜杠﹐是我對人生的鄭重選擇”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加這道斜杠﹐是我對人生的鄭重選擇”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20-06-28 03:1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聚焦‧“斜杠青年”】  

“加這道斜杠﹐是我對人生的鄭重選擇”

──透析“斜杠青年”現象

  光明日報記者 李丹陽

  白天﹐西裝革履﹐言談儒雅﹔下班後﹐背心短褲﹐熱情奔放﹔閑暇時,化身寫手﹐在自己的專欄更新文字。這是公司職員/健身教練/自由撰稿人成宇的日常。眼下﹐成宇這樣的年輕人有一個很“潮”的標籤──“斜杠青年”。

  “斜杠”(“/”)﹐是最早由美國專欄作家麥瑞克‧阿爾伯在《一個人/多重職業》一書中提出的概念﹐用以指代擁有多重職業和身份的人。“斜杠”概念進入中國便與青年文化一拍即合﹐成為年輕群體的一種流行風尚與生活態度﹐風靡社交網絡。

  “斜杠青年”﹐看上去似乎祗是一個人身份的疊加﹐實則是經濟社會變革和個體觀念轉變等多種因素產生的化學作用。這是一道擺在當代青年人面前的不定項選擇題﹐大多數職場人都得填寫答案。

  大環境賦予的多元選擇

  身兼數職﹐在十年前或許為鳳毛麟角的能者所專有﹐而現在的年輕人對此已司空見慣。

  中國青年報社會調查中心對1988名18~35歲青年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52.3%的受訪青年確認身邊有“斜杠青年”。清研智庫等機構發佈的《2019年兩棲青年金融需求調查研究》中顯示﹐全國年輕群體中有主業的兼職者﹑創業者這類“兩棲”“斜杠”青年已超8000萬人﹐以80後至95前人群為主﹐高學歷人群佔據“兩棲”青年的主流。

  “斜杠青年”怎麼一下子多了起來﹖

  上海社會科學院青少年研究所所長楊雄曾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斜杠青年’是社會開放﹑進步﹑變革的必然產物。現在我們良好的﹑開放的社會環境﹐使得青年人思想越來越開放﹐興趣越來越廣泛﹐選擇的可能性越來越大。”

  一種說法是﹐“斜杠青年”是新興業態急速發展的產物。隨著經濟發展﹑產業昇級﹐美妝達人﹑付費諮詢師﹑數字化管理師等新興職業強勢崛起﹐為多重職業者提供了更多可能。同時﹐互聯網技術的進步和運用﹐大大改變了生產組織形態﹐也解放了對工作場景的束縛。當一個人就能成為一個獨立的服務提供商時﹐“斜杠青年”便有了“生長的土壤”。

  西安小伙兒車虎是一名自由攝影師﹐他每個月有一半時間在拍攝﹐每個月平均下來能有2萬元左右的收入。疫情期間﹐車虎的攝影訂單受到影響﹐他選擇加入斜杠一族﹐註冊成為外賣騎手增加自己的收入。

  《2020餓了麼藍騎士調研報告》顯示﹐超過一半的騎手擁有“多重身份”﹕26%的騎手同時是小微創業者﹐4%為兼職自媒體博主﹐騎手們還有可能是司機﹑白領等。

  當前﹐移動互聯網平臺的高速發展顯著提高了臨時性工作的分配效率﹐擴大了“打零工”的受眾和規模﹐形成零工經濟。從兼職送餐送貨﹐到兼職做設計﹑寫作﹑翻譯﹑分享知識技能﹐眾多像車虎一樣的“斜杠青年”都在零工經濟湧現。

  全國兩會期間﹐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出席記者會並回答中外記者提問時表示﹐現在新業態蓬勃發展﹐大概有1億人就業。我們的零工經濟也有2億人就業。

  “斜杠青年”﹐是經濟社會發展賦予的多元選擇﹐同時反哺經濟社會發展﹐為大環境注入年輕人的活力與氣質。

  年青一代的自我實現

  “斜杠”﹐是大環境的映射﹐也是個體的選擇。來自中國青年報社會調查中心的調查還表明﹐一半以上的青年想成為“斜杠青年”﹐並認為這樣可以高效利用時間﹐充實生活。可以說﹐“斜杠”是當代青年中的一種群體價值取向。

  小伍是一位具有十餘年工作經驗的地方電臺主播﹐收入穩定﹐但現實的工作狀況傳遞給他一個令自己很無奈的信息──自己上升空間有限。面對不明朗的職業前景﹐他不願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於是他整合電臺工作經驗﹐發展了播音主持藝考教師一職。他說﹕“在臺裡的工作難有突破﹐得給自己多找路子。藝考老師﹐是把專業和事業融合的最好應對方式﹐緩解了理想與現實之間的矛盾壓力。”

