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時政頻道> 正文

通道轉兵﹕一座湘西小城的厚重

2016-08-16 16:10 來源﹕新湘 印宇鷹 我有話說
2016-08-16 16:10:09來源﹕新湘作者﹕印宇鷹責任編輯﹕袁晴

  八十二年前﹐紅軍長征在湖南期間﹐中央紅軍負責人在渠水河畔的通道縣﹐召開緊急會議(又稱通道會議)﹐會議促成了“通道轉兵”﹐實現偉大的歷史轉折﹐挽救了黨﹐挽救了紅軍﹐挽救了中國革命。而今﹐我們重溫這段歷史﹐挖掘和傳承通道轉兵會議的精神﹐不僅能夠感受到先輩堅定的革命信念﹑崇高的理想追求﹐更能夠從中汲取正能量﹑凝聚精氣神﹐為實現地方經濟發展積蓄強大動力。

  紅軍長征﹐經歷了悲壯空前﹑前途未卜的漫漫征程﹐在恭城書院召開的史稱通道會議﹐實現了轉敗為勝的偉大歷史轉折﹐自此處處“有通道”

  從1930年12月到1934年12月的4年間﹐曾有中國工農紅軍的三路大軍途經通道縣境。第一路由鄧小平﹑張雲逸等率領的紅七軍﹐從廣西右江革命根據地向江西中央蘇區集中﹐于1930年12月途經通道。第二路由任弼時﹑肖克﹑王震等率領的紅六軍團﹐受中共中央派遣執行長征先遣任務﹐從湘贛革命根據地向湘鄂西革命根據地轉移﹐于1934年9月途經通道。歷史上的通道轉兵﹐是指1934年12月中央紅軍長徵到達湖南西南邊境之通道時﹐放棄了北上湘西與紅二﹑六軍團會合的原定方針﹐而改向敵人力量薄弱的貴州進軍﹐從而挽救了紅軍﹐拯救了中國革命。紅軍每次經過通道都留下了珍貴的革命文物和許多可歌可泣的革命故事。

  第五次反“圍剿”失敗後﹐中央紅軍最初確定﹐並報共產國際批准﹐進行轉移目標﹐去湘西與紅二﹑六軍團會合﹐在那裡建立新的革命根據地。為達此目的﹐1934年11月底﹐當紅軍突破第四道封鎖線﹐渡過湘江後﹐就打算從廣西資源大埠頭出湖南城步向湘西進軍。但此時﹐發現敵追剿總司令何鍵指揮其所屬的湘軍和中央軍近20萬人馬﹐向新寧﹑城步﹑綏寧一線推進﹐堵擊紅軍北上。而廣西桂軍則有從大溶江口﹑龍勝一帶襲擊紅軍左側之可能。為此﹐紅軍決定不出城步﹐而繼續向西開闢前進道路。12月4日﹐朱德電令“我野戰軍以繼續西進至通道以南及播陽所﹑長安堡地域之目的。”很明顯﹐電令所指的通道以南為目的﹐決不是停留不走﹐而是要從此地北上湘西與紅二﹑六軍團會合。因為“左”傾領導者認為﹐祗有到了湘西﹐放下行李﹐才能打仗。

