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點擊瀏覽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按鈕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列寧農業發展理論的生成邏輯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列寧農業發展理論的生成邏輯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20-07-27 06:1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作者﹕武卉昕(東北農業大學教授)﹔劉照磊(東北農業大學博士生)

  列寧對馬克思恩格斯革命理論的實踐是全方位的﹐同時﹐在實踐中又實現了對馬克思主義理論的進一步創新﹐包括對農業發展理論的創新。掌握列寧的農業發展理論﹐既能從整體上瞭解列寧主義的深刻內涵﹐也能為當代農業發展理論創新提供歷史和現實思考。從邏輯生成上看﹐列寧的農業發展理論呈現出以下關係指向。

  確立農民運動理論之起點

  20世紀初﹐農民運動在俄國民主革命中的巨大意義迅速顯現﹐列寧的農民運動理論也隨之成熟。農民運動理論構成了列寧農業發展理論體系的邏輯起點。總體上﹐列寧的農民運動理論包括﹕確定農民運動的執行主體﹑對農村形勢的認識﹑農民運動的組織﹑農民運動的具體措施等。

  其時﹐農民運動的首要任務是將農村無產階級獨立地組織起來﹐同城市無產階級融合在一起﹐為農民運動尋找執行主體。隨後﹐執行主體要形成對農村形勢的認識﹐尤其是對決定階級關係的土地關係的認識。認清農村形勢為組織農民運動提供了條件保障。俄國社會民主黨第三次代表大會對農民運動作出了明確的指示──無產階級支持農民起義﹐直到無償剝奪地主的土地。列寧指出﹐起初應該徹底地﹑用一切辦法支持一般農民反對地主﹐直到沒收地主土地。即首先幫助全體農民實現民主革命﹐在民主革命完全勝利的情況下﹐向社會主義革命過渡﹐實現土地國有化。從中可以看出﹐沒收土地既是農民運動的核心舉措﹐也是列寧農民運動理論的實踐基點。因為﹐祗有沒收土地﹐才能真正在未來社會主義條件下談及整個農業的發展。

  把握土地分配理論之線索

  土地分配問題決定俄國社會階級構成﹐關係到俄國革命的成敗。列寧對土地分配理論的研究和實踐貫穿列寧農業發展理論和實踐全程。農民運動在解決農村無產階級和農民資產階級的階級對抗的同時﹐剝奪了地主的土地。接下來的任務是“把沒收的土地交給誰和怎樣交的問題”﹐即土地分配問題。事實上﹐土地分配理論是作為列寧農業發展理論體系和農業發展實踐的線索呈現的。

  在1905─1907年俄國第一次革命中﹐列寧就指出了俄國土地佔有制的農奴制基礎﹐並提出根本解決的辦法﹕將全部土地轉歸國家所有。列寧提出﹕“俄國革命祗有作為農民土地革命才能獲得勝利﹐而土地革命不實行土地國有化是不能完成其歷史使命的。”土地國有化是其後列寧土地分配理論的基准。在社會主義革命階段﹐列寧的構想以蘇維埃國家頒佈的土地法令形式得到了保障﹕無償廢除地主土地私有制﹔按勞動土地份額或消費土地份額把土地分配給勞動者﹔土地由農民代表蘇維埃掌握﹔土地交給農民委員會處置﹔使用土地的方式由各鄉村決定﹔土地轉讓後歸入全民地產等。土地分配理論是農民運動成果的驗證﹐成為動員農民力量的實際抓手﹐是建立工農聯盟組織的具體依托﹐是其後勞動合作構想和實施的現實基礎﹐是關聯列寧農業發展理論的核心線索。

  創建工農聯盟理論之模式

  列寧很早就認識到﹐農民同地主的鬥爭就是農民同農奴制的鬥爭。因而﹐在俄國革命的綱領中﹐“應當把反對資本主義的純粹無產階級的鬥爭和反對農奴制的一般民主主義的鬥爭聯合起來……要把純粹無產階級的鬥爭同一般農民的鬥爭聯合起來”。在奪取政權時﹐依靠農民。在建設政權時﹐也要依靠農民。建立工農聯盟的社會組織形式﹐以促進農業發展。