  常徠是湖南農業大學的一名青年輔導員﹐主抓思想政治教育。同時﹐他也是一名戲劇導演﹑編劇。他在湖南農業大學發起成立了虹劇社﹐2011年曾帶著學生參加在摩洛哥舉行的丹吉爾國際大學生戲劇節﹐斬獲三項大獎。常徠還自學了吉他﹐在音樂平臺註冊成為一名獨家簽約音樂人。

  “詩和遠方可以與眼前的生活並存。”常徠認為多重職業的生活不是出於對自己本職工作的逃避﹐而是做加法﹐甚至做乘法。

  “斜杠青年”中有很多人的態度與小伍和常徠一樣。來自“時代數據”的調查顯示﹐渴望成為“斜杠青年”的三大原因是尋求額外收入﹑出於興趣﹑自我投資與提昇。可見﹐“斜杠”是年輕人關於自我發展的價值取向﹐它強調的是多元化的平衡﹐以及個性和潛能的探索﹐並鼓勵將工作﹑生活和愛好進行更好地融合。

  《中國青年研究》雜誌發表的一篇關於“斜杠青年”的研究分析了這一價值取向產生的背景﹕隨著現代社會一部分結構化組織和穩定性規範被打破﹐靈活的勞動力市場和結構性失業出現﹐消解了青年就業人群的工作安全感。青年人也面臨自我實現的困境﹐包括職業中產生的無力感﹑迷失的價值感和缺失的自我認同﹐這迫使他們重新尋找工作的意義。

  “斜杠”便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年輕人所追求的自我實現。研究指出﹐斜杠青年通過嵌入﹑表達﹑認同三種途徑完成了自我實現﹕嵌入新的工作情境﹐從而消解風險社會和主職帶來的無力感﹐獲取正向能量﹔將個人成長與職業發展相融合﹐從而獲得真實的自我價值表達﹔在斜杠工作中獲得成就感﹐重新尋找到對自我和社會的意義﹐從而獲得自我認同。

  “斜杠”是一種價值觀﹐而非成功的方法論

  “斜杠”人生﹐看起來是魚與熊掌可兼得﹐但不斷有不一樣的聲音出現﹐給年輕人敲警鐘。“很多自稱為‘斜杠青年’的人﹐這個學一下﹐那個看一下﹐表面上是在追求多元化的生活﹐其實是在盲目膚淺地通過急速變現獲得成功。”女性撰稿人龐金玲在知乎專欄中寫道。

  龐金玲認為﹐很多人祗是看到了“斜杠青年”身上令人羨慕的控制感和成就感﹐卻忽視了他們背後在個人品牌和技能上的鑽研。有的人“斜杠”﹐是在瞭解自我之後﹐多維度精進成長的結果﹐而有的人的“斜杠”﹐是顧不好本職工作之外的身兼數職。

  不少人持相似的觀點﹐認為“斜杠青年”容易淪為“兼職接活兒”﹐分散本該專注精進本職的時間﹐在工作8小時外也忙得半死﹑卻事倍功半。

  爭議的焦點主要在於“斜杠青年”和“兼職青年”的邊界問題。事實上﹐“斜杠”作為對多重身份和職業者的代稱﹐其本義是中性的。零工﹑兼職﹐都是“斜杠”的不同表現形式。“斜杠”與兼職無區別﹐而專注與兼顧有矛盾。

  社交媒體上的“斜杠”潮流﹐常常呈現為自由充實的多面手﹑追求理想的先行者﹐於是“斜杠青年”往往被賦予精英化﹑理想化的形象。但不該忽略的是﹐人的時間是有限的﹐選擇經營多元身份﹐注定承擔多種壓力﹐並伴隨“樣樣都會﹑樣樣不精”的風險。

  “斜杠”是一類青年的價值觀﹐但不是青年成功﹑成才的方法論。“‘斜杠青年’的內核是積極探索多元的人生﹐讓人生有更多選擇。不論是不是‘斜杠’﹐都要慎重規劃自己的職業生涯﹐居安思危﹐這是不衝突的。”成宇說。

  “事實上﹐不論你想成為一名‘斜杠青年’﹐還是一名超級專業人士﹐你都應該首先成為一名‘內核青年’──以內在驅動﹑自我比較以及內在評價為核心的人。祗有這樣﹐才能做出忠於內心的抉擇﹐過上更加富足與幸福的人生。”媒體人艾菲這樣說。

  《光明日報》( 2020年06月28日 05版)

[ 責編﹕陳暢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