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點擊瀏覽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按鈕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愚公精神的當代傳奇──重慶下莊人在絕壁上鑿出脫貧路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愚公精神的當代傳奇──重慶下莊人在絕壁上鑿出脫貧路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20-07-04 03:4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愚公精神的當代傳奇

  ──重慶下莊人在絕壁上鑿出脫貧路

  光明日報記者 鄭晉鳴

  早就聽說重慶市巫山縣有一個靠修路脫貧的山村﹐我出生在太行山上﹐多次採訪河南紅旗渠﹐2008年汶川地震時還曾六進汶川﹐走過太多的高山峽谷溝溝坎坎﹐對這次的採訪信心滿滿。然而﹐5月24日﹐當我真正來到重慶巫山縣下莊村時﹐著實還是嚇了一跳。

  下莊村位於巫山縣小三峽的深處﹐整個村子被“鎖”在由喀斯特地貌形成的巨大“天坑”之中﹐可謂與世隔絕。百餘年來﹐靠著土肥水美的地質條件﹐村民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給自足。巴山蜀水造就了下莊﹐也困住了下莊。“下莊像口井﹐井有萬丈深﹔來回走一趟﹐眼花頭又昏。”這是下莊村民祖祖輩輩傳下來的打油詩﹐2000年以前﹐村裡150多人一輩子沒有離開過大山﹐160多人沒見過公路﹐360多人沒見過電視﹐更別說高樓和汽車……閉塞的交通束縛了人們掙脫貧困和封閉的雙手﹐阻擋著全村通向文明和富裕的腳步。

  “要想富﹐先修路。”不甘“坐井觀天”的下莊人產生了在懸崖上鑿出一條路的念頭。於是﹐從1997年起﹐7年時間﹐108人﹐前後6人犧牲﹐硬是開闢出8公里的羊腸小道。這條細細長長的小道﹐是下莊人的生存之路﹐百年閉塞的村子從此見到了“光”﹐打那天起﹐下莊修路致富的步子再也沒停下來過。

  “人是要有一點精神的”。1945年毛澤東寫《愚公移山》﹐寫的是一份深切的期盼﹐如今一群人用行動將期盼化為現實﹐續寫了愚公精神的當代傳奇。

  下莊之夢﹕一個走出大山﹑惠及子孫的夢想

  人類不能沒有夢想﹐就像不能沒有太陽。一旦胸懷夢想﹐每一個人都會成為太陽。而中華民族﹐自古就是個有夢想的民族。下莊人﹐用血汗之軀向大山宣戰﹐只為圓一個世代的夢想。

  20世紀90年代﹐大山裡的老百姓脫貧﹐往往“靠著山腳曬太陽﹐等著別人送小康”。而在巫山縣小三峽的深處﹐有一群人﹐他們懷揣走出大山﹑造福後代的夢想﹐開始用雙手雙腳在海拔1100米高的懸崖峭壁上鑿出一條天路。

  他們是下莊人﹐也是當代愚公。

  翻越兩座山頭﹐沿著懸崖邊上的山路顛簸了一個多小時﹐我們終於來到下莊村。初至此﹐儼然到了一口“天井”之中﹐四周高山絕壁合圍。村主任毛相林告訴記者﹐從“井口”到“井底”﹐垂直高度1100多米﹐而“井底”直徑1.3公里﹐井口直徑不到10公里。過去﹐全村4個社﹑96戶人家﹑397人就住在“井底”。而連接外界的唯一一條“路”﹐是近70度山體上的三個大臺階和108道“之字拐”。村民們去巫山縣城﹐要經由逼仄的古道翻越懸崖﹐一來一回至少4天。

  兇險的地形把一個個鮮活的生命禁錮在了山底。下莊人世世代代都生活在這山溝溝裡﹐仿佛被世界遺忘﹐被時代遺棄了﹐貧窮在心底焦灼。“山裡的水果成熟了卻運不出去﹐祗能爛在地裡﹔大量的藥材無法銷售出去﹐祗能燒了火﹔成群的豬羊趕不出山﹐生了急病的村民抬到半路就咽了氣﹔山外的姑娘打死也不往山裡嫁﹐男人們祗能打光棍……”毛相林說﹐許多人從生到死都沒能走出大山一步。

