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點擊瀏覽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按鈕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當代書法作品中的“古今字”現象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當代書法作品中的“古今字”現象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20-06-28 03:3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作者﹕劉照劍(中國書法出版社副研究員)

  古今字。清代學者戴震在《答江慎修先生論小學書》中說﹕“古字多假藉﹐後人始增偏旁。”清代著名的訓詁學家段玉裁認為﹕“古今無定時﹐周為古則漢為今﹐漢為古則晉宋為今。隨時異用著謂之古今字。”古字和今字在字形結構上都有造字的相承關係。當代書法創作中常見的用古字現象﹐已成為時尚。有些古字可用﹐有些則風馬牛不相及了。

當代書法作品中的“古今字”現象

詩經(書法) 劉照劍

  古今字從形體結構上看是一脈相承的。如“昏”﹐從日從氏﹐本義是落下﹐日落就是昏。古人的婚禮大多都是在傍晚舉行。《辭源》﹕“昏禮﹐婚娶之禮。古時娶妻之禮﹐于黃昏舉行﹐故稱昏禮。”陰陽交合之刻﹐是結婚的最佳時間。在抄寫古代詩篇時﹐如《詩經》中黃昏﹑婚娶皆用“昏”字表示。《詩經‧邶風‧谷風》﹕“宴爾新婚﹐如兄如弟。”昏字加女為“婚”﹐作婚姻專指字。抄寫古籍﹐昏可作昏姻。當代創作昏姻則要寫為婚姻更為妥當。

  古人對古今字的概念﹐是以時間為劃分的﹐即古今用字不同。裘錫圭在《文字學概要》一書中說﹕“古今字﹐也是跟一詞多形現象有關的一個術語。一個詞的不同書寫形式﹐通行時間往往有前後。在前者就是在後者的古字﹐在後者就是在前者的今字。”

  古今字現象在古代典籍版本中是經常出現的。由於古今字﹑通假字大量存在﹐對於書家閱讀和抄錄往往造成困難。秦漢古籍﹐通假字現象使用普遍。據統計﹐馬王堆帛書《老子》乙本共五千五百餘字﹐其中通假字就有三百多個。對於當代書家來說﹐不能辨識文字和讀懂文意﹐一味地抄寫﹐難免人云亦云﹐不知所以然也。秦漢以後﹐古籍經過後人不斷的整理﹐古今字﹑通假字也就減少了。

  當代書法作品中的古今字﹑通假字現象普遍﹐但多數作者不能理解為什麼用這個字﹐對文字的本義和引申義不懂﹐有時候也難免被人誤為錯字。文字經過各個時代的演變﹐以及在各個時期對文字正俗的厘定﹐古代一字多用的現象逐步減少﹐比如郷﹐從卿分化出﹐又可作嚮。古籍裡面方向的“嚮”很多寫為“郷”。郷﹑卿﹑嚮三字早已剝離開﹐各司其職﹐如﹐縣作“県”﹑縣作“懸”﹐縣本是縣掛之縣﹐借為州縣之縣。県﹐指把人頭砍下懸掛在木上。県字不見先秦兩漢資料﹐或許是縣的省體。梟首本字當作“県首”。像縣掛﹑県首在古籍中依然使用。例如﹕《詩‧魏風‧伐檀》﹕“不狩不獵﹐胡瞻爾庭有縣貆兮﹖”

  晉陶潛《桃花源記》﹕“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從口入。”“舍”在此作“捨”﹐是捨的古字。《說文》﹕“舍﹐市居曰舍。”舍本義為房屋﹐後引申為捨棄﹐新造一個分化字捨。

  《管子‧輕重乙》﹕“君直幣之輕重﹐以決其數﹐使無券契之責。”“責”﹐債的古字。《說文》﹕“責﹐求也。”古無債字。

  宋晏幾道《蝶戀花》詞﹕“朝落莫開空自許﹐竟無人解知心苦。”“莫”在此作“暮”﹐是“暮”的本字。莫的本義是日落在草叢中﹐為“日暮”之暮的本字﹐表示日暮﹑傍晚。後來“莫”字被假藉作無定代詞﹐就又在“莫”字上再加形符“日”成“暮”字來表示“傍晚”的意思﹐“莫”和“暮”就成了古今字。類似這些分化添旁字﹐已經明確字義﹐各司其職﹐更為妥當。

