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點擊瀏覽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按鈕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全程陪伴﹐他們是導師也是摯友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全程陪伴﹐他們是導師也是摯友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20-07-31 03:1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全程陪伴﹐他們是導師也是摯友

──記上海大學本科生全程導師制“三全育人”新模式

光明日報記者 任鵬 曹繼軍

  對於面臨畢業的大學本科生來說﹐順利實現畢業和就業﹐在今年受疫情影響的特殊時期顯得尤為不易。對此﹐上海大學錢偉長學院的全程導師們早早做好了準備﹐疫情期間﹐他們通過郵件﹑微信等在線交流方式﹐實時為76名2016級畢業班學生提供課題選擇﹑文獻查閱﹑數據處理等各方面指導﹐確保畢業設計高質量完成。與此同時﹐導師們還積極針對考研﹑就業﹑出國深造等不同目的為學生出謀劃策﹐受到學生和家長的歡迎。

  在實施了二十多年的本科生導師制之後﹐上海大學正在進一步深化本科生全程導師制改革﹐強化導師的育人功能。今年7月中旬﹐上海大學舉行本科生全程導師制工作專題部署會﹐校黨委書記成旦紅表示﹐作為實踐上海教育系統“三圈三全十育人”的重要舉措之一﹐本科生全程導師制有助於更好地實現大學“立德樹人”。

  “全程”導師制“三全育人”

  今年2月初的一天﹐上海大學環境與化學工程學院18級學生楊哲賢和同學在研究課題時遇到了難點﹐便給自己的全程導師陸永生發了一條求助信息。由於當時恰是春節假期﹐又是深夜﹐楊哲賢的心情十分忐忑。沒想到﹐陸永生迅速回信了﹐通過耐心講解﹐難題很快被解決。“師從陸老師的時間雖然不長﹐卻學到了很多。他非常認真負責﹐為人幽默風趣﹐每一次談話都能讓我受益匪淺﹑備受鼓舞。”楊哲賢每次談到導師都心懷感激。

  楊哲賢與陸永生結對始於去年下半年。經過雙向選擇﹐環境與化學工程學院57名專業老師成為專業分流後83名本科生的全程導師。導師除了負責指導專業學習﹑吸收學生參加科研項目﹐還要引導學生樹立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做好思想教育工作﹐幫助學生解決生活﹑心理等方面的困惑。截至目前﹐已有87%的學生多次主動與導師進行過深入交談。

  早在1994年新上海大學合併組建之初﹐學校就按照老校長錢偉長的教育思想﹐在全國率先探索本科生導師制。經過20多年的發展﹐上海大學有本科生的24個院系普遍實施了不同形式的本科生導師制﹐有學業導師﹑班導師﹑學術導師﹑科創導師﹑職業生涯導師﹑人生導師等導師類型﹐在上海大學的人才培養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面對新時代高等教育的新形勢﹐為了更好地落實“三全育人”﹐從2019年7月起﹐上海大學用了將近半年時間反復研討論證﹐決定深化改革﹐加強頂層設計﹐在全校實行本科生全程導師制。改革的主要內容除了將以上各種導師的職能集中到一位導師身上﹐還從時間上突出“全程”兩個字﹐從本科新生入學起即配備一位導師﹐一直陪伴大學生涯全過程。

  全員參與﹑全程陪伴﹑全方位指導﹐上海大學用本科生全程導師制改革﹐探索“三全育人”新模式。

  轉變觀念﹐建立新型師生關係

  目前國內大學裡都有學生輔導員﹐為何還要專業老師發揮育人功能﹖

  成旦紅認為﹐首先﹐大學輔導員與大學生的一般比例為1﹕150﹐很難滿足對學生的個性化指導﹐而每位全程導師所面對的學生總數僅有10人左右﹐遍佈全部年級﹐思政教育的質量將會大為改觀。此外﹐上海大學的老師一般都擁有博士學位﹐有著紮實的專業知識﹐不僅可以在學業上給學生以充分指導﹐很多老師還具有海外學習或工作的經歷﹐對世界的理解﹐對社會的認識﹐使他們在學生面前就像是一本厚厚的書﹐足以勝任教育引導學生。專業老師與輔導員協同育人﹐可以形成合力﹐完善“三全育人”的教育理念。

  對於專業老師的育人功能﹐力學與工程科學學院2017級本科生胡晴濤深有感觸﹕“我在公司實習的時候﹐總會遇到一些不同於學校的複雜事情。當我心情低落﹑迷茫或者有些感悟時﹐找導師聊一聊﹐他的人生閱歷和立場往往會帶給我一個全新的視角。導師也會經常主動找我﹑幫助我﹐就像一個送上門的‘寶藏’。”

  上海大學上海美術學院老師魏秦說﹐深入瞭解學生﹐把自己良好的道德形象﹑育人形象呈現給學生﹐學生會對老師有更深層次的肯定﹐也會瞭解老師的一片苦心。“我們堅持‘立德樹人’﹐實現‘三全育人’﹐可以從建立師生間良好的關係開始。”

  上海大學黨委常委﹑教師工作部部長曹為民向記者介紹﹐上海大學的導師制是由教師工作部牽頭推進﹐不僅是學生的學業指導﹐更是全面落實大學立德樹人的根本任務。

  教學相長﹐導師也會得到“反哺”

  2017年入職上海大學圖書情報檔案系的青年教師張衍已經先後擔任過9名學生的導師﹐學生們經常會主動分享自己對周遭的認識與感受﹐有時會異常有活力﹑有見地。“通過學生的分享﹐我瞭解到他們對於明星的態度﹑家庭的觀念以及學校課程的建議。這些都反向促進我不斷調整自己的溝通與交流方式﹑授課方式乃至調整課程的內容。”

  同系的青年教師李芙蓉也通過擔任本科生導師得到了意外收穫﹕“導師制設計的幾個任務﹐其中有‘共讀一本書'﹑與學生談心等內容。自從工作後﹐我閱讀的要麼是論文﹐要麼是上課需要用的教材﹐閱讀目的有點功利。因為這個任務要推薦一本書﹐自己不讀一讀也不好意思。在被動的閱讀中﹐體會到其實時間擠一擠還是有的。每天一個小時﹐一年的閱讀量十分可觀。”

  曹為民介紹﹐在實施本科生導師制的過程中﹐學校發現﹐老師給予學生知識和情感上的幫助時﹐自己也會獲得一種作為老師那份崇高職業的價值認同﹐而且這種感受通常也是物質獎勵無法滿足的。

  在擔任導師的過程中﹐老師對學生的付出並非單向﹐而是教學相長。成旦紅認為﹐立足中國大地辦教育﹐大學教師中不論黨員﹑黨外人士還是群眾﹐對於我們黨的路線方針政策都要瞭解。擔任本科生全程導師﹐對老師本身的思想政治學習也有鞭策和激勵作用﹐倒逼教師更加注重言傳身教﹐自覺加強師德師風建設。未來﹐要讓“人人做導師”成為上大校園新風尚﹐讓潛心立德樹人成為上大教師的價值追求。

  一項本科生全程導師制改革﹐不僅豐富了“三全育人”的形式﹐還重塑了師生之間的關係﹑增加了學生對學校的情感黏度﹐激發了教師的育德意識和育德能力﹐使教師回歸本職﹑初心……本科生全程導師制﹐成為上海大學撬動學校一系列教育改革的突破口。

  《光明日報》( 2020年07月31日 07版)

[ 責編﹕孫滿桃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