  外面的世界明明那麼近﹐只隔著這一座山﹐外面的世界卻又那麼遠﹐祗有耳聞﹐從未目見。下莊人做夢都想看看山外的天空。

  1997年﹐時任下莊村黨支部書記的毛相林在縣裡幹部班培訓時﹐看到了過去封閉落後的鄰村﹐如今家家電燈亮﹑戶戶電視唱﹑幢幢洋樓起﹑路上汽車忙的景象﹐被深深地刺激了。難道下莊村注定要與世隔絕嗎﹖難道下莊人要一輩子困在這“井底”窮下去嗎﹖培訓回來﹐毛相林坐在“井口”之上﹐望著遠處的蒼穹﹐不停地問自己。

  這個被稱為“毛矮子”的小個子男人﹐回想起當年入黨時的誓言﹕我誓死忠於黨忠於人民﹗“我用什麼為人民辦事﹖忠於黨又能為黨做些什麼﹖”來自內心深處的發問﹐讓毛相林起了一個念頭──修路。  

  “我毛矮子雖然個頭小﹐卻不是無能之輩﹐我要修路﹐再難也要修﹐摳也要為子孫後代摳出一條路來﹗”中氣十足的吶喊在山間回響﹐激蕩起向貧窮和閉塞宣戰的決心和勇氣。

  下莊村不是沒有修過路﹐卻一直都沒能修成。毛相林的想法在村民中引發了不少質疑和反對﹐他便和駐村幹部方四才一遍遍跟村民磨嘴皮算細賬﹐“山鑿一尺寬一尺﹐路修一丈長一丈。如能前進一丈﹐絕不後退一尺。我們修不完還有兒子﹐兒子修不完還有孫子﹐總有能修完的一天。”

  村民們漸漸動了心。“修吧﹗”“我同意修﹗”“我也支持修﹗”……鄉親們紛紛高舉手臂﹐一場征服自然挖掉窮根的戰役﹐就在這些青筋暴突的莊稼漢手中﹐打響了。

  這是愚公移山般的堅定與決絕。愚公感動“操蛇之神”和“天帝”而得助﹐而下莊人靠著自己的雙手和身體﹐撲向大山﹐攀上萬丈懸崖﹐向天要路。

  下莊之氣﹕一派堅韌不屈﹑無所畏懼的氣概

  傳說中的愚公率子孫移山﹐至死不悔﹔下莊人為修路而戰﹐生生不息。世界上從未有一個民族像中華民族這樣﹐歷經五千年﹐無論浸泡在怎樣的苦難當中﹐始終不怨天尤人。這﹐就是中華民族堅韌不屈﹑無懼無畏的氣概。

  1997年12月﹐魚兒溪畔的龍水井處﹐白雪皚皚﹐陰冷的風在山間呼嘯。“路我們自己修﹐就算螞蟻啃骨頭﹐也要在懸崖邊上啃出一條路來﹗”隨著毛相林的一聲令下﹐下莊人炸響了第一個開山炮。

  在絕壁上開出一條天路﹐遠比想象得更加艱難。沒有工具﹐他們就用最原始的方法﹕“土專家”放紅繩﹐在半山腰蕩著“鞦千”勘測地形﹔村民腰系長繩﹐懸在空中鑽炮眼﹐炸出個“立足之地”﹔用大錘﹑鋼千﹑簸箕等簡單的農具開鑿希望﹔白天勞作﹐晚上便宿在山洞裡﹐以天地為席﹐與蛇鼠為伴……

  某天夜裡﹐一聲尖叫劃破寧靜﹐原來一條蛇鑽進了被子﹐兩名修路的婦女被驚醒﹐她們下意識抓起蛇往外扔。幽暗的月光下﹐蛇墜下峽谷﹐可她們再也睡不著了﹐互相依偎坐到天明﹐無聲的淚珠一顆顆滑過臉龐。