  “酉”像一種小口尖底的酒器的形狀﹐引申有“酒”的意思。《說文》﹕“酉﹐就也。八月黍成﹐可為酎酒。”酉是“酒”和“尊”的本字。後來“酉”被借用另表其義﹐為了區別﹐又在“酉”旁加“水”﹐表示“酒”﹐在旁邊加“手”表示盛酒器﹐是為“尊”字。“尊”又引申為尊敬之義。三個字各表其義﹐古字和今字各有使命。書法創作中偶見“酉”作酒﹐以“酉”作尊的復古現象。

  孟姜女廟前有一副對聯﹕“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浮雲長長長長長長長消。”最常見的斷句讀法是﹕海水潮﹐朝朝潮﹐朝潮朝落﹔浮雲漲﹐常常漲﹐常漲常消。《古今字字典》﹕“潮水。這個意義﹐古字寫作朝﹐今字寫作‘潮’。”“長”﹐通“漲”。例如﹕漢荀悅《漢紀‧成帝紀三》﹕“陰氣盛溢﹐水則為之長﹐故一日之內﹐晝減夜增。”“長”通“常”﹐如﹕《莊子‧秋水》﹕“吾長見笑於大方之家。”所以﹐此聯看似反復用一個字﹐其實內涵古今二字﹐不然讀不通了。

  《開通褒斜道石刻》“斜”即寫為“余”。余﹐象形字﹐像房舍﹐本義為住宅﹐與“舍”同義﹐甲金文借為第一人稱代詞。《康熙字典》﹕“……又于遮切﹐音邪。褒余﹐蜀地名。一作褒斜。《漢楊厥碑》褒斜作褒余。”這類字在漢碑中很多﹐如闢﹑避﹐道﹑導﹐息﹑媳﹐反﹑返﹐卷﹑捲﹐敬﹑警﹐北﹑背﹐然﹑燃﹐余﹑予﹐兩﹑輛等大量的古今字﹑通假字。古代字少﹐比如兌字﹐兼銳﹑說﹑悅等義﹐《論語》﹕“有朋自遠方來﹐不亦說乎。”說﹑悅為通假字。

  清代著名的訓詁學家段玉裁說﹕“凡讀經傳﹐不可不知古今字。”在書法學習中﹐抄寫古籍﹐裡面大量的古字﹑通假字﹐是我們學習的障礙。古代文字較少﹐典籍抄寫流傳﹐一字多用現象普遍。隨著文字的不斷演變﹑新文字的增加﹐隸變以後﹐漢字的字形﹑字義﹑字音逐步穩定下來﹐漢字進入規範書寫時期。很多古今字字義也發生了轉變﹐有的假藉它用﹐有的則被淘汰。對於古籍中的古字﹐我們既要尊重原典﹐又要與時俱進。對字義字形很早就獨立使用的字﹐就要避免再去使用原始的古文字﹐古今兩字往往已經不是一個意思了﹐即便有的字還能通用﹐但今字的字義分工更為明確﹐更有指向性﹐便於閱讀理解。文字演變進入楷書以後﹐古字很少被人使用﹐祗是在書法創作中﹐特別是篆書﹑篆刻創作中使用較多﹐楷書行書中很少見﹐因為分化字已經很成熟﹐並在歷史上一直作為正字出現﹐是歷代的規範文字。正確使用古今字﹐對閱讀古代經典以及書法創作中的應用﹐將大有裨益。通曉六書並瞭解文字的古今演變﹐是我們學習繼承傳統文化最基本的素養。

  《光明日報》( 2020年06月28日 11版)

[ 責編﹕陳暢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