  早在湘江戰役之前﹐蔣介石察覺了中央紅軍北上湘西與紅二﹑六軍團會合的戰略意圖。11月17日﹐蔣介石“南昌行營”發佈了《湘水以西區域“剿匪”計劃大綱》﹐其意圖在於防止中央紅軍實現與“賀﹑蕭合股之目的”與“長驅入黔”的可能。當年11月底﹐紅軍渡過湘江﹐在湘江以東地域消滅紅軍的企圖破滅後﹐為阻止中央紅軍北上湘西與紅二﹑六軍團會合﹐蔣介石即令各路“追剿”軍和湘﹑桂﹑黔軍閥進行新的圍堵﹐妄圖在湘桂黔邊境的通道以北地域﹐將中央紅軍消滅。12月2日﹐蔣介石親自任命的“追剿軍總司令”何鍵命令湘軍和國民黨中央軍“一面移兵于武(岡)﹑新(寧)﹑城(步)﹑綏(寧)之線”堵截﹐一面分兵尾追紅軍。12月10日﹐當中央紅軍行進在湘﹑桂邊境的越城嶺時﹐數十萬敵軍已搶先在通道以北進入陣地﹐具體的兵力部署為﹕湘軍劉建緒部﹐7個師8萬餘人﹐一部置於城步﹑綏寧﹐一部尾追紅軍﹐主力集結于靖縣。蔣軍薛岳部﹐8個師又1個縱隊11萬人﹐一部置於黔陽﹑芷江﹐主力集結于洪江﹑會同﹐並向靖縣推進﹐扼守去湘西的要道。與此同時﹐蔣湘兩軍還修築了四道嚴密的碉堡防線﹐僅綏寧﹑靖縣﹑會同﹑黔陽﹑城步五縣統計﹐就有碉堡211座﹐其中會同縣就有91座。廣西軍閥李宗仁﹑白崇禧﹐在紅軍出桂北後﹐唯恐紅軍反桂﹐急將15軍夏威部編成第一追擊隊﹐將第七軍廖磊部編為第二追擊隊﹐分別由廣西尾追﹐並經龍勝﹑古宜抄襲紅軍側面﹐防護柳江上游﹐以斷紅軍南下之路。貴州軍閥王家烈﹐歷來與蔣介石存在統管與割據的矛盾。在紅二﹑六軍團西進時﹐曾受沉重打擊﹐其主力被紅二﹑紅六軍團牽制在銅仁﹑石矸等地無法脫身。為阻中央紅軍入黔﹐祗好命令黔軍第四旅旅長周芳仁率第七﹑第十五團趕赴永從﹑黎平﹑錦屏一線設防。同時又任命黔軍另一頭目猶國材為全省“剿匪總指揮”﹐並命其率三個團的兵力﹐增防黎平﹑永從。但王猶之間矛盾重重﹐疑忌尚深且雙方內戰方息﹐直到王家烈滿足猶的補足彈藥等條件後﹐才于12月初慢慢向指定防區開拔。由於猶部沒有如期趕到﹐實際上黎﹑錦一線﹐祗有周芳仁所率的兩個團﹐加之地方民團也不足3000人﹐而且是有名的“雙槍”(煙槍﹑步槍)兵﹐不堪一擊。貴州內地﹐黔軍兵力也少﹐裝備又差﹐防備也很空虛。

  中央紅軍長征出發時﹐共有8萬餘人。長征初期﹐由於紅軍指戰員英勇奮戰﹐取得了突破敵人四道封鎖線的勝利﹐在紅軍的戰史上寫下了光輝的一頁。但“左”傾領導人採用的錯誤戰略戰術﹐指揮失誤﹐使紅軍蒙受重大損失﹐湘江之戰﹐損失尤為慘重﹐兵力損失過半﹐僅剩下3萬多人﹐經過兩個多月的浴血奮戰﹐部隊疲憊不堪﹐幹部戰士情緒波動﹐戰鬥力已顯著下降。

  上述敵我態勢表明﹕通道北面之敵為紅軍五至六倍﹐南面之敵為紅軍兩倍﹐西面之敵為紅軍的十分之一。如果中央紅軍繼續按原計劃北上湘西﹐勢必落入強敵的虎口之中﹐有全軍覆滅的危險。如果南下廣西﹐有五六萬桂軍堵截﹐且深入桂省﹐並非中央紅軍的目標。因此﹐紅軍唯一的選擇和唯一的出路﹐祗有轉兵西進﹐向敵人力量薄弱的貴州進軍﹐而李德﹑博古硬要堅持原定方針﹐把已遭到重創而且疲憊不堪的3萬多中央紅軍﹐朝著十幾萬強敵的虎口裡送。如果按照“左”傾領導的意見辦﹐那麼後果不堪設想。在這關係到中央紅軍和黨中央生死存亡的危急關頭﹐黨中央于1934年12月12日在長征途中的通道縣召開臨時緊急會議(即通道會議)﹐會議由周恩來主持﹐出席會議的有毛澤東﹑博古﹑朱德﹑張聞天﹑王稼祥和共產國際派來的軍事顧問李德。會議的中心議題是討論迫在眉睫的進軍方向的問題。會議一開始﹐手握大權的李德﹑博古堅持要按原定方針辦﹐毛澤東力主放棄原定方針﹐改向敵人力量薄弱的貴州進軍。他在分析敵我雙方的形勢時指出﹕“貴州敵人力量薄弱﹐我們何不來個避實就虛﹐甩掉眼前的強敵到貴州去﹐為什麼一定要鑽‘口袋’呢﹖大路朝天﹐各走一邊嘛﹗”在戰略方針上﹐毛澤東提出﹕放棄與紅二﹑六軍團會合﹐酌情在貴州創建新的根據地。認為祗有這樣“才能挽救危機﹐爭取主動開闢北上抗日的道路……”毛澤東西進貴州的正確主張﹐得到與會的大多數人的支持。通道會議以通過毛澤東的正確主張而結束。會後軍委于當晚19時半向各軍團﹑縱隊首長髮出西入貴州萬萬火急的電報﹐13日中央紅軍遵照軍委命令﹐從通道分兩路西進﹐把幾十萬敵軍統統拋在湖南的西南地區﹐使蔣介石在湘西消滅紅軍的企圖破滅。毛澤東在危急的關頭挽救了紅軍﹐挽救了黨﹐也為遵義會議的勝利召開﹐實現歷史的偉大轉折﹐創造了前提條件。