  路﹐在懸崖上艱難地推進。即使盡可能做好了防護措施﹐意外還是發生了。

  1999年的一天﹐黃會元像往常一樣﹐用鑿岩機開鑿石頭。或許是岩石太堅硬﹐剛鑽了半米﹐機器就罷工了。他正準備過去看看情況﹐一塊巨石從頭上砸下來﹐來不及呼喊便被推進了萬丈深淵。那一年﹐黃會元剛滿36歲。

  正在山上修路的袁孝恩等人﹐目睹了黃會元墜崖的全過程。他們怔了半晌後﹐齊刷刷地脫掉上衣﹐手持平常點炮用的香﹐朝著黃會元墜落的方向﹐一齊跪下﹐既是祈禱黃會元一路走好﹐也是祈求上蒼保佑下莊人能夠平安地修通公路。香煙裊裊﹐烏鴉哀啼﹐六個宛若雕塑的漢子﹐跪在崖邊一動不動﹐堅毅的臉上滿是悲慟。

  黃會元出事的那天﹐恰逢巫山縣領導進村看望修路的村民。剛走到村口﹐就聽說出事了。他們趕到事發現場﹐站在懸崖邊﹐手拉著手向下望﹐祗見下面深谷亂石中有一點黃色﹐那是黃會元的安全帽。

  意外並不是第一次發生。50多天前﹐26歲的沈慶富也在施工過程中不幸遇難。袁孝恩看到縣裡來幹部﹐生怕不同意他們繼續修路。“這條路才修了不到一半﹐這是死的第二個兄弟了﹐我們對不起他們﹐但是下莊村要想擺脫貧窮﹐這條路必須修啊。”說著﹐袁孝恩撲通一聲跪在了時任縣委書記王定順跟前。王定順一把將袁孝恩拉起來﹕“你們為子孫後代修路造福﹐下跪的應該是我們啊﹗”

  路﹐還要不要繼續修﹖如果繼續﹐還會不會有人犧牲﹖接連兩次的意外﹐讓曾無比堅定要帶大家修路脫貧致富的毛相林﹐第一次有了動搖。

  “大家今天表個態﹐這路修還是不修﹖”在黃會元的靈堂前﹐毛相林內疚地問。

  “修﹗”人群裡第一個回答的﹐正是黃會元72歲的老父親黃益坤。“兒子死了﹐我很心痛﹐但他死得光榮﹐他去了﹐還有孫子﹐祗要下定決心﹐子子孫孫一條心﹐總有一天會擺脫貧困﹗”老人的話擲地有聲﹐撼動著每一個下莊人的心。

愚公精神的當代傳奇──重慶下莊人在絕壁上鑿出脫貧路

  崇山峻嶺中修築的下莊路。吳光平攝/光明圖片

  “修﹗”“必須修﹗”“我也支持修﹗”……黃會元的靈堂前響起了一陣陣斬釘截鐵的回答。

  這樣血淋淋的犧牲並沒有在沈慶富﹑黃會元這裡終止﹐陸續又有4人倒在修路的過程中。而靈堂前那一聲聲此起彼伏的“修”﹐早已成約定。

  一個國家真正的財富﹐不僅在於擁有有形的物質力量﹐更在於是否擁有無形的精神力量。經濟的發達﹐可以為一個國家貼上強大的標籤﹔而唯有精神的力量﹐可以讓一個國家扛得起偉大的字眼。

  蜀道難﹐難於上青天。下莊人修路﹐無異于上青天。儘管死傷眾多﹐他們仍不放棄。為何﹖正是一種堅韌無畏的精神力量支撐著他們。路﹐能不能修得好﹖沒有人知道﹔這一搏是不是最後一搏﹖沒有人能回答。可毛相林說﹐下莊人認死理﹐一條道走到黑﹐就能成功。天不能改﹐地一定要換。

