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點擊瀏覽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按鈕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文化─生態交錯帶﹕中國史前文化格局的重要一環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文化─生態交錯帶﹕中國史前文化格局的重要一環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20-07-29 06:3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作者﹕陳勝前(國家社科基金項目“西方考古學理論研究與中國考古學理論的構建”負責人﹑中國人民大學歷史學院考古文博系教授)

  20世紀末﹐中國考古學泰斗蘇秉琦在論及中國史前文化格局時提到﹐中國存在面向內陸與面向海洋兩大板塊。此後﹐學界更多在微觀上深入﹐而很少研究討論中國史前文化的宏觀格局問題。宏觀上說﹐中國史前文化格局可以分為四個板塊﹕西北內陸(其中還可以分為青藏高原﹑蒙古草原以及沙漠戈壁綠洲三個小板塊)﹑東南腹地(其中又包括東北﹑華北﹑長江中下游﹑嶺南﹑西南等小板塊)﹑東北─西南交錯地帶﹑海岸地帶。四大板塊相互依存﹐相互影響﹐共同構成中國史前文化發展的總體格局。其中﹐後兩大板塊都是生態交錯地帶﹐東北─西南的交錯地帶是森林與草原的交錯帶﹐海岸地帶是陸地與海洋的交錯帶。生態交錯帶也是文化的交錯帶﹐是文化交流碰撞的地區。考古學上有關西北內陸與東南腹地的探討非常多﹐而有關兩個文化─生態交錯帶的討論很少。兩個交錯帶對中國歷史的影響巨大﹐其中海岸交錯帶產生的影響主要是在近代﹐這裡暫且不論。

  文化─生態交錯帶的分佈與影響

  中國從東北到西南文化─生態交錯帶是一個彈性變化的區域﹐大致以400毫米降水線為中心分佈(西南方向受地形影響變化較大)﹐是森林與草原的交錯地帶。對於史前的狩獵採集者來說﹐生活在這個區域﹐意味著可以利用兩個地帶的資源﹐具有更大的資源豐富性。但交錯地帶也存在一個問題──“森林邊緣效應”﹐即這個邊緣是不穩定的﹐經常變化。狩獵採集群體需要適應這種變化不定的環境條件。歷史時期﹐這裡是農耕與遊牧群體的交接地帶﹐是雙方爭奪的戰場。氣候條件較為溫暖濕潤的時候﹐農耕群體向北擴散﹔氣候轉為相對乾冷的時候﹐遊牧群體南下。這個地帶決定了農業人口密集分佈的範圍﹐早年地理學家胡煥庸注意到這條從黑龍江黑河到雲南騰沖的分界線﹐東部人口稠密﹐西部人煙稀疏。

  文化─生態交錯帶的適應策略問題

  從理論上思考文化─生態交錯帶﹐首先要解決適應策略選擇的問題。這是一個文化適應風險較高的地帶﹐資源多樣的同時又變化不定。風險緩沖策略之一就是社會網絡﹐由此我們不能孤立地考慮這個交錯地帶﹐而要把它與草原﹑森林兩個地帶的總體變化結合起來。在生態交錯帶地區﹐溫帶森林地區通常較之草原地帶的環境更穩定﹐因此會有更多東南向的交流。歷史時期的情況確實如此﹐遊牧與農耕群體形成共生關係﹐不過遊牧群體更多地依賴與農耕群體的交換。

  與之相應﹐有效策略之二就是加強流動性﹐這意味著人們更經常地遷居﹐在更大範圍內尋找食物資源﹐而且對於獲取資源的不確定性要有所準備﹐比如說採用更合用的工具﹐這個策略尤其適用於處在狩獵採集階段的人群。對於已經進入農耕階段的人群來說﹐相對應的策略是分散風險﹐比如種植盡可能多樣的植物﹐飼養盡可能多樣的動物。這樣﹐遇到災年也不至於顆粒無收。

