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請使用瀏覽器分享功能進行分享

正在閱讀﹕托舉生命的方舟──方艙醫院建設記
首頁> 時政頻道> 國內 > 正文

托舉生命的方舟──方艙醫院建設記

來源﹕新華網2020-02-20 09:59

調查問題加載中﹐請稍候。
若長時間無響應﹐請刷新本頁面

  新華社武漢2月19日電題﹕托舉生命的方舟──方艙醫院建設記

  新華社記者

  2月初﹐數以萬計﹑與日俱增的病患﹐已經遠超醫療資源負荷極限﹐如何實現“應收盡收﹑應治盡治”﹖

  新冠肺炎疫情重壓如山﹐在決戰之地武漢﹐這一難題亟待破解﹐必須破解﹗

  “要採取更加有力的措施﹐盡快增加醫療機構床位﹐用好方艙醫院﹐通過徵用賓館﹑培訓中心等增加隔離床位﹐盡最大努力收治病患者。”習近平總書記的指示堅定明晰。

  建設方艙醫院﹐用好方艙醫院﹐成為關鍵舉措。短短10多天裡﹐一座座被視為“生命之艙”的方艙醫院﹐在武漢三鎮建設啟用﹐大幅擴容收治能力﹐為奪取這場疫情防控勝利筑牢基石。

  2月10日﹐在武漢客廳方艙醫院﹐福建醫療隊的醫護人員在詢問患者病情。新華社記者 熊琦 攝

  刻不容緩的關鍵之舉

  告別紛飛的雨雪﹐武漢連續迎來晴日。

  2月18日下午3時﹐位於洪山體育館的武昌方艙醫院﹐又有一批24位新冠肺炎輕症患者出院。

  “感謝醫護人員﹐真的感謝你們﹗”“武漢必勝﹗”邁著不再沉重的步伐﹐出艙的患者臉上滿是欣慰和感激。截至目前﹐這家首批啟動的方艙醫院共有102人獲准出院﹐由社區接回繼續隔離14天。

  在武漢全市﹐截至18日24時﹐已投入使用12座方艙醫院﹐收治病人8563人。

  “要做到‘床等人’﹐絕對不能‘人等床’﹗”──根據最新部署﹐武漢正加快建設步伐﹐籌建新一批方艙醫院﹐以應對依然艱巨的收治任務。

  “這是國家在關鍵時期的關鍵之舉。以往沒有採用過﹐是我國公共衛生防控與醫療的一個重大舉措。”赴武漢調研指導的中國工程院副院長﹑呼吸與危重症醫學專家王辰評價。

  2月14日﹐患者在武漢江夏方艙醫院排隊登記。新華社記者 程敏攝

  時針撥回到10多天前──

  嚴峻疫情籠罩武漢全城﹕患者人數猛增﹐醫院床位全線告急。相當數量的輕症患者或疑似病人求醫無門﹐因怕感染家人有家難回。這種嚴峻形勢若得不到改變﹐這些人會陷入困境甚至引發悲劇﹐同時也會成為疫情擴散的主要源頭。

  “重症病人從發病到住院的平均時間是9.82天﹐很多人在等待中由輕症成為重症。”國家衛健委醫政醫管局副局長焦雅輝說。

  2月10日﹐在武漢客廳方艙醫院﹐甘肅醫療隊的醫護人員為患者辦理入院手續。新華社記者 熊琦 攝

  不斷累積的病患數字﹐如同巨大的“堰塞湖”﹐懸在每一個人心頭。雖然火神山﹑雷神山醫院陸續開建﹐武漢本地醫療資源極力挖潛﹐但依然遠遠滿足不了海量求醫需要。

  此時的武漢﹐不少患者痛苦煎熬。市民陸俊奕是其中之一。

  “頭痛﹑心臟痛﹐吃藥無效﹐得不到確診無法住院﹐我擔心病情一直發展下去﹐自己撐不下去……”

