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點擊瀏覽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按鈕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廣播劇《金銀潭24小時》﹕從迷茫的黑夜到黎明的曙光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廣播劇《金銀潭24小時》﹕從迷茫的黑夜到黎明的曙光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20-07-01 04:4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作者﹕關玲(中國傳媒大學戲劇影視學院院長)

  自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每天與之相關的資訊都是全國人民關注的焦點。信息的公開透明﹐以及大家隔離在家的狀況﹐使抗疫時期整個過程中出現的人和事傳播速度極快﹐影響範圍巨大。現實中那些可歌可泣的事跡深入人心﹐讓我們熟悉並難以忘懷。戰疫的硝煙還沒散去﹐要在這樣的背景下創作文藝作品﹐難度可想而知。但廣播劇《金銀潭24小時》憑藉真誠和專業技巧做到了。

  用24小時來凝練和解構一部作品是常見的藝術手法﹐《金銀潭24小時》用濃縮在1月29日這一天發生的事﹐深深震撼了聽眾。從時間上看﹐從深夜一點上海醫療隊到達上海開始﹐到夏曉燕第二天深夜回到宿舍結束﹐故事的敘事線索形成一個閉環。一般來說這個閉環往往會設定一個目標﹐24小時圍繞這個目標的達成來進行各種行為的設定。《金銀潭24小時》從下飛機時整個城市的黑暗和面對病毒的茫然開始﹐到捐贈遺體﹐醫學上有突破看到曙光為止﹐是一個醫者和患者用善良﹑美好共同鑄就堅定意志的過程﹐這個堅定﹐就是24小時的終極任務﹐它不是具體可見的目標﹐是一個精神的昇華﹐所以能夠讓人深思﹐體現出了作品的思想性。

  巧妙的是﹐全劇並不是從深夜一點鐘開始的﹐而是從深夜四點鐘一場驚心動魄的搶救開場﹐有了戲劇應有的樣子﹐先聲奪人﹐引人入勝。結構上﹐全劇24小時的線性中套著很多小回環﹐讓敘事呈現出了立體的質感﹐打破了線性結構的單調。如夏曉燕看到張爺爺緊握的香囊引出了阿芳﹐而阿芳恰恰是之前夏曉燕參加一場救治時去世病人的名字﹐兩個人物之間用這樣的“回望”建立起關係﹐後面的事情和前面的事情﹐後面的人物和前面的人物關聯起來。在這樣的勾連中﹐讓一個線性的廣播劇有了與眾不同的結構﹐在結構上進行了創新。

  在不斷地回望和關聯中﹐我們認識並記住了夏曉燕﹑周隊﹑沈欣梅﹑張爺爺﹑阿芳﹑小櫻桃﹑張爺爺女兒等群像。而這﹐得益於這種勾連式的展開方式。廣播劇是靠聲音元素塑造人物形象的﹐我們在這樣的人物關係中可以更加鮮明地記住每一個人。劇中人物的設定既具有典型性﹐又有獨特性。故事裡的每一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內容和故事﹐都有自己的內心情感。也正是在這樣的人物關係中展開﹐讓敘事節奏有了緊張與舒緩的結合。夫妻之間﹑父女之間﹑同事之間﹑同學之間﹐形成了起伏的情感波瀾﹐在清晰的故事邏輯上﹐有了生命的厚重﹐讓我們潸然淚下。

  劇中有很多形象生動的描繪和比喻讓人難忘﹐如“所謂去世的病人﹐他們就像到了一個懸崖﹐我們對這個病情的瞭解﹐其實就是明明看到懸崖在前面﹐可是我們卻不知道它盡頭在哪裡﹐而且這些病人站在懸崖的邊上﹐我們醫護人員去救他﹐去拉他﹐有時候拉不住﹐病人掉下去的時候是我們特別絕望和難過的時候﹐我們很希望迅速瞭解這個懸崖的邊緣在哪裡”﹐類似這樣的比喻讓我們非常清楚和生動地瞭解了面對突如其來的病毒﹐我們的迷茫﹑著急﹐以及努力的方向。一邊是轉瞬即逝的生命﹐一邊是和時間賽跑﹐要盡快在懸崖邊建起安全欄的醫務工作者﹐任務的迫切性和艱巨性在具有文學性的語言中完成﹐藝術性也自然生成。

  敘事環境的真實逼真﹐以及通過音樂營造的醫院特有的氛圍﹐為敘事內容的展開提供了真實的空間。包括呼吸機等現場搶救設備和醫院病房等音效的真實錄製﹐為聽眾進入故事﹑身臨其境地感同身受﹐製造了一種沉浸效果。

  作品裡發生的這些故事﹐在精心的設計下﹐素材凝練集結﹐有了強烈的藝術力量。在疫情已經得以控制的今天﹐回望驚濤駭浪兇猛撲來的疫情早期﹐面對兇險﹐劇中的人物和他們身上發生的故事﹐讓我們看到了從那時起﹐英勇的醫護人員及可敬的患者就建立起了戰勝疫情的堅強信念。作品用鮮活的故事和藝術感染力啟發聽眾拷問生命﹑反思人生﹐是一部有哲學高度﹑有思想性的藝術作品。

  《光明日報》( 2020年07月01日 15版)

[ 責編﹕李方舟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