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點擊瀏覽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按鈕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沒有縱深的歷史感 寫不出鄉村的意義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沒有縱深的歷史感 寫不出鄉村的意義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20-07-31 05:30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沒有縱深的歷史感 寫不出鄉村的意義

  作者﹕阿來(四川省作家協會主席)

  今年是脫貧攻堅決戰決勝之年﹐其間湧現出一大批反映脫貧攻堅的文學作品。相比過去﹐作品質量有所提昇﹐但能提昇到什麼程度呢﹖也就是說﹐作品能否與其所要表現的現實豐富性相匹配﹖這是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從我這三年深入生活的經驗來看﹐也從我閱讀過的一批此類題材的作品來看﹐脫貧攻堅題材寫作的成功與否﹐決定性因素還是在寫作者這一方面。

  脫貧攻堅﹐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促進社會全面發展的一項劃時代宏偉工程。與之相應﹐從中央到地方﹐推出了各項政策措施﹐其所產生的積極效應﹐既在當下清晰可見﹐更重要的是必將對當地未來發展產生深遠而持久的影響。眼下的問題是﹐我們的寫作者在從事這類題材創作時﹐往往缺少縱深的歷史感﹐容易陷入就事論事﹑以事例詮釋國家政策的窠臼﹐作品程式化概念化。說是新聞﹐缺乏新聞的即時性﹔說是文學﹐又缺乏文學的縱深感與認知度。從大局上講﹐許多年前聯合國就有在全世界範圍的減貧計劃﹐中國的脫貧攻堅﹐正是其中最持之以恆﹑成績最為卓著的部分。中國貧困人口的大幅度減少﹐不光促進中國社會的全面進步﹐對世界也是巨大貢獻。

  就中國自身歷史來講﹐二十世紀二三十年代以來﹐以晏陽初先生為代表的一批先進知識分子﹐就認識到中國真正的強盛與進步﹐除了制度的革命﹐除了工業﹑科學﹑城市的進步﹐農業經濟﹑農民覺悟﹑農村社會治理﹐也是社會改良的一個重要方面。從那時起﹐就有一批有志之士深入農村﹐從創辦農民夜校﹐建立各種經濟合作組織﹐到改善村容村貌﹐付出了不懈努力。而今天﹐藉助舉國體制的優勢﹐通過推進鄉村振興戰略和開展打贏脫貧攻堅戰三年行動﹐逐步使這一百年夙願得以真正實現。更簡單地說﹐今天的脫貧攻堅是改造落後鄉村的一個全面戰役﹐中央提出的一個目標是“兩不愁三保障”﹐所著眼的不是某一個貧困家庭具體的增收指標﹐那祗是吃和穿“兩不愁”﹐而“三保障”所要解決的是教育﹑衛生和住房問題。這些目標一一實現後﹐整個鄉村社會面貌就會發生實質改變﹐文明程度會有大幅提昇。歷史和正在發生的現實是宏闊的﹐但我們的很多寫作﹐還停留在就事論事的層面﹐看幾件材料﹐找一兩件先進事例﹐下去走馬觀花一番﹐與預定主題相關的就看見﹐不相關的就看不見。

  從表面上看﹐這種現象是寫作層面的問題﹐往深裡看﹐這是因為我們從事文學工作的人平時習慣在文學圈裡打轉。沒有打開自己﹐面對歷史不能形成縱深的歷史觀﹐面對現實也沒想著去脫貧攻堅現場。脫貧攻堅題材寫作﹐不是簡單地去找一個寫作題材﹐而是認知社會﹑向現實學習的一個好機會。學習一點經濟學﹐學習一點鄉村治理之道﹐學習一點產業知識﹐學一點當地歷史與文化﹐學一點當地的自然鄉土志。以這樣的方式體察中國之所以為中國﹐體察一個曾經衰老的中國如何一點點改變﹐從物質到精神再度走向強盛的內在秘密。

  偉大現實的發生﹐其表現錯綜複雜﹐其動機宏遠深闊﹐如果我們只以單純的文學眼光﹐去抓一個寫作題材﹐再以所謂純文學的眼光一再過濾﹐就剩下一點空洞的激情﹑無憑的修辭﹐失卻了活生生的現實和現實背後更豐富的社會﹐以及更縱深的歷史感﹐在文字中最後只留下一個只會做出機械反應的呆板身影。在現實如此豐富與偉大的時代﹐中國文學﹑中國作家不該留下這樣的身影。

  在脫貧攻堅現場﹐我經常聽到幹部群眾說要“用繡花功夫”﹐要“久久為功”。如果我們的寫作能克服功利心﹐能以同樣的態度﹐有同樣的決心﹐相信在同類題材的寫作中肯定能有更多更豐厚的收穫。古人說﹕“事非經過不知難。”我再續一句﹕“書將寫成心未安。”

  《光明日報》( 2020年07月31日 13版)

[ 責編﹕張悅鑫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