  這就是下莊人的氣概﹐他們置生死於度外﹐歷盡艱難險阻﹐忍受常人難以承受的巨大痛苦──明知力不能支而殊死搏擊﹐直到最後一息。

  下莊之魂﹕一種家國至上﹑故土難離的情懷

  8公里108人6條命﹐這不是一串簡單的數字羅列﹐而是用7年時間積累起來的一份窮家難捨﹑故土難離的情感積澱﹐一份生計更新﹑未來重置的命運嬗變﹐一份幾代人接棒守護﹑傳承不息的家國情懷﹗

  那麼苦﹐難道沒想過徹底搬走﹖

  “搬走豈不是要擠佔別人的地﹖如今下莊500口人500張嘴就是500個生計難題。”毛相林搖搖頭﹐“我們不能給別人添麻煩﹐更不能給國家增負擔。”

  “你看這地這麼肥﹐糧食長得這麼好。如果搬走﹐這片土地就荒了。”毛相林一邊說著﹐一邊用鋤頭在自家地裡挖出了5只圓溜溜的洋芋。這些年﹐下莊村不乏因為打工﹑昇學等原因搬進城鎮居住的村民﹐距離田地遠了﹐便將它常年撂荒﹑閑置。看著大片的良田被七高八低的荒草覆蓋﹐毛相林很是心疼﹐“祖祖輩輩的汗水﹑心血都留在了這裡。若荒廢﹐地雖在﹐但卻失去了它應有的價值和意義。”

  大山深處是下莊人祖祖輩輩繁衍生息的地方﹐是他們賴以生存的根﹗因此﹐搬家還是移山﹐下莊人毫不猶疑地選擇像愚公般移山﹐硬生生在山中鑿出一條路。

  2004年﹐整整7年時間﹐在毛相林的帶領下﹐下莊村的“愚公”們終於在絕壁上“摳”出了一條8公里長﹑2米寬的機耕道。下莊通路了﹐幾代人的夢想終成現實。

  激動之餘﹐毛相林開始為下莊的發展操心。“老支書臨終前﹐心裡掛念的就是下莊的未來。”毛相林說﹐“如今路通了﹐但我手中那根脫貧致富的‘接力棒’依舊滾燙。”

  戴著貧困村帽子的下莊村讓身為黨員幹部的毛相林難受又自責﹕“有條件要幹﹐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幹﹐必須想辦法摘帽﹐跟上脫貧步伐﹐才不辜負黨和政府的關心﹐不辜負老支書的囑托﹗”

  下莊村是整個鄉里唯一一個低山村﹐相比其他村氣候條件更好。傳統的苞谷﹑紅薯﹑洋芋“三大坨”不施肥不打藥﹐不僅長得好﹐吃起來也香。從前沒有路﹐吃不掉的紅薯就祗能餵豬。如今有了路﹐下莊人再也不用面對糧食﹑水果吃不掉也賣不掉的窘境。

  “看到別人日子越過越紅火哪有不眼熱的。”打聽到曲尺鄉柑橘種得好﹑雙龍鎮錢家壩的西瓜供不應求﹐毛相林心動不已﹐和村幹部一起喬裝打扮成跑買賣的客商﹐見縫插針“刺探情報”﹑偷師學藝﹑打聽銷路。“一次不行跑兩次﹐腳板磨起了泡﹐就套雙襪子再出門。”看著村裡逐漸掛果的片片田地﹐毛相林又渾身充滿了幹勁。

  近幾年﹐在政府的支持下﹐毛相林帶領村民“抱糰兒”建立合作社﹐不再滿足一家一戶零散種植﹐開始把果蔬種植產業化。“運輸和銷售都不用操心﹐直接有專門的貨車來拉﹐我們祗管把地種好﹐剩下就等著數錢兒。”下莊人的勤勞有了用武之地﹐生活就開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2015年﹐下莊村率先在全縣完成整村脫貧。現今﹐下莊村共種植柑橘650畝﹐輔以幾百畝的西瓜﹑小麥﹑脆李﹑南瓜。村裡還配套開設了廠房﹐加工麻油和麥子麵條﹐使下莊村形成以瓜果為主﹐多種產業共同發展的農業產業格局。現在的下莊人均年收入在1.2萬元左右﹐是修路前人均300元年收入的40倍。