  決定道路問題之前﹐列寧首先做了對社會各種力量的階級評估﹐結論是﹕革命和建設需要聯合農民。在十月革命中﹐工人同全體農民一起奪取了政權。革命之後﹐政權基本轉入工人階級手中﹐當城市無產階級和農村中真正的無產階級聯合起來構成工農聯盟﹐還要“在農村中把無產階級和半無產階級分子分離出來”。這時﹐對中農的態度問題就提到日程上來了。為農村建設之需﹐同不剝削別人的中農結成聯盟﹐因為中農是一個動搖的階級﹐他們既是私有者﹐又是勞動者。所以﹐既要幫助這些“實際主義者”和“現實主義者”﹐又要教育他們。如何幫助和教育他們呢﹖要依靠工農聯盟﹐鼓勵建立公社﹐在生產上互通有無﹐取得工人和農民的相互依賴和信任。工農聯盟的社會組織模式和生產模式﹐不但是列寧農業發展理論的創新﹐更是整個俄國和蘇聯時期無產階級革命和建設的實踐創新。一方面﹐它有效解決了俄國和蘇聯時期社會的階級問題﹐最大程度凝聚社會力量以發展農業和建設農村。另一方面﹐以工農聯盟形式﹐動員全部可以動員的力量建設社會主義。工農聯盟擁抱農民運動的成果﹐保障土地分配的實施﹐為合作勞動提供組織模式﹐成為列寧農業發展理論體系的實踐運行機構。

  實現合作勞動理論之創新

  農村公社是“把個體小農經濟轉變為公共的﹑共耕的或者勞動組合的經濟組織”的有效形式﹐其中﹐勞動合作或農業勞動組合的形式為這一轉變提供措施。

  農業勞動組合將廣袤土地上分散的千百萬個體農戶用快速的方法集結起來﹐讓農民從個體勞動的單獨狀態過渡到共耕的﹑勞動組合的狀態﹐創建集體的﹑公共的農業企業﹐提高農業生產效率﹐推廣農業措施﹐改善農民生活﹐從而實現集體農業向社會主義現代化農業的平穩過渡。在極度貧困﹑經濟破壞和戰爭威脅的特殊時期﹐依靠這一合作模式實施的餘糧收集制﹐甚至保住了新生蘇維埃政權。在條件允許後實施的實物稅政策﹐也最大限度地給疲憊的農民以力量。在擴大經營﹑增加播種面積的同時﹐調整無產階級和農民的關係﹐鞏固工農聯盟。列寧相信﹐合作勞動能夠讓農民們真正結合起來﹐增強農業發展的共產主義元素﹐在農民中傳播共產主義思想和意識﹐因為﹐共同勞動必然造就集體主義和團結互助的共產主義道德原則﹕“共產主義社會就意味著土地﹑工廠都是公共的﹐實行共同勞動──這就是共產主義。”合作農業是列寧和布爾什維克遇到問題解決問題的創舉﹐其中包含了發展社會主義農業的制度和價值元素﹐是未來建設社會主義現代農業的方向保障。

  設定現代農業理論之目標

  實現現代化﹐建立社會主義大農業是蘇聯社會主義建設的重要目標和現實舉措﹐也是列寧農業發展理論體系的實踐目的。在統一的經濟計劃中﹐國家電氣化任務先行﹐農業電氣化則是重中之重。祗有具備了這一物質基礎﹐“祗有在農業中大規模地使用拖拉機和機器﹐祗有大規模電氣化……才能根本迅速地改造小農”﹐才能真正促進農業發展。“隨著工業化取得成就﹐在農村開始出現更多的拖拉機﹑聯合收割機﹑自動機械和其他技術產品﹐這些產品集中在機械拖拉機站。這有助於緩解前一階段牲畜減少帶來的消極後果。在農村中出現了青年專家──農學家﹑機械師和獸醫﹐他們畢業於國家教育院校。”當城市給落後的﹑分散的農村以技術和資金幫助後﹐耕作和勞動生產率得到了提昇﹐小農生產逐漸演化為機械化的大農業了﹐現代農業的優越性得以體現。農業大生產的實現過程就是現代農業目標實現的過程。

  列寧農業發展理論體系遵循著自身的生成邏輯。其中﹐農民運動理論作為起點﹐為農業發展尋找階級力量﹔土地分配理論作為線索﹐為農業發展奠定物質基礎﹔工農聯盟作為組織模式﹐為農業發展搭建運行機構﹔農業合作作為新型勞動形式﹐為農業發展提供制度和價值依托﹔現代農業是農業發展理論的實踐方向。在全部農業發展理論體系的創建中﹐列寧呈現了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的範本﹐執行了實事求是原則和群眾路線。尤其是面對艱難的農業問題時﹐列寧無畏的首創精神﹐更具有傳承意義。這些原則方法和精神價值作為歷史財富蘊含在列寧思想當中﹐也為我國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尤其是農業建設和發展提供了寶貴的經驗。在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農業發展理論和實踐中﹐仍具有歷史和現實價值。

  《光明日報》( 2020年07月27日 15版)

[ 責編﹕張悅鑫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