  2月2日清晨﹐已經多日高燒的陸俊奕拖著病體走了1個小時﹐到醫院進行核酸試劑檢測。次日出來的結果顯示“陽性”﹐但醫院爆滿﹑無法收治。

  2月17日﹐在武漢體育中心方艙醫院﹐江蘇醫療隊的醫護人員為患者做檢查。新華社記者 肖藝九 攝

  無助和絕望﹐也折磨著34歲的周莉。2月2日﹐她的丈夫CT顯示雙肺玻璃狀感染。看著愛人發燒不退﹐一天吐20多次﹐呼吸極度困難﹐2月4日晚﹐她哭著不停撥打120才求來一輛救護車。

  “到了武漢市第七醫院﹐沒有氧氣﹐祗能排隊等﹐輸完液後呼吸困難稍微好轉﹐醫生讓我們回家隔離。”

  醫院沒有床位﹐外面大雨瓢潑﹐周莉祗能扶著體力難以支持的丈夫﹐坐在醫院冰冷的走廊裡熬到天亮。“等待過程中﹐親眼看著好幾個人去世﹐那種感覺無法形容……”

  武漢2日累計確診5142例﹐3日累計確診6384例﹐4日累計確診8531例……快速增長的數字背後﹐是一條條亟待救治的生命。一床難求﹐是病人和家屬望眼欲穿的錐心之痛。

  應收盡收﹐刻不容緩﹗

  2月4日拍攝的正在加緊改造的武漢客廳方艙醫院。新華社記者 程敏攝

  “迅速把確診輕症病人都收治起來﹐給予醫療照顧﹐與家庭與社會隔離﹐避免造成新的傳染源﹐至關重要。”王辰說﹐這就要啟用大空間﹑多床位的“方艙醫院”。

  專業的建議﹐果斷的拍板﹐火速轉化為具體實踐──

  從2月3日起﹐在中央赴湖北指導組的推動下﹐武漢及全國各方救援力量連夜行動﹐緊急抽調20個省大型三級綜合醫院的醫學救援隊﹐將武漢市的會展中心﹑體育場館等改造成方艙醫院﹐集中收治確診輕症病人。

  早一分鐘﹐甚至就能挽救一個生命。

  僅僅一天多時間﹐2月5日晚10點﹐位於武漢國際會展中心的江漢方艙醫院率先啟用﹐床位數1500多張。首批3家中的另外兩家﹐位於洪山體育館﹑武漢客廳的方艙醫院也隨後啟用。

  2月6日凌晨﹐在病中苦苦等待的陸俊奕﹐終於等到了社區工作人員電話﹐“可以進方艙了﹗”。

  2月4日拍攝的正在加緊改造的武漢客廳方艙醫院外景(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程敏 攝

  周莉也盼來了好消息。9日晚﹐丈夫住進了武昌方艙醫院﹐狀況逐漸好轉。14日﹐確診感染的她﹐也被社區送進武昌方艙醫院﹐所幸症狀較輕。

  “對我來說﹐方艙醫院就是救命草﹐如果沒有它﹐我和老公還有很多病人不能及時救治﹐病毒還會一傳十﹑十傳百。”周莉說﹐每天都會有人出艙﹐每天都有醫生通報情況﹐“讓人看到希望”。

  2月14日﹐江漢方艙醫院迎來第一次大規模核酸檢測﹐病人排起了長隊。歡呼和掌聲傳來﹐那是有患者獲准出院。還有病友們互相詢問﹐期待下一批名單能有自己。

  陸俊奕的檢測還是“陽性”。但這次他沒有太多失落﹐“相信出院的日子不遠了”。

  “越來越多的患者康復出院﹐加快了周轉﹐解決亟待進艙患者的需求。”江漢方艙醫院院長﹑武漢協和醫院黨委副書記孫暉說﹐方艙醫院能高效益地取得控制傳染源﹑救治患者兩大目標﹐將在這次疫情防控中發揮出至關重要的作用。

  2月4日﹐工人在改造中的武漢客廳方艙醫院內施工。新華社記者程敏 攝

  爭分奪秒創造“方艙速度”

  2月11日﹐黃陂區體育館方艙醫院啟用﹔2月14日﹐以中醫為主的江夏方艙醫院啟用﹔2月17日﹐光谷國際會展中心方艙醫院啟用……經過爭分奪秒的改建﹐一座又一座方艙醫院投入使用。