  毛相林知道﹐下莊要謀發展﹐還需要後代年輕人接棒守護。但教育資源的匱乏﹐讓下莊留不住那些為讓孩子接受更好教育而搬到縣城的村民。

  下莊村唯一的小學最初是由保管室改造的﹐條件簡陋﹐房頂雨天漏雨﹐滴濕了桌面﹐無法學習不說﹐還嚴重威脅著學生的生命安全。毛相林急了﹐“再窮不能窮教育啊﹗”便號召全村人一起將學校重新翻修加固﹐多方助力下終於修成了如今嶄新的磚房校舍。

  “他對下一代的教育特別用心。”如今竹賢鄉小學下莊教學點唯一的教師張澤燕這樣評價毛相林﹐“每學期期中﹑期末考試都要來監考﹐還要給學生們講政治課﹐作為一名村幹部﹐太特別了﹐沒見過他這樣的。”

  2004年通路以後﹐全村有36人外出上小學﹑132人外出上中學﹐29人考上了大學。看著越來越多的孩子走出大山﹐到城裡﹐到大城市﹐徹徹底底通過上學改變命運﹐高興之餘﹐毛相林對下莊村的教育也有著新期待﹐“希望隨著下莊的發展﹐更多的年輕人能看到希望﹐願意回來用自己學到的知識改變家鄉的面貌。慢慢來吧﹐問題會逐步解決﹐一切都還需要時間。”

  心之所願﹐無所不至。一代代下莊人執著地守護著他們的精神家園﹐傾盡所有讓故土一點點變得更好﹐他們身上映現出的﹐是中華民族世代傳承的故土難離﹑家國至上的文化基因和精神根脈。

  下莊之心﹕一顆脫貧致富﹑嚮往美好的初心

  光陰彈指過﹐未染是初心。23年前﹐理想是生存﹐下莊人與自然抗爭劈山修路﹐努力實現脫貧清零任務。23年後的今天﹐理想是幸福﹐是與自然和諧共生﹐在追求美好生活的路途中﹐精神再昇華﹑力量再爆發﹑發展再跨越﹐在創新發展中繼續閃光。

  下莊人是閑不住的﹐這是一群雖然吃飽了飯﹐還要為夢想“追風逐日”的人。

  2015年﹐毛相林再次扛起修路大旗﹐帶領村民用半年時間將機耕道昇級成了3米寬的碎石路﹐車子能進村了。2017年在縣委縣政府支持下道路完成了硬化加固﹐並加裝了護欄。如今從下莊出發到縣城﹐只需要一個半小時左右。

  “不等不靠﹐幸福要自己造。”正如下莊村村口豎著的這條標語﹐下莊人正憑藉著這股精神﹐一鼓作氣大踏步向致富路﹑小康路﹑幸福路邁進。

  離開下莊前的那天清晨﹐記者與毛相林相約重走那條印滿下莊人初心的“下莊古道”﹐看到特意換上運動鞋的記者﹐穿著皮鞋的毛相林提前打起了“預防針”﹐“我們走到哪算哪﹐不能走了就回來。”

  眼前的山路﹐被密林覆蓋﹐時隱時現﹐時斷時續﹐蜿蜒看不見頭。

  記者小心翼翼﹐面對一會兒上坡﹑一會兒下坡的情形﹐手腳並用﹐幾次都差點摔跤。不時低頭望去﹐總能驚出一身冷汗。而前頭領路的毛相林﹐則一路背著手﹐落腳極快﹐絲毫不曾猶豫﹐還總忙著把荊棘枝杈扒拉到兩邊﹐清出一條道來。

  一公里山路﹐我們竟走了一個小時﹐才僅僅到達第1個“大臺階”。毛相林說﹐“要想翻過這座山頭﹐還需要再爬過3個這樣的臺階。”此時的記者早已大汗淋漓﹐心慌到捂著胸口說不出話。