  文化─生態交錯帶適應變化的考古學證據

  具體到考古材料層面上來說﹐目前有關東北─西南文化生態交錯帶存在的最早證據可以追溯至舊石器時代晚期的早段。在這個地帶發現了類似莫斯特的石器技術﹐除了寧夏靈武的水洞溝﹑內蒙古赤峰的三龍洞﹑東烏珠穆沁的金斯泰等遺址外﹐雲南富源的大河遺址也有發現﹐顯示這一技術可能沿著東北─西南的文化生態交錯帶在傳播。到了舊石器時代晚期的晚段﹐整個北方地區流行細石葉技術﹐這一技術後來也通過川西走廊向西南地區擴散﹐代表這個過程的典型遺址為四川廣元的中子鋪遺址。整個文化生態交錯帶具有類似的環境﹐生活在這個地帶的狩獵採集者需要保持較高的流動性﹐所以﹐這一地帶西南方向與東北方向的文化具有相似性。以細石葉技術為例﹐華北與長江中下游地區並無險阻隔開﹐但是這一技術基本不見于長江中下游地區。它沿著東北─西南交錯帶的傳播﹐正印證了這個文化─生態交錯帶是確實存在的。

  進入新石器時代﹐農業逐步形成﹐距今8000年前後﹐生態交錯帶中的遼西地區(考古學上的遼西包括赤峰一帶)的興隆窪文化開始種植黍﹑飼養豬﹐同時兼營狩獵採集。從考古材料的分析中可以發現﹐這個時期人們還沒有定居﹐還會周期性遷居﹐在不同季節利用不同的資源。有關季節性利用﹐更直接的證據來自內蒙古中南部地區﹐近幾年在這裡發現的裕民文化﹐年代與興隆窪文化相當﹐其遺址存在明顯的冬﹑夏之分﹐夏季營地的典型代表四麻溝遺址有眾多的室外火塘﹐遺址坐落的地理位置也不像冬季營地那樣注意避風。在新石器時代的遼西﹐我們看到不同考古學文化在農業與狩獵採集之間搖擺﹐在條件更惡劣的內蒙古中南部與冀北一帶﹐我們看到的是文化發展的中斷以及文化面貌的急劇變化。這個地帶還發現了兩處災難性的遺址﹕通遼的哈民忙哈與烏蘭察布的廟子溝遺址﹐兩處遺址可能都是由於瘟疫引起災難﹐導致突然被廢棄。究其原因﹐這個地帶是農業生產的邊緣地帶﹐歉收之年﹐人們不得不利用一些穴居動物﹐導致病原體擴散到人類社會中。

  令人驚奇是﹐也是在這個時期﹐遼西產生了紅山文明(或稱文化)﹐陝北至內蒙古中南部一帶產生了石峁文明﹐前者以巨大的積石塚﹑祭壇以及豐富的玉器著稱﹐後者則以400萬平方米的城市規模稱雄當時的中國。石峁遺址近百年前就已經被發現﹐但是遲至十年前才認識其性質﹐雖然有許多原因﹐但其中有一個不得不說的因素﹐那就是研究者不敢相信這個地區在如此之早的時代能夠有如此之高的文化成就。文化生態交錯帶是個創造文化奇跡的地方。距今5000至4000年間﹐這個地帶產生了特別有利于文明發展的因素﹐但是這個因素不是農業﹐因為這裡是農業生產的邊緣地帶﹐即使是在氣候條件最好的時候﹐也不大可能超過中原地區﹐很可能是生態交錯帶便利的文化交流成就了這兩個文明。然而﹐我們不得不承認﹐這個地帶文明是脆弱的﹐環境條件的不穩定性決定了這裡無法長期支持一個較複雜的社會。紅山與石峁興盛一時﹐但後面都沒有持續的發展。

  總之﹐東北─西南文化生態交錯帶是中國史前文化格局的重要一環﹐它的重要性目前還沒有得到足夠重視﹐理解它的存在﹐有利於我們把握中國文明形成的基礎條件。

  《光明日報》( 2020年07月29日 16版)

[ 責編﹕張悅鑫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