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點擊瀏覽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瀏覽器請點擊“”按鈕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閱讀﹕ 詩意盎然的早期藝術歌曲
首頁> 光明日報 > 正文

詩意盎然的早期藝術歌曲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20-07-31 05:45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作者﹕陳潔(南京師範大學音樂學院副教授)

  中國藝術歌曲濫觴于20世紀20年代﹐一個世紀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後﹐中國藝術歌曲日臻成熟。藝術歌曲發軔于德國﹐傳入中國後﹐經過中國音樂藝術家的改造創新﹐逐步凸顯了中國藝術歌曲的特點。

  詩意盎然是中國藝術歌曲的顯著特徵。原本歐洲的藝術歌曲就是詩歌與音樂的高度融合。那時﹐藝術歌曲的歌詞大都採用名人詩作。中國詩含蓄雋永﹐意境更勝﹐譜成歌曲﹐以聲傳情﹐以情達意﹐別有韻味。

  中國古典詩詞﹐尤其唐詩宋詞﹐很多名篇被譜寫成歌曲﹐或寫母愛親情﹐如孟郊的《遊子吟》﹔或寫思鄉之情﹐如李白的《靜夜思》﹔或寫報國之情﹐如岳飛的《小重天》﹔或寫怨憤之情﹐如辛棄疾的《欲說還休》﹔或寫離別之情﹐如葉清臣的《留別》﹔或寫豪邁之情﹐如王之渙的《登鸛雀樓》﹐等等。這些歌曲無不以情見長。一些藝術家也用新詩譜曲﹐其中不乏名作﹐如趙元任譜寫的《教我如何不想他》。這是劉半農于1920年寫的一首白話詩﹐1926年旅居倫敦的趙元任把它譜寫成歌曲。

  趙元任被譽為“漢語言學之父”“中國近現代音樂的先行者”。在英國留學時讀到劉半農的這首詩﹐深受觸動﹐他把詩中的男女戀情轉化為思念故國之情﹐為之譜曲﹐把自己的語文修養與音樂造詣傾注其中。詩共四段﹐用比興寫成。每段四句。最後一句都是“教我如何不想他”﹐節奏鮮明﹐朗朗上口。第一﹑二段﹐用地上﹑天上﹑月亮﹑海洋等意象﹐描寫廣闊的空間﹐展示了戀愛的廣度﹐表達自己對祖國的苦戀。第三﹑四段﹐用“落花流”“魚兒游”“枯樹搖”“野火燒”等意象﹐還有燕子傳信﹑殘霞示愁的擬人手法﹐渲染悲情﹐表達了詩人難解鄉愁﹑漂泊不定之情﹐展現戀愛的深度。每段都用反問句﹐袒露戀之深﹑愁之痛﹑愛之切﹑情之濃。歌曲主調建立在五聲音階基礎上﹐點題樂句“教我如何不想他”﹐採用京劇西皮原板過門的音調加以變化﹐使作品的民族風味顯得格外濃郁。這首作品男聲高﹑中﹑低音均可演唱﹐百年傳唱歷久不衰。

  反映時代精神是中國藝術歌曲的又一特徵。中國歌唱藝術歷來有“樂教”傳統﹐更重視“教化之義”。西方藝術歌曲則更重視“聲音之美”。

  中國藝術歌曲總是體現著時代精神。二十世紀三四十年代中國革命戰爭如火如荼﹐其間湧現了不少反映抗日救亡時代精神的藝術歌曲。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藝術歌曲漸入成熟階段﹐特別是改革開放後﹐中國藝術歌曲出現了“井噴”現象﹐優秀作品如《在希望的田野上》《啊﹐中國的土地》《那就是我》《多情的土地》《我和我的祖國》《鄉音鄉情》等﹐無不表現了中國人民意氣風發﹑昂揚向上的時代精神。