  這樣崎嶇難行的山路﹐毛相林從前一年要走不下百次。只為能夠將山外的繁華帶進山裡﹐將山裡的希望帶到山外。

  回到山下﹐記者走在如今平坦乾淨的新路上﹐已隨處可見在田間埋頭苦乾的下莊人﹐不少村民家門口停著各式摩托車﹑小皮卡﹐還有鄰村村民開著摩托專門拉著小雞仔﹑小鵝仔來往穿梭叫賣。下莊村已然一派忙碌景象。

  記者見到村民劉恆玉時﹐70歲的他正和妻子在田裡翻弄著一塊紅薯地。“這麼大歲數了整天干農活累不累﹖”劉恆玉想都不想就回答﹕“當年修路都過來了﹐還有比那更苦更累的嗎﹖”犧牲在修路過程中的沈慶富正是劉恆玉的女婿。說到女婿﹐劉恆玉突然哽咽﹕“如今女婿的犧牲換來了鄉親們的好日子﹐值了﹗”

  劉恆玉是一個不善言辭的人﹐一著急甚至有些口吃﹐但講起自己的收成時﹐分外流暢﹐劉恆玉指著遠處一片柑橘林﹐喜滋滋地說﹐“那一片都是我的地。我的10畝柑橘﹐去年收入2萬多元。明年是柑橘盛產期﹐收成還能比去年翻倍。”

  在下莊村﹐64歲的五保戶張勝生同另外3戶一同安置在了一棟3層樓的“五保戶”安置房居住﹐通過“集中居住﹑獨立生活”的模式﹐小日子過得有滋有味。

  2018年﹐張勝生告別了過去的破舊窩棚搬進了新房﹐一間近40平方米的房子裡有著獨立廚房和衛生間。“這房子好哩﹐啥都有。”張勝生興奮地帶著記者展示屋裡的擺設﹐別人送的電視機﹐別人送的櫃子……還隆重介紹了一臺自己花了500元在縣城買的洗衣機。“我是享了國家政策的福﹐一年補貼7000多元﹐自己還種了2畝地﹐一年能收800斤麥子。日子有吃有穿﹐好過得很。”張勝生笑呵呵地說。

  乾淨平坦的水泥路通村入戶﹐仿若一條清晰的“血脈”﹐構建起全村內暢外聯的發展新格局﹐路寬了平了﹐日子好起來了﹐老百姓的心敞亮了﹐但毛相林的心卻依然沒有放下。

  與毛相林交談時﹐總是覺得這是個溫和腼腆的普通農民。然而談到要不要退休﹐62歲的毛相林言語間透出不一般的硬氣﹐“現在還不能退﹐我還有事沒做完。”面對記者追問的目光﹐毛相林沉吟了片刻﹐鄭重地說﹐他計劃在2023年帶領全村人奔更高水平的小康﹕人均年收入達到2.5萬元。全村目前達到這個水平的大概祗有20%﹐離毛相林心中的“小康”還有著不小距離。

  盤活山裡的“不動產”﹐發展生態文旅是毛相林的新夢想。“我們這兒抬頭即是景﹐發展旅遊業再應該不過了。”可是﹐農房改造需要資金﹐村民們沒看到效益﹐都擔心這是“賠本生意”。於是﹐毛相林身先士卒﹐帶頭改造自家房屋﹐辦起了村裡第一家農家民宿。每年紅葉節期間﹐毛相林的農家民宿平均每天能接待上百名客人﹐短短一個月﹐就為他帶來上萬元收入。

  有了毛相林帶頭“吃螃蟹”﹐一些膽大的村民也躍躍欲試﹐村民們逐漸嚐到了旅遊業帶來的甜頭﹐發展鄉村旅遊業的熱情空前高漲。2017年﹐縣裡投入資金﹐幫助下莊村實施民宿改造計劃﹐建成了19棟34戶風貌統一的鄉村民宿﹐還有65棟79戶尚在建設中。特別的是﹐當下每家每戶的外牆都是裸露的青磚色﹐問及此﹐毛相林說﹐“已和上級申請了﹐爭取明年村裡給統一刷上赭黃色﹐看起來會更漂亮﹑更有鄉村風味。”