  通道會議為長征勝利奠定了堅實基礎。“通道會議”是毛澤東在長征後第一次參與中央核心決策層會議﹐會議堅持的實事求是思想路線﹐糾正了路線上的“左”傾錯誤﹐贏得與會大多數同志的擁護及黨和軍隊的認可﹐一代偉人毛澤東在這裡開始重新“崛起”﹐給低谷中的中國革命帶來重大轉機。通道轉兵﹐中國轉運。它引領黨和紅軍突出重圍﹐走向光明﹐為黎平會議﹑猴場會議﹑遵義會議打下了堅實的思想基礎和組織基礎﹐最終造就了紅軍四渡赤水河﹑飛奪瀘定橋﹑爬雪山過草地等一個個偉大的奇跡﹐開闢了中國革命的新階段。

  通道會議給通道侗鄉留下了寶貴財富。“長征在通道”閃耀著革命精神的光芒。紅軍長征﹐經歷了悲壯空前﹑前途未卜的漫漫征程﹐在通道召開會議﹐實現了轉敗為勝的偉大歷史轉折﹐自此處處“有通道”。回顧“通道會議”的光輝歷史﹐探究中國革命的光輝典範﹐堅持“堅定信念﹑實事求是﹑敢於擔當﹑務求必勝”的通道轉兵精神﹐對於通道侗鄉貫徹落實“四個全面”戰略部署﹐不斷破解發展中的難題﹐奮力加快縣域經濟發展﹐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通道侗鄉始終秉承通道轉兵精神﹐以“堅定的信念﹑現實的真理﹑擔當的情懷﹑必勝的決心”推動侗鄉經濟社會發展﹐取得了輝煌成就。2015年﹐全縣實現地區生產總值33.76億元﹔完成公共財政收入3.22億元﹑地方財政收入2.11億元﹔實現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6506元﹑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5310元。城市實現擴容提質﹐縣城建成區面積從3.6平方公里擴大到5.3平方公里﹐全縣特色小鎮﹑美麗鄉村和侗寨景點化建設成效明顯﹐處處展示侗鄉老區開放﹑現代﹑活力的城鄉新景象﹐也為武陵山片區區域發展與精准扶貧提供了新樣本。

  (作者 印宇鷹 作者系中共通道侗族自治縣縣委書記)

  (《新湘評論》2016年第09期)

[責任編輯:袁晴]
獨家策劃

金民卿﹕凝聚起“重要窗口”建設的歷史合力

由光明日報社﹑浙江省委宣傳部和嘉興市委聯合主辦的2020“紅船論壇”﹐于8月3日至4日在浙江嘉興舉行。

"紅船精神"為"重要窗口"建設提供精神力量

由光明日報社﹑浙江省委宣傳部和嘉興市委聯合主辦的2020“紅船論壇”﹐于8月3日至4日在浙江嘉興舉行。

注意了﹗9月起﹐這8類藥醫保不再報銷﹗

《基本醫療保險用藥管理暫行辦法》明確規定﹐9月起有8類藥品將不納入《基本醫療保險藥品目錄》。

防護指南﹕不要在水龍頭下直接沖洗生肉製品

家庭製備食物注意關鍵環節衛生。特別是處理生的肉﹑禽﹑水產品等之後﹐要使用肥皂和流動水洗手至少20秒。不要在水龍頭下直接沖洗生的肉製品﹐防止濺灑污染。

手機光明網

光明網版權所有

光明日報社概況 | 關於光明網 | 報網動態 | 聯繫我們 | 法律聲明 | 光明員工 | 光明網郵箱 | 網站地圖

光明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