  數字﹐記錄著這場與時間的賽跑。

  ──582分鐘。

  晚上8點接到緊急委託﹐承擔武漢長江新城方艙醫院的市政配套設計工作﹐上海市政總院44位工作人員徹夜不休﹐第二天早上6點就階段性完成了施工圖設計任務。

  “救護生命刻不容緩。與疫情搏鬥﹐確保醫院早日建成﹐我們一秒都不能鬆懈。”項目負責人劉俊說。

  ──19小時。

  接到緊急通知的第一時間﹐武漢市江岸區和長江建投集團立即著手﹐在原有廠房基礎上改建長江新城方艙醫院。選址﹑現場踏勘﹑規劃設計到開工建設﹐僅用了19小時。

  2月10日﹐在武漢客廳方艙醫院﹐福建醫療隊的醫護人員為患者檢測血氧含量。新華社記者 熊琦 攝

  一陣陣機器轟鳴﹐一輛輛運輸車駛入﹐戴著白﹑黃﹑紅各色安全帽的工人們往返穿梭﹐施工現場一派繁忙。21個艙位﹐3500多張床位……這裡將建成武漢目前最大一所方艙醫院。

  汗水﹐澆灌出這次前所未有的創舉。

  剛從火神山﹑雷神山醫院建設一線歸來的周瑞明﹐又投入到光谷科技會展中心方艙醫院建設之中。

  作為中建三局光谷科技會展中心方艙醫院項目總協調﹐周瑞明奔忙於方艙各區域。現場300余名工作人員及志願者們接龍搬卸﹑緊張組裝。2月5日凌晨3時﹐總面積約1萬平方米的方艙內﹐1000張病床及配套水電順利就位。

  2月5日晚﹐武漢方艙醫院收治首批患者﹐在江漢方艙醫院﹐患者排隊辦理入住手續。 新華社記者 熊琦 攝

  “為了方艙醫院﹐感謝各位﹗”2月15日﹐武漢麒麟物流方艙醫院交付後﹐現場負責人楊顯利向96小時不停歇的團隊成員含淚致謝﹐深深鞠躬。

  “謝謝你們﹐患者們可以方便用上熱水了﹗”2月15日清晨﹐武漢會展中心方艙醫院工作人員一邊引導貨車停靠﹐一邊向運輸人員表達謝意。

  頂風冒雪﹐經過21個小時疾馳﹐這輛來自杭州的貨車抵達武漢﹐運來中國能建葛洲壩集團旗下企業生產製造的4臺電熱水機組﹐為武漢會展中心方艙醫院解了燃眉之急。

  一批批建設者不捨晝夜﹐一支支醫療支援團隊披星戴月。

  “從接到任務到集結出發﹐緊急動員﹑人員遴選﹑物資準備等工作只用了一夜時間。”遼寧救援隊隊長﹑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急診科副主任崇巍介紹。

  2月4日10時﹐由46名醫護﹑後勤人員和1輛指揮車﹑6輛方艙車組成的遼寧國家緊急醫學救援隊從瀋陽出發。一路奔馳﹐隊員們抵達武漢後﹐立刻馬不停蹄投入洪山體育館方艙醫院的建設中。

  2月5日下午﹐醫護人員在江漢方艙醫院進行收治病人前最後的準備工作。新華社記者 熊琦 攝

  聽聞急需醫療設備﹐中國醫學科學院病原生物學研究所所長金奇一行驅車21小時﹐從北京星夜兼程趕到武漢客廳方艙醫院。他們帶來的移動生物安全三級(P3)實驗室﹐可為患者進行感染病毒核酸檢測。

  為了生命衝鋒﹐為了人民拼搏。截至目前﹐已有來自全國各地的72支醫療隊7708人援助方艙醫院﹐計劃床位達到3萬張。

  按照部署﹐武漢繼續啟動建設方艙醫院﹐加大收治能力﹐做到應收盡收﹔同時﹐進一步完善已建成方艙醫院的醫療設備﹐提高對輕症轉危重病例的救治能力。

  國家發展改革委16日宣佈﹐繼續安排中央預算內投資2.3億元﹐支持武漢市方艙醫院完善設施﹑增添必要的醫療設備﹐增強方艙醫院收治能力。

  “中方行動速度之快﹑規模之大﹐世所罕見﹐展現出中國速度﹑中國規模﹑中國效率。”對這次疫情防控﹐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說﹐這是中國制度的優勢﹐有關經驗值得其他國家借鑒。

