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點擊瀏覽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按鈕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周易》的協商思想及其當代價值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周易》的協商思想及其當代價值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20-07-31 05:1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作者﹕談火生(北京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員﹑清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政治學系副教授)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在我國有根﹑有源﹑有生命力﹐是中國共產黨人和中國人民的偉大創造”。這個“根”與“源”﹐既來自中國共產黨人的政治實踐﹐也來自中華文明孕育的協商文化。《周易》是中國協商文化的重要源頭之一﹐《周易》中的“兌卦”﹐不僅較早提出了協商觀念﹐而且對協商的原則﹑方法和作用有深入的思考。

  關於“兌卦”﹐歷來有不同解釋。其中﹐影響最大的一種是釋“兌”為“悅”。但在漫長的易學研究史上﹐也有學者對這一解釋方向有所保留﹐認為“兌”亦有“言說”之義。例如﹐王夫之在《周易內傳》中指出﹐“兌”既為欣悅之“悅”﹐又為“言說”之“說”﹐且二者“義固相通”。在筆者看來﹐釋兌為“言說”之“說”﹐能對“兌卦”作出更為融貫的解釋﹐也可以與現代協商民主理論展開對話。

  “朋友講習”與“民勸矣哉”﹕協商的內涵和意義

  “兌卦”的象辭是“麗澤﹐兌。君子以朋友講習”﹐用“麗澤”和“朋友講習”解釋“兌”。“麗澤”是自然之象﹐“朋友講習”是人事之象。兌在自然界的形象是“澤”﹐因此﹐由上兌下兌組成的“兌卦”所對應的自然形象就是“兩澤相麗”﹐按照程頤的解釋﹐其結果“互有滋益”。君子觀此象﹐應以“朋友講習”的形式效法自然。從人來講﹐兌的形象是“口”﹐兩個兌就是兩口相對﹑相互交流﹐這是“朋友講習”這一意象的卦象根據。

  按照儒家思想﹐人際關係中有五種最重要的關係﹐即五倫﹕君臣﹑父子﹑夫婦﹑兄弟﹑朋友。其中﹐父子﹑夫婦﹑兄弟屬於家庭關係﹐朋友﹑君臣屬於社會和政治關係。象辭拈出“朋友”一倫作為“兌”之形象﹐強調“兌”發揮作用主要在社會政治領域﹐協商內容主要是公共事務。同時﹐“朋友”在五倫中最為平等﹐體現了協商的基本要求。就此而言﹐象辭選擇“朋友講習”作為“兌”的核心意象﹐並引申出平等對話﹑理性交流為其主要內涵﹐可謂獨具匠心。

  如果說“兌卦”的象辭揭示了協商的內涵﹐那麼﹐其彖辭則討論了協商的作用和意義﹕“說以先民﹐民忘其勞。說以犯難﹐民忘其死。說之大﹐民勸矣哉﹗”“說之大﹐民勸矣哉”是對協商功能的總體評價﹕兌之道多麼偉大啊﹐它可以有效引導和說服民眾。具體言之﹐這種引導和說服包含兩個層次﹕其一﹐協商提高民眾對政策的認同﹐“說以先民﹐民忘其勞”﹔其二﹐協商提高民眾對政治共同體的認同﹐“說以犯難﹐民忘其死”。這裡強調的就是協商能有效塑造民眾的政治認同﹐即使面對生命危險亦在所不辭。

  “天”與“孚”﹕協商的根據和原則

  在彖辭中﹐“兌卦”提出了協商的根據和原則﹕“剛中而柔外﹐說以利貞﹐是以順乎天而應乎人”。“天”即“天道”﹐這是具有超越地位的價值根源和正當性根據。在協商過程中﹐參與者在提出主張和理由時必須合乎天道﹐否則不足以服人。

  如何做到合乎天道呢﹖“兌卦”從卦象出發﹐提出了“剛中”和“利貞”的要求。“剛中而柔外”指兌的形象﹐初爻和二爻均為陽爻﹐陽剛得中﹐故雲“剛中”﹔三爻是陰爻﹐陰為柔﹐在外﹐故雲“柔外”。將“剛中”這一象徵運用於人事尤其是協商場景﹐就是“說以利貞”﹐即在對話中要動機純正﹑堅守正道。在“說以利貞”原則下﹐“兌卦”在象辭和二﹑五爻的爻辭中又提出了協商必須遵循的兩個原則。

  第一﹐平等原則。“兌卦”象辭以“朋友講習”作為“兌”的主要意象﹐如上所述﹐五倫中“朋友”一倫是“平等”的。當然﹐協商中的平等是一種理想狀態﹐現實中更多是各種等級式關係。“兌卦”所要傳遞的信息是﹐儘管等級式關係不可避免﹐但在協商這個特定場景和時刻﹐參與者需將各種社會身份暫時懸置起來﹐以朋友相待。唯此﹐才有真正的協商。

  第二﹐真誠原則。“兌卦”的二﹑五兩爻﹐陽剛居中﹐有中心誠實之象﹐故九二和九五的爻辭均以“孚”命之。孚者﹐誠信也。九二的爻辭是“孚兌﹐吉﹐悔亡”。儘管九二履不當位﹐但仍然能夠得吉而悔亡﹐關鍵就在於以真誠的態度參與對話(即“孚兌”)﹐體現“剛中”和“說以利貞”的要求。九五的爻辭是“孚于剝﹐有厲”。九五居君位﹐從協商角度講屬於決策者﹐職責是對不同意見進行抉擇。九五的爻辭警告﹕如果“孚于剝”﹐就危險了。“剝”者﹐陰消陽也﹐此處的陰是指上六。下文會講到﹐上六參與協商的態度是不正確的﹐它不是“順乎天”﹐而是試圖引導對話朝著對自己有利的方向發展。此時的九五﹐需要在九四所代表的正確意見和上六所代表的錯誤意見中選擇﹐而祗有從公共利益出發﹐才能抵禦上六的誘惑。