  “即使我們不出去﹐也要讓顧客自己走進來。”下一步﹐毛相林要將下莊的產業發展注入文化因子﹐提昇內涵和品質﹐吸引更多的技術﹑資源向下莊流動﹐“目前我們與巫山縣博物館合作建設的‘下莊精神陳列館’已初具雛形﹐未來我們還將著重打造‘下莊古道’‘桃花源’等旅遊景點﹐吸引更多遊客來尋訪這條‘天路’。”這群質樸的村民憧憬著美好新生活﹐他們要用自己的雙手﹐繼續修出一條通往幸福的路。

  採訪結束了﹐離開下莊的那一刻﹐毛相林和眾多聞訊前來的村民執意要將我們送出大山。漸行漸遠﹐透過車窗﹐鄉親們的身影和大山融匯成一體﹐挺拔有力。山風有情﹐我的眼睛不覺濕潤了。

  此時此刻﹐再問“精神”是什麼﹖對下莊人來說﹐就是世代追逐著的走出大山﹑惠及子孫的夢想﹐是凝結著的堅韌不屈﹑無所畏懼的氣概﹐是飽含著的家國至上﹑故土難離的情懷﹐更是堅守著的那份脫貧致富﹑嚮往美好的初心。正是這樣的下莊精神﹐換來了峭壁變通途﹐撐起了巍巍大山的脊梁。

  【記者短評】

  精神的力量是無窮的

  人總是要有一點兒精神的。脫貧攻堅更是要有一種不等不靠﹑自強不息的“愚公精神”。

  1945年﹐毛澤東同志在中共七大期間﹐講到“愚公移山”精神﹐那就是下定決心﹑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

  對下莊人來說﹐這種精神就是世代追逐著的走出大山﹑惠及子孫的夢想﹐是凝結著的堅韌不屈﹑無所畏懼的氣概﹐是飽含著的家國至上﹑故土難離的情懷﹐更是堅守著的那份脫貧致富﹑嚮往美好生活的初心。正是這種精神﹐換來了峭壁變通途﹐撐起了巍巍大山的脊梁。下莊人這種精神﹐創造的不僅是業績﹐更是奇跡。天不能改﹑地一定要換﹔祗要能進一丈﹑絕不後退一尺。

  精神的力量是無窮的﹐它能激發人的鬥志﹐轉化為改造世界的強大正能量。平凡鑄就偉大﹑平凡創造奇跡。

  精神的力量是無窮的﹐它能讓我們于艱難險阻中看到希望﹐激揚鬥志﹐從而勇於攻克一個個難關。

  精神的力量是無窮的﹐它能夠照亮未來﹑直抵人心﹐能夠凝聚起團結奮進﹑自強不息的強大力量。

  當生命在懸崖邊跌落﹐下莊人的內心升騰起了對生活﹑對故土﹑對子孫甚至未來的摯愛﹐他們用血肉之軀刨出向生之路﹐他們用堅強的心撞擊堅硬的岩石﹐撐起凌雲的壯志﹑衝天的豪情﹐他們在艱苦卓絕的條件下自發奮起﹐其矢志不移的艱辛奮鬥歷程﹐讓人熱血沸騰﹐值得我們送上崇高的敬意。

  習近平總書記在2017年新年賀詞中講到﹕“祗要我們13億多人民和衷共濟﹐祗要我們黨永遠同人民站在一起﹐大家擼起袖子加油干﹐我們就一定能夠走好我們這一代人的長征路。”精神的力量是無窮的﹐祗要我們發揚新時代的“愚公精神”﹐擼起袖子加油干﹐我們就一定能取得決勝全面小康﹑決戰脫貧攻堅的偉大勝利﹗

  《光明日報》( 2020年07月04日 01版)

[ 責編﹕李方舟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