  2月11日﹐武昌方艙醫院首批新冠肺炎患者出院﹐出院患者向媒體記者展示出院證明。新華社記者 程敏 攝

  眾志成城托起生命的希望

  一棵“信心樹”﹐“長”在方艙中。

  武漢客廳方艙醫院的一處牆上﹐用紅紙貼出的“樹幹”和“樹枝”上﹐滿是醫護人員和患者的便利貼留言﹐“願月余﹐疫病除﹐國泰民安”“平安回家﹐加油”……猶如纍纍果實。

  “這裡是我們共同的家。”入住一個多星期的患者向艷婷說﹐“畢竟這裡以前不是醫院﹐一開始有些擔心﹐但住下來後﹐立馬有了安全感。醫護人員每天測量3次血壓﹑體溫﹑血氧飽和度﹐如果病情加重﹐會馬上被發現並及時轉院﹐所以比在家隔離要安全。”

  2月14日﹐醫務人員在武漢首個以中醫為主的江夏方艙醫院病區熟悉環境。 新華社記者 程敏 攝

  有著同樣心理變化的﹐還有江漢方艙醫院的患者何丹。現在她每天都在朋友圈曬住院的一日三餐﹐牛肉﹑花菜﹑蘿卜燒肉……“我自己在家祗能下點雞蛋麵條﹐非常感謝這麼短時間內把我們安置到這裡。”

  配套設備從簡單到逐漸周全﹐醫護人員從急缺到迅速到位……籌建時間雖短﹐但方艙醫院對患者治療和生活的關照不斷細緻。

  2月10日﹐在武漢客廳方艙醫院﹐一名患者在翻閱圖書。新華社記者 熊琦 攝

  為幫助患者和醫護人員禦寒﹐各方艙醫院提前為每個病人準備加厚被子﹑電熱毯﹑取暖器﹐為全體人員配發軍大衣﹑羽絨服﹐有條件的啟用24小時集中供暖。

  “前期的一些設施不完備問題基本得到解決。”駐守武昌方艙醫院的上海華山醫院國家緊急醫學救援隊隊長張繼明說﹐經過幾天磨合﹐10多支醫療隊以及政府部門之間銜接順暢﹐患者治療情況平穩。

  一些場景令人振奮﹕在醫護人員帶領下﹐方艙醫院裡的患者們隨著音樂節拍跳起廣場舞﹑健身操﹐活力滿滿﹐促進身體更好更快地康復。

  一些鏡頭令人難忘﹕有的患者專注地閱讀著作﹐有的患者積極學習備考﹐有的患者安靜地玩著魔方……這些專心致志的身影﹐傳遞出樂觀﹑堅強的力量。

  2月10日﹐在武漢客廳方艙醫院﹐患者跟隨醫護人員做“呼吸操”。 新華社記者 熊琦 攝

  患者踏實安心的背後﹐則是醫護人員艱苦的付出。

  換上厚厚的防護服﹐不吃不喝不上廁所﹐一干就是6﹑7個小時……廣西婦幼保健院第二批支援湖北醫療隊隊員﹑廣西婦幼保健院重症醫學科護士梁藝華說﹐“每次活動都是汗流浹背﹐身上有很多熱氣﹐動作稍大一點的話﹐都會喘。”

  “穿上這套防護服﹐手腳就是笨笨的。”在武漢客廳方艙醫院﹐上海東方醫院國家緊急醫學救援隊的醫生趙黎明緊張忙碌著。

  趙黎明的工作主要包括收治患者﹐病史﹑服用藥物等問詢處理﹐給予藥物治療﹐並與患者交流﹑進行心理治療。雖然辛苦﹐他卻感到欣慰──患者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再不用到處求醫了”。