  “和”與“商”﹕協商的方式和前提

  如果說“剛中”“利貞”“順乎天”等講的是協商所應遵循的根據和原則﹐那麼“柔外”和“應乎人”強調的則是協商的方式。

  “應乎人”不僅要求“說”的內容要合乎天道﹑應乎民心﹐而且要求“說”的方式順乎人情。它強調協商必須採取適當方式﹐才能取得良好效果。“兌卦”初﹑三﹑四﹑六這四個爻均著眼於此。其中﹐初﹑四兩爻從正面立論﹐三﹑六兩爻從反面立論。

  初九的爻辭是﹐“和兌﹐吉”﹐強調以和順﹑平和﹑和而不同的態度參與協商對話。首先﹐初九雖為陽爻﹐但居兌之初﹐地位卑下﹐能夠以和順態度待人接物﹔其次﹐初九雖地位卑下﹐但陽爻居陽位﹐為得其位﹐有“剛中”之德﹐故能始終保持平和心態﹐不卑不亢﹔最後﹐初九和與之相應的九四均為陽爻﹐此為無應﹐無應則無所牽掛﹑無所羈絆﹐在協商中可以做到公而忘私﹐對不同意見不偏不倚﹑和而不同。

  九四的爻辭是“商兌未寧﹐介疾有喜”。“商”應理解為“商度”﹐即對不同觀點進行斟酌﹑權衡和考量。“商兌”就是“以商度為特徵的內在對話”﹐這是協商的前提。這一思想與當代協商民主基本理念不謀而合。按照協商民主理論﹐“協商”一詞有兩層含義﹕一是慎思﹐即個體自身對議題進行審慎思考﹔二是對話﹐即個體之間就所關心的議題展開理性討論。這兩層含義相互關聯﹑相互促進。儘管我們不能說“兌卦”提出了協商民主的思想﹐但“兌卦”九四確實指出了協商中非常重要的一個面向──慎思﹐而且闡明了慎思的原則──“介疾”﹐即介然守正﹐不為各種片面信息或偏私觀點所誘惑。

  三爻的爻辭是“來兌﹐兇”。“來”是迎合﹐“來兌”就是以諂媚逢迎的方式展開對話。從爻象上看﹐六三陰爻居陽位﹐不中不正﹐處上兌下兌之間﹐對不同觀點左右逢迎﹐有柔外之態而無剛中之德﹐這既不符合“孚”的原則﹐也無法達到朋友講習“互有滋益”的效果﹐還可能導致對話中的極化現象。上六的爻辭是“引兌”﹐就是在對話中試圖通過各種隱蔽手段﹐引導對話朝對自己有利方向發展。從協商角度講﹐它違背了“剛中”的要求﹐所以象辭對它的評價是“未光也”﹐即這種做法在動機上是不光彩的﹐在效果上也不會成功。六三和上六的共同點是﹐它們都沒有“孚”作為基礎﹐都背離了“兌”之道﹐是協商中需要反對的兩種錯誤傾向。

  “兌卦”協商思想的現代啟示

  “兌卦”對協商問題的思考對於今日之協商民主建設有著重要啟示。

  首先﹐應更加全面地理解協商的內涵。在“兌卦”中﹐作為“說”的“兌”至少有三種不同表現形式﹕第一﹐九四“商兌”中的個體慎思﹔第二﹐“說”(shu)﹐表現為象辭中的“朋友講習”﹐旨在通過平等真誠對話達成“順乎天”的共識﹔第三﹐“說”(shu)﹐表現為彖辭中的“說以先民”“說以犯難”﹐這是一種面向民眾的溝通﹐旨在通過“應乎人”的溝通進行有效動員。“兌卦”描述的協商﹐確實是一種更為全面的協商觀念。

  其次﹐應以系統的觀點看待協商民主建設。協商系統理論是協商民主理論近年來新的發展趨勢﹐而“兌卦”中已有協商系統的思想萌芽。兌卦的六個爻﹐下面三爻代表協商階段﹐上面三爻代表決策階段。除六三和上六是對錯誤協商傾向的批評外﹐其餘四個爻分別承擔不同角色。初九和九二屬於普通協商者﹔九四居大臣之位﹐要對協商中提出的不同意見進行權衡和篩選﹐供決策者參考﹔九五居君位﹐是決策者﹐需要基於協商成果作出最後決策。在“兌卦”勾勒的協商圖景中﹐不同位置的人各司其職共同完成從協商到決策的過程。

  最後﹐應深刻認識協商過程的複雜性。現實生活中﹐參與協商的人很多時候不一定能夠將公共利益置於私人利益或集團利益之上。對此﹐“兌卦”早有警示﹐並討論了協商可能出現的錯誤傾向﹕六三的“來兌”和上六的“引兌”。它秉持“孤陰不生﹑孤陽不長”的基本理念﹐探索如何保證“陽”所代表的積極力量在協商和決策中的主導性地位。就此而言﹐“兌卦”提出了如何處理協商中的私利的問題﹐對於我們思考這一議題具有一定的啟發。

  《光明日報》( 2020年07月31日 11版)

[ 責編﹕張悅鑫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