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請使用瀏覽器分享功能進行分享

正在閱讀﹕中國科研人員發現曾被認為“野外滅絕”的枯魯杜鵑
首頁 > 讀圖頻道> 社會 > 正文
[責編﹕丁玉冰]

中國科研人員發現曾被認為“野外滅絕”的枯魯杜鵑

來源﹕中新網2020-05-27 09:32

24小時熱圖
  • 黃河小浪底洪水調度運用模式平穩演進

  • 香港市民唱響心中的國歌

  • 重慶綦江洪峰過境

  • 印度﹕火車車廂改造的新冠隔離點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讚
     
    0
  • 飄過
     
    0
推薦閱讀
近年來﹐在政府的引導和幫助下﹐吳天成一家發展起水蜜桃和家禽養殖產業﹐年收入約8萬元﹐生活條件逐步改善。近年來﹐在政府的引導和幫助下﹐吳天成一家發展起水蜜桃和家禽養殖產業﹐年收入約8萬元﹐生活條件逐步改善。
2020-07-02 11:26
7月1日﹐遊客在比利時布魯日乘船遊覽。據當地旅遊業工作人員介紹﹐目前到布魯日的遊客大多是“一日游”﹐且來自歐盟和申根區國家之外的遊客很少。據當地旅遊業工作人員介紹﹐目前到布魯日的遊客大多是“一日游”﹐且來自歐盟和申根區國家之外的遊客很少。
2020-07-02 10:58
時下﹐黑龍江省各處濕地水草豐美﹐綠意醉人﹐濕地與城市和諧共生。新華社記者王建威攝  這是7月1日拍攝的哈爾濱文化中心濕地公園(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王建威攝  7月1日﹐市民在哈爾濱文化中心濕地公園遊玩(無人機照片)。
2020-07-02 08:24
這是7月1日在黎巴嫩首都貝魯特拍攝的拉菲克‧哈裡裡國際機場航站樓外景。黎巴嫩1日重新開放受疫情影響關閉的拉菲克‧哈裡裡國際機場﹐但每天入境旅客量限制在2000人次左右。黎巴嫩1日重新開放受疫情影響關閉的拉菲克‧哈裡裡國際機場﹐但每天入境旅客量限制在2000人次左右。
2020-07-02 08:22
7月1日拍攝的貴州省綏陽縣風華鎮鄉村風光(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楊楹 攝  7月1日拍攝的貴州省綏陽縣風華鎮鄉村風光(無人機照片)。
2020-07-02 08:21
7月1日﹐在擴增實驗室內﹐實驗人員將核酸反應板放入PCR儀中做熒光反應檢測。新華社記者 彭子洋 攝  7月1日﹐在提取實驗室內﹐實驗人員將樣本板放入自動提取儀後核對樣本板和試劑板位置。
2020-07-02 08:21
7月1日﹐在馬耳他國際機場﹐旅客走下飛機。馬耳他國際機場于7月1日重新開放。馬耳他國際機場于7月1日重新開放。7月1日﹐在馬耳他國際機場﹐佩戴防護裝備的安保人員與旅客交流。新華社發(喬納森‧博爾格攝)
2020-07-02 08:21
這是7月1日拍攝的黃河小浪底洪水調度運用﹑水庫洩洪的場景(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朱祥 攝  這是7月1日拍攝的黃河小浪底洪水調度運用﹑水庫洩洪的場景(無人機照片)。
2020-07-02 08:19
7月1日﹐在呼和浩特東火車站﹐鐵路工作人員在D2798次“和諧號”動車組列車旁合影留念。自7月1日起﹐內蒙古呼和浩特與山西太原間首次開行動車組列車﹐動車組列車每日開行2對﹐兩地間客運鐵路運行時間由過去的近10小時縮短至最快5小時以內。
2020-07-02 08:18
7月1日﹐科威特首都省的政府部門一名工作人員戴著防護裝備工作。科威特從6月30日起進入復工復產第二階段﹐政府部門和私營部門部分恢復工作﹐重新開放公園﹑銀行﹑零售店等﹐商場每天上午10時至下午6時恢復營業。 新華社發(阿薩德攝)  7月1日﹐科威特首都省的政府部門內的座椅只允許間隔就坐。
2020-07-02 08:18
這是6月30日在蘇丹喀土穆中國駐蘇丹大使館拍攝的中蘇抗疫合作與中蘇關係視頻研討會現場。中國駐蘇丹大使館和揚州大學蘇丹研究中心6月30日共同舉辦“中蘇抗疫合作與中蘇關係視頻研討會”。
2020-07-02 08:16
2020-06-20 11:32
加載更多

中國科研人員發現曾被認為“野外滅絕”的枯魯杜鵑

  5月26日記者從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獲悉﹐近日﹐中國科研人員在野外考察過程中重新發現已被宣佈野外滅絕的枯魯杜鵑。由於目前僅發現一株﹐亟需進行“地毯式”調查和搶救性保護。1929年9月﹐美國植物學家洛克在四川西南部的枯魯山區採到一份杜鵑標本﹐但未命名。直到1953年﹐該標本被作為粘毛杜鵑的變種發表﹔後于1978年被提昇為種﹐中文名為枯魯杜鵑。在2013年中國環境保護部和中國科學院聯合發佈的《中國生物多樣性紅色名錄-高等植物卷》和覃海寧等(2017)發表的《中國高等植物紅色名錄》裡﹐枯魯杜鵑均被評估為野外滅絕(EW)。自1929年以後﹐中國數字植物標本館僅有2008年採自四川省涼山州普格縣螺髻山的“疑似枯魯杜鵑”標本記錄。圖為科研人員發現的枯魯杜鵑。 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提供

中國科研人員發現曾被認為“野外滅絕”的枯魯杜鵑

  日前﹐在第二次青藏高原綜合科學考察項目和國家科技基礎資源調查專項項目的支持下﹐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極小種群野生植物綜合保護團隊的馬永鵬﹑劉德團﹑姚剛等﹐對四川省涼山州普格縣螺髻山﹑木裡縣的枯魯山區展開了調查。圖為科研人員發現的枯魯杜鵑。 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提供

中國科研人員發現曾被認為“野外滅絕”的枯魯杜鵑

  在螺髻山的調查過程中﹐科研人員發現該疑似種與枯魯杜鵑至少在毛被﹑花色﹑花形方面有明顯區別﹐遂判斷該疑似種並非枯魯杜鵑。木裡縣的枯魯山區在地圖上已經不存在﹐經過查閱相關資料﹐在《中國黃教喇嘛的木裡王國(插圖版)》中找到了相關記載﹐“kulu”意指木裡縣的“康塢”﹐而木裡縣唯一保留“康塢”關鍵詞的祗有明神宗年間建造的康塢大寺﹐基於此考察隊對康塢大寺周圍的山區開展了為期2天的調查﹐就在大家覺得此次調查無望且快要下山時﹐發現了一株花團錦簇的杜鵑﹐經與模式標本比對﹑中國植物志核對﹐確認為枯魯杜鵑。此次野外科學考察改寫了枯魯杜鵑“野外滅絕”的歷史。不過﹐目前科研人員僅發現一株。圖為科研人員發現的枯魯杜鵑。 中國科學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