  2月17日﹐在武漢體育中心方艙醫院﹐江蘇醫療隊的醫護人員為患者做檢查。新華社記者 肖藝九 攝

  “醫護人員真的很辛苦﹐而且態度特別好。我旁邊病床有個老奶奶﹐生活有點不能自理﹐護士不僅給她送藥蓋被子﹐還一遍一遍陪她上廁所。”向艷婷說﹐“一些病人也體諒醫護人員﹐主動承擔一些清潔工作﹐彼此之間很融洽﹑很溫暖。”

  點點滴滴﹐感念在心。方艙與共﹐醫護人員和患者結為“一家人”。

  勠力同心﹐共克時艱。

  經上級批准﹐武昌方艙醫院成立東區和西區兩個病友臨時黨支部﹐組織黨員病友承擔匯總病友問題﹑領取發放物資﹑維持領飯秩序﹑疏導病友情緒等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組建病友臨時黨支部﹐讓方艙醫院更加井然有序﹐增強了大家戰勝疾病的信心。”病友臨時黨總支書記﹑武漢大學人民醫院乳腺甲狀腺外科護士長王建英說。

  2月17日拍攝的武漢體育中心方艙醫院。新華社記者 肖藝九攝

  同舟共濟﹐攜手向前。

  2月17日中午﹐一份巨大的蛋糕被送進江岸區方艙醫院﹐ 54名生於2月份過生日的患者和醫護人員共同慶祝生日。搖曳的燭光中﹐素不相識的人們打著節拍﹐臉上洋溢著笑容﹐切蛋糕﹐吹蠟燭﹐吃長壽麵……

  病毒無情﹐方艙有愛。一批批患者達到出院標準﹑獲准出艙﹐鼓舞著更多患者戰勝病魔的信心。

  2月14日拍攝的江夏方艙醫院外景(無人機照片)。 新華社記者程敏 攝

  “願漫天的飛雪帶走一切陰霾﹐期待一個晴朗﹑沒有病毒的好天氣﹗”一位患者許下心願。

  窗外﹐日出雪融﹐春意漸近。方艙醫院內﹐一本書﹐一段舞﹐一聲聲加油和祝福﹐期待著患者早日走出方艙﹐走進春天。(記者張旭東﹑鄒偉﹑廖君﹑胡喆﹑李思遠﹑徐海波)