  且以中國早期藝術歌曲蕭友梅的《問》﹐來看藝術歌曲對時代精神的反映。蕭友梅是中國音樂教育的奠基人和開拓者﹐著名的音樂理論家和作曲家。二十世紀二十年代初﹐國家正處於內憂外患之中。時任北京大學音樂傳習所教務主任的蕭友梅﹐對易韋齋的詞《問》產生強烈共鳴﹐寫成歌曲《問》。全詞兩段﹐採用了屈原《天問》的風格﹐每段都以“你知道你是誰”發問開頭﹐繼而發問﹕“你知道今日的江山有多少淒涼的淚﹖”“你知道塵世的波瀾有幾種溫良的類﹖”自問自答﹐借鑒陸游《釵頭鳳》的手法﹐採用痛徹心扉的單字“垂﹗垂﹗垂﹗垂﹗”作結﹐淚滴悲痛﹐直抒胸臆﹐表達了萬箭穿心﹑慟不忍言的傷痛之情。對應于樸實的文字﹐蕭友梅譜曲﹐沒有用華麗的音樂語言和複雜的創作手法﹐而是用極其簡練的材料﹐以舒緩的慢板﹑發散的音型﹑含蓄的律感﹐唱出了對當時國家沉淪的憂慮。歌曲最後沉吟似的尾聲﹐使全曲餘韻無窮。

  伴奏與和聲是中國藝術歌曲形態的重要特徵。伴奏特色是藝術歌曲異于其他歌曲的固有特徵。一般歌曲的伴奏﹐都是“以歌為主﹐以奏為輔”的陪伴關係﹔而藝術歌曲的伴奏﹐則是“歌奏相諧﹐結伴同行”的同伴關係。藝術歌曲的伴奏往往是以和聲出現的。和聲最大的功能是美化旋律﹐或補充﹐或修飾﹐或凸顯。和聲常常表現為歌詩與音樂細緻入微的有機結合。

  二十世紀三十年代中國藝術歌曲創作的領軍人物黃自的作品﹐伴奏與和聲的特色就很突出。他譜曲的《玫瑰三願》﹐詞作者龍七﹐歌曲描繪了一位不甘接受命運安排的女子憧憬美好未來﹐渴望得到他人的關愛。黃自先生譜曲採用的是兩段體的結構。前奏4小節﹐弱起進入﹐力度很小﹐和聲織體以柱式和弦為主﹐重復音樂主題﹐表現清靜﹑淡雅的情緒﹐為入歌做鋪墊。第一段歌曲唱完﹐進入間奏﹐仍然採用高聲部柱式和弦的手法﹐將柱式和弦音疊厚使用﹐並在低聲部運用分解和弦琵音的織體形式與高聲部對比。由間奏自然引出了第二段唱。當歌曲進入高潮部分時﹐對“紅顏常好不凋謝”中“紅顏”兩字﹐鋼琴伴奏中高聲部一個小節僅兩個柱式和弦的襯托﹐將音樂推向高潮。最後一句“留芳華”在柱式和弦的伴奏下推向了不協和﹐以極弱力度的低音結束全曲﹐讓聽者體會“美永駐人間”的美感。

  《春思曲》詞作者韋瀚章﹐敘述的是在春雨綿綿的深夜﹐一位女子因思念情人夜不能眠的情景。黃自譜曲採用了再現二部曲式結構。全曲旋律形態是大調的調式走向﹐但從和聲的角度來分析﹐又為小調的和聲體系﹐如此和聲體現了閨怨之情。音樂的發展部﹐少女看到綠柳春風﹐雙燕嬉戲﹐觸景生情﹐為了描寫“更妒煞無知雙燕”﹐音樂主旋律層層遞進﹐利用轉調手法﹐將音樂轉到小七和弦旋律﹐悄無聲息地轉回大調﹐音樂和歌詞融合為一﹐把女子的思念和怨恨推向高潮﹐迸發出攝人心魄的感染力。

  《光明日報》( 2020年07月31日 16版)

[ 責編﹕張悅鑫 ]
閱讀剩餘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