[ 責編﹕張倩 ]
閱讀剩餘全文(

相關閱讀

您此時的心情

新聞表情排行 /
  • 開心
     
    0
  • 難過
     
    0
  • 點讚
     
    0
  • 飄過
     
    0

視覺焦點

  • 武漢雷神山﹕17名患者治癒出院

  • 中國抗疫醫療專家組抵達菲律賓

獨家策劃

推薦閱讀
空中俯瞰浙江省安吉縣天荒坪鎮余村(3月31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 攝  浙江省紹興市上虞區“農創客”鐘旭映(右二)在自家民宿向顧客推薦自己釀制的果酒(2018年10月28日攝)。
2020-04-06 22:25
察隅縣下察隅鎮卡地村新居與茶園(4月5日攝)。4月5日﹐察隅縣發展茶葉種植以來的首批春茶開採﹐茶葉成為當地村民致富增收的新產業。4月5日﹐察隅縣發展茶葉種植以來的首批春茶開採﹐茶葉成為當地村民致富增收的新產業。
2020-04-06 22:25
4月6日﹐在科威特哈瓦利省國際展覽中心﹐工人向新建的隔離中心內搬運床墊。科威特衛生部6日宣佈﹐過去24小時新增109例新冠肺炎病例﹐累計確診665例。科威特衛生部6日宣佈﹐過去24小時新增109例新冠肺炎病例﹐累計確診665例。
2020-04-06 22:24
白馬湖地處淮河流域下游﹐東貫大運河﹐西倚洪澤湖﹐南北分別銜接淮河入江水道和入海水道﹐湖泊水域面積113平方公里﹐是全國15個生態良好重點保護湖泊之一。白馬湖地處淮河流域下游﹐東貫大運河﹐西倚洪澤湖﹐南北分別銜接淮河入江水道和入海水道﹐湖泊水域面積113平方公里﹐是全國15個生態良好重點保護湖泊之一。
2020-04-06 22:24
在位於上海松江的江南古典園林──醉白池﹐春花與古建築相映襯(4月6日攝)。在粉牆黛瓦﹑春色滿園中﹐遊人們欣賞濃濃春意﹐感受古色古香。在粉牆黛瓦﹑春色滿園中﹐遊人們欣賞濃濃春意﹐感受古色古香。
2020-04-06 22:23
新華社記者 宋彥樺 攝  4月5日﹐在新疆新源縣那拉提鎮阿爾善村﹐海依那爾(前)和家人在整理房氈﹐準備搭建氈房。新華社記者 宋彥樺 攝  4月5日﹐在新疆新源縣那拉提鎮阿爾善村﹐村民海依那爾的父親塔爾別爾地‧阿吾巴克爾在安裝氈房。
2020-04-06 22:21
4月6日﹐陝西省第二批援鄂醫療隊乘坐的包機在西安咸陽國際機場受到水門禮迎接。陝西省第二批援鄂醫療隊于2月2日赴武漢﹐支援武漢協和醫院西院。陝西省第二批援鄂醫療隊于2月2日赴武漢﹐支援武漢協和醫院西院。
2020-04-06 22:20
4月6日﹐安徽省金寨縣油坊店鄉面沖村村民在採摘茶葉。近日﹐地處大別山腹地的安徽省金寨縣油坊店鄉面沖村的茶農們忙著採摘茶葉﹐供應市場。近日﹐地處大別山腹地的安徽省金寨縣油坊店鄉面沖村的茶農們忙著採摘茶葉﹐供應市場。
2020-04-06 22:20
4月4日﹐武漢雷神山醫院醫護人員送別出院的新冠肺炎治癒患者(手機拍攝)。當日﹐17名新冠肺炎治癒患者從武漢雷神山醫院出院。4月4日﹐一名新冠肺炎治癒患者在出院時向武漢雷神山醫院醫護人員致謝(手機拍攝)。
2020-04-06 09:25
4月5日﹐中國政府向菲律賓派遣的抗疫醫療專家組抵達菲律賓馬尼拉尼諾伊‧阿基諾機場。中國政府派遣的抗疫醫療專家組5日抵達菲律賓首都馬尼拉﹐中方捐贈的一批防護用品﹑醫療設備和中成藥等抗疫物資也隨機抵達。
2020-04-06 09:21
4月5日﹐在南非約翰內斯堡﹐警方幫助無家可歸的流浪者前往集中收容所。南非軍隊和警方組成聯合執法隊﹐確保封城令的嚴格執行。4月5日﹐在南非約翰內斯堡﹐軍警聯合執法隊在街上巡邏。南非軍隊和警方組成聯合執法隊﹐確保封城令的嚴格執行。
2020-04-06 03:17
埃及衛生部4日晚說﹐該國境內新增85例新冠確診病例﹐累計確診1070例﹐新增死亡病例5例﹐累計死亡71例。新華社記者鄔惠我攝  這是4月5日在埃及首都開羅拍攝的戴口罩的行人。
2020-04-06 00:18
4月5日﹐外出購物的居民走在蔡鍔路旁的封閉區內。近日﹐結合疫情防控工作實際﹐武漢市將繼續強化小區封閉管理﹐引導居民非必要出行盡量不出門﹐堅決切斷傳染源﹑阻隔傳播途徑。新華社記者 李賀 攝
2020-04-06 00:16
近日﹐地處燕山山脈的河北省遷安市大崔莊鎮長城景區山杏花競相開放﹐呈現爛漫山花映長城的景觀。新華社記者楊世堯攝  4月5日拍攝的遷安市大崔莊鎮長城景區景色(無人機照片)。
2020-04-06 00:15
新華社記者 普布紮西 攝  4月5日拍攝的拉薩雪景(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普布紮西 攝  4月5日拍攝的拉薩宗角祿康公園雪景(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普布紮西 攝  4月5日拍攝的拉薩宗角祿康公園雪景(無人機照片)。
2020-04-05 